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水墨追寻一个民族的背影——评姜荣慧
www.zg-xbwh.com   2014-07-22 16:54:53   浏览次数:

   
 
                      王冬严 
  
 
  他是土生土长的黑河人,1968年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后,又回到故乡黑河工作。
 
  他有一大堆头衔: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理事,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黑河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他有一大批闪耀光环的作品:国画《黑龙江的传说》、《大轱辘车》、《都柿熟了》,漫画《坐等》、《忘了拿大头》、《战台风》等60余件作品在全国和省展赛及全国、省新闻评选中分获一、二、三等奖。他曾赴俄罗斯举办过个人漫画展,其国画作品曾在北京、天津、南京、杭州,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日本等10几个国家的城市展出……     
 
  姜荣慧的艺术成就有很大一部份和一个民族紧密相连,这个民族就是世居在黑龙江流域和兴安岭的鄂伦春族。在中国画界,可以说他是最早用水墨画表现鄂乡风情人物的画家,也是这个题材作品最多的画家。
 
  画鄂伦春的风情人物,荣慧有天然的优势,因为这个民族就生活在自己的故乡、自己的身边。他对鄂伦春族的历史、文化、风俗有别的画家所不具备的深刻了解。他在黑河读中小学时就有鄂伦春族的同学,还穿过鄂族人做的特别轻巧、暖和的毛朝外的棉鞋,用过具有鄂族特色的毛皮书包。他大学毕业后在黑河市文化部门工作,曾多次到鄂伦春民族乡体验生活、收集素材,画速写、拍照片。1974年他去逊克县新鄂乡采风,在那一呆就是一个多月。他为鄂伦春族同胞画了近百幅速写,并写上被画人的名字把画送给他们。他的热情、真诚赢得了鄂伦春族人的信任和好感。在如水的月光下,鄂伦春族老人给他讲自己民族的历史故事。他每到鄂家便有人把珍藏的具有民族特色的皮衣裤和绣有图案的皮手套拿出来,并从棚子里找出桦树皮制品、神像盒子等东西给他看。每逢鄂伦春定居10周年、20周年这样喜庆的日子,他和鄂族朋友,带上狍子肉和酒,点上篝火,烤肉野餐,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把自己完全融进这个民族中。在跳跃的火光中,他看鄂伦春族朋友自由的舞蹈和酒后微醺的笑脸……
 
  姜荣慧有一枚闲章,刻的是“鄂伦春邻居”五个字。邻居者,朋友也。他有不少鄂族朋友,彼此像走亲戚一样,这种亲密无间的交往,使其对这个民族的了解是深层处的。他有一幅名叫《斑代》的作品,画的是鄂伦春族游猎时代的一种游戏(类似汉族的走五道),这素材就是来自鄂伦春族老人孟丁夏布的模糊记忆,棋盘的形状他只记得个大概,但具体玩法自己也说不清了。尽管这游戏之谜现在已无人能解,但这毕竟是鄂族文化历史中的真实存在。姜荣慧将这遗失了的游戏画进了自己的作品,让它在鄂伦春族神秘的历史天空中闪耀。
 
  “ 萨满”是鄂伦春族风情之一,有很强的可画性。但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萨满”就是跳大神,属迷信活动。能不能用水墨触及这一题材,他也曾犹豫过。后来在和鄂伦春族朋友的深入交往中,他感到“萨满教”是鄂伦春文化精神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回避是不真实的,也是不必要的。当时,鄂伦春人原始游猎生活极度艰难,打不着猎物就要挨饿。他们祈求神灵保佑,山有山神、树有树神,对太阳、月亮、火、鹰、虎、犴、蛇等都有所崇拜。这种多神崇拜具有图腾性质,也是一种生命之光。他以此为题材画的《多神崇拜》、《神鼓舞》、《火的崇拜》、《祈福平安》在多家报刊上发表。后来,我国非物质遗产保护法,确定了萨满文化是传统文化,应予保护。这不仅验证了姜荣慧的判断,也为他在题材的选择上打开了更广阔的空间。
 
  在和鄂乡朋友交往多年后,姜荣慧有了一种担忧:这个建国时仅有2000多人、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游猎民族,在时代大潮的裹挟下,生活也在发生巨大的变迁,由游猎转向定居,养殖、种植和护林进入了他们的生产和生活领域。由于外部的世界的影响,鄂伦春人被同化得很快。尤其是年轻人,他们对从悠远历史传下来的民族传统东西已不再坚守,甚至感到陌生。比如传统的鄂族服装现已没人再穿了。而穿在身上的则是出于宣传需要变成了由色彩艳丽的化纤面料做成的舞台服装,有点像蒙古族的长袍,又有满族服装的特点,还有藏族服装的影子,而这些都与鄂伦春族真正的民族服装相差甚远。对此,鄂伦春人却默然接受了,让穿就穿。他们与汉族人通婚也多了起来,有人戏称这些人是“汉伦春”。
 
  姜荣慧时刻关注着这些变化,对鄂族游猎文化淡出历史,怀有一种伤逝之情,对其依存的自然生态有一种深切的追怀。他深知一个民族如果丢失了物质上的东西可以通过再造去找回,但精神和文化上的丢失则会是永久的丢失!他心中的这种痛感转化成一种紧迫感和责任感:用水墨去追寻这个民族的背影,拾掇起他们在社会发展进程中丢弃和消失的历史碎片,对其曾有的原生态生活进行复原,使之永远鲜活在中国民族史的长卷中!
 
  姜荣慧从《黑河日报》退休后,毅然放弃了自己已成就斐然的漫画创作,调动自己的全部生活积累,全身心投入到了鄂伦春风情水墨人物画的创作中。近百幅作品在他笔下熠熠生辉。有人对他说,为一个全国“五小民族“作画,可能不会离成功更近,只会离成功更远。有些画家就是通过画藏族、维族名满天下的,你不妨也可走些“捷径”。而姜荣慧不为所动,他认为对一个画家来说舍近求远是愚蠢的,总想走复制别人的路是功利的。你追随成功者的背影,只能苟活在人家的阴影里,永远不会有灿烂阳光的照拂!
 
  民族不分大小,都是世界的。你对一个弱小民族文化历史的关爱,其实也体现了世界对它的关爱。姜荣慧认这个理,并在淡泊和寂寞中坚守自己的方向,不倦地感悟游猎民族的情怀,倾情地描述那一方土地上的一方人。他,终于走出了自己的路!
 
  姜荣慧有版画、漫画的深厚功底。他把版画造型强固、构图严整、对比强烈和漫画的寓意、对人物形象的精准把握融进了鄂乡风情水墨人物画中,形成了打着自己烙印的独特风格。他的画质朴平实,直逼本真,如实地刻画带有原生态的民族特征,不枝不蔓,不追求游离于主体之外的附丽因素。他从最能显现民族特征的鄂伦春传统服饰和与之相匹配的独具特色的生活道具入手,避开历史变迁,淡化时空、着重表现风情、表现人物、表现爱情这些永恒的主题。他笔下的人物、造型扑拙,显示了人物生存的坚韧,体现了生存的真实感和生命的苍凉感。他笔下的民族风情,涵盖狩猎、婚嫁、宗教、娱乐、体育、食品、工艺品制作等方方面面。看他的画,你会有一种走向鄂族民族历史深处的生动感觉,一些已经消失和渐消失的鄂伦春族风情在眼中一下子鲜活起来。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一千幅画里,你一眼就能挑出姜荣慧的画,那是属于他自己的,也是独一无二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书画报不惜用整版篇幅展示他的画,介绍他这个人。 
 

相关热词搜索:水墨 背影 民族

上一篇:勤奋为艺 德厚待人----记我所了解的张家瑞老师
下一篇:自然表象下的精神——谈王烨图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