蔺雨简介
www.zg-xbwh.com   2013-12-02 04:46:39   浏览次数:

案边随想——我的书法观

  蔺 雨       

  我喜用宿墨,并不是刻意的,而是由于公务繁忙,隔数日才能进书房——炼石阁一次,而上次写剩下的墨已干为一层墨皮了,舍不得扔掉,加水加墨调整后再用。写了二十多年的字,想谈点感觉,但总思想却如同那干墨皮一样浅薄。

  李泽厚先生告诉我,书法是线的艺术。用中国式墨线表现中国式意念、情感、境界……但李先生没有告诉我如何获得这种表现主义的线条。当然,这不是他的事。

  哲学上说,自由王国来自于必然王国。书法习帖、悟道、毁塑之间的必然积淀,是自由挥洒的前提,是字形、线条、墨韵、章法、布白自然天成的基础。学书贵在临。难怪藏传佛教把“亲近上师法”作为皈依的第一法门。大概文明的传承和积淀都是这样的。

  选帖要尊重自己,喜欢什么就选什么,要暗合自己内心的审美密码。初学,临;再学,临;成了,还得临;老了,也得临。于是,从颜真卿始,到张迁到二爨到孙过庭到黄庭坚到祝枝山。不知好歹,反正一直在临,写过的草纸全堆着,每年年底付之一炬。或是公务缠身,或是惰性使然,看的多、练得少,想得多、写得少,读得多、做得少,行家看门道,一眼便知矣。

  精研古代法帖,娴熟于手而无创新者,与复印无异;不习古法,信马由缰,天马行空者,没有投胎,难入法门。深熟古人之法不能简单依样,而要坐化入我,追求“有我”之境;创作时,则要笔随指动,指随臂动,臂随身动,身随心动,心随意念动,一切交由自然,追求“无我”之境。但我总是把握不好,常得意而忘形,遗字掉句者频。故命书斋曰“遗宝轩”。

  传统、个性、流行三者归一为上上。书法追求个性,没有个性就没有名碑名帖,就没有绝世大师;书法承于传统,没有传统就背离了书道,不足为谈;书法成于现代,没有强烈的现代意识,没有所处时代的印记,绝难成就。所有艺术都是遵循规律下的个性表现,书法亦然。

  我喜读边塞诗,喜做边塞诗,独爱王摩诘者,时而哼吟,虽无大作,但也常常步韵成句,记事抒怀。偶尔也点墨山水,曾细研宾翁笔墨之法,拜于“五笔七墨”之下,常想:无笔墨之法倘有宾翁成就乎?偶治几方印,依葫芦画瓢,找不到黄牧甫的感觉,却别有一番风味矣。喜黄庭坚喜黄宾虹喜黄牧甫,故再命书房曰“三黄斋”。

  曾发烧于音乐,得识多位知名作曲家,虽似是而非,但也悟得民乐的现代化改造,加之现代电声技术包装,始有出路。现代民乐、现代书法、现代国华、现代雕塑等,可有异曲同工之妙?

  诗、书、画、印同根蒂生,互传意韵,共显妙境。书法须从音乐中感受其节奏、旋律而得韵,须从舞蹈中领悟笔与线条的跳转、腾挪、律动而得形,须从中国画的水墨世界摄取涨枯浓淡而得彩。于是,张旭悟道于公孙大娘舞剑,黄庭坚独成于扁舟荡桨。

  书法须在写好字形的基础上体现节奏、韵律和精气神,创造美的同时给人留下遐想品味的意境,即暗合天道、彰显美感、隐以畅神。

  我曾深研笔法之拙巧:或凌空取势、用笔迅疾,或真力弥漫、沉着痛快,似要笔锋裂纸;或婉转盘曲,劲秀疾健,纵横恣肆,更悟屋漏痕之妙,而今却愈爱“拙、憨”,似求禅意。

  窃以为,艺术品格调的升华则来自对内心净化后的精神感悟。中国文人书法是追求内修内炼的修身之术、含蓄之术,至高者或入世成佛,或出世成仙;西方艺术多为直抒人类灵魂深处之善恶美丑的表现之法、张扬之法,至高者或割耳疯狂,或饮弹自毙,或失聪失明。

  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核心的核心,是“很中国”或是“最中国”的艺术形式,我顶礼膜拜,但才疏学浅,无以资粮,只能当做文人雅事、兴趣所在,权当修身炼性的一个小技而已。自感性不如宁碎之玉,却有顽石之憨,于是三命书房曰“炼石阁”。

  余以为,习书法者大寂寞出大境界,习书廿六载,少有参展、少有发表,但未曾买卖、未曾入会,不知可算是耐得寂寞吗?

  结集面世,一为小结自励,二为求教于方家,以正我心、我手。

相关热词搜索:蔺雨 简介

上一篇:林涛简介
下一篇:刘小龙简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