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黄土写真情 ——张泽中绘画艺术赏析
www.zg-xbwh.com   2014-10-21 12:22:37   浏览次数:

 
  牛 勃
 
  阅读张泽中先生的绘画作品,眼前总会浮现出一头牛在黄土高坡上耕耘的情景。在“庄生晓梦迷蝴蝶”的恍惚中,隔着时空的距离,似乎能够捉摸到他在一幅幅精美的作品上激动的心跳。
 
  生在黄土高坡,张泽中的作品无疑会打上深深的黄土的烙印,在美院学习期间,恰逢中国文艺界西北风劲吹的时期,这使他的创作从一开始就受到这种既先锋,又传统的文艺思潮的激励。相对于张泽中的实际创作,这种感染和影响却在其次,能够排在首位的是他在多年的创作实践中刻意追求这种关于西部,关于黄土的沧凉和浩莽的艺术境界。
 
  对于黄土,张泽中毫无陌生感,他有太多关于黄土的记忆。作为艺术家,张泽中更多的是透过黄土的深厚大气,以线条的自然灵动,将自己对于黄土的理解深深地注入画笔,演绎成一张张生动的画卷。张泽中的线条不追求灵秀,色彩更不追求繁缛,在随意涂抹之间,在极简单的灰和黑之间,他用黄土一样的质朴传达着一种关于艺术的辩证。线条是粗糙的,表现却是细腻的。看他的作品,扑面而来的是洒脱,是大气,是在似乎随意之中自然而然形成的法度。画山几笔涂抹,画天淡墨一挥,就崖边一棵老柳,也是身黑如铁,那难得的几枝绿叶上,没有一丝柔嫩,可就是这样的画,让你真正能够深入黄土地的骨髓,直朝着她的魂魄而来。这种简练与大气,这种删削一切陪衬之后的本真,体现的便是画家的功力和画家对于黄土地深厚的感情。这是一种已经跳出技法羁绊的大境界,是一种在有法无法之间达到的艺术的超脱与超然。
 
  人物是黄土地的灵魂,张泽中的人物更多的是黄土地上牛一样质朴的农民,锄头、瓦罐、老棉袄、大粗碗,张泽中的匠心之处就在于他总能在一般人看来艰辛甚至艰苦的劳动中,抓住生活中一个个极平凡的瞬间,捕捉他们对艰苦的感受,对于生活的乐观,并在他们憨厚的笑意里表现一种最纯粹、最本质的东西。张泽中的作品在强烈的视觉冲击后,更适宜慢慢品读,他的山,他的水,他的人物,不论是劳作的老农,还是稚气未褪的孩童,总能给人传达一种昂扬向上的东西,就连他笔下的仕女,也没有多少脂粉的气息和弱不禁风娇气,在淑女般的恬静里飘逸出生活的诗情和诗意。如果说以黄土高坡为主题的山水画显示了张泽中沉雄浑厚的艺术实力,表现了粗犷的笔触也无法掩饰的对于黄土高原农民生存状态的焦灼,以及这种焦灼后面所隐含的罗中立《父亲》般的震撼的话,他的花鸟画在沧桑的意境里更多透露的是成熟艺术家的大气,这种大气往往又呈现为一种异乎寻常的灵秀。张泽中的花鸟画拂去了山水画太多的沉郁顿挫,展示了生活的热烈和喧闹,以及隐藏在热烈和喧闹后面的从容与淡定。游走于艺术的两个极端而满怀自信,在两个巅峰之间辗转腾挪,激荡跳跃,张泽中的作品不凝滞,灵动而又不乏深沉,所有这些,决定了张泽中作品的耐读,耐看,也使他的作品在格调与品格之间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这种风格使得他的作品将生活中最本质的东西上升为一种具有美学意义的情态,升华为关于形和质的辩证,绘画在张泽中笔下已不完全是一种技巧,而是他对生存状态的感悟和审视,是他全部情感的寄托和美学意义的追求。
 
  在欣赏张泽中绘画作品的同时,他酣畅淋漓的书法更使其作品锦上添花,作为对绘画作品美学意义的强调,他的书法作品既是独立的,更是和绘画作品水乳交融的,如果说特色的话,这当是张泽中绘画作品的又一特色了。
 
  在苍莽的黄土地上,张泽中和他笔下的牛一起耕作,张泽中赋予牛更多的激情和灵性,俯首劳作的牛给张泽中更多关于坚韧和执着的启迪,他们,既鲜活在画幅中,更鲜活在我们平凡而普通的生活中,这是艺术,也是艺术的根。
 
  作者简介:牛勃(1964~)中国作协会员,笔名思翔,甘肃甘谷人,现在甘谷县文化文物旅游局、县文化馆任职,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会员,天水市文联委员,市作协副主席,甘谷县政协委员,1986年开始发表作品。200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已在各级各类报纸杂志发表各类作品420余篇,160万字。
 
  
 

相关热词搜索:黄土 绘画 艺术

上一篇:水墨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廖新田评罗振贤绘画
下一篇:落笔恣纵 墨彩焕然 ——张伟花鸟画近作观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