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家就要画好画 推动美术事业前进
www.zg-xbwh.com   2014-04-05 11:24:58   浏览次数:

姗姗有约之洛阳市美术家协会主席文柳川

常有人说,当今画坛是美术作品很多,而美术精品少;从事美术的人多,但能称为大师的少。是时代造就还是市场推动?作为一名真正的美术家,该用怎样的作品、怎样的责任感与坚持去回报美术事业的发展?推动文化的复兴?

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张姗姗 实习生 王丹/文 记者 李书宝/图

书画商品化 难出好作品、好画家

姗姗:常有人说,当今画坛是美术作品多而美术精品少,美术家多而美术大师少。您对此如何看待?

文柳川: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现在年龄在八十岁左右的老画家们,在我们国家经济条件并不富裕,生活条件相对困难的情况下,创作了一大批好作品。

我印象最深的有刘文西的《四代人》、杨之光的《矿山新兵》、方增先的《粒粒皆辛苦》、周思聪的《人民和总理》等,都是影响几代人、可以载入史册的作品。改革开放以后受商品化影响,画家较难静下心来创作好作品了。

姗姗:洛阳是不是也在这个行列?

文柳川:当然是了!我印象最深的,改革开放后在白马寺卖画,5块、10块、20块的都有。以前哪有人卖画?外国人买画,价钱给得很低,但是画画的人不觉得,只要价格比他买宣纸、毛笔、颜料等成本高点,就可以卖。我曾经在郑州工艺美术商店花三毛钱买过画,都是现在省级的老一代名家。把画变成钱是近几十年才有的情况,所以到现在这种意识很深,已经形成习惯,收不住了。

姗姗:您觉得画家们有想收的意识吗?

文柳川:能够醒过来的人还是大部分的。原来是几块、几十块,现在是几万、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一幅,有些人已经越陷越深了,可能一辈子也只能画个商品画。就我市而言,著名画家王绣、画坛新秀郭晓慧等,已经开始反思这个现象和这个问题,最近看到他们的创作,很有启示性,也可以说,有正能量。

在中国这样的一个特殊环境下,画画应学会两条腿走路。一方面要崇尚艺术,遵守中国绘画的基本法则,创作出真正的精品佳作,奉献社会,参加各种艺术展览,促进中国绘画的向前发展。另一方面要贴近生活、贴近百姓,画一些雅俗共赏,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好作品来满足日益丰富的文化生活。

前年温州画家来洛阳办画展,一开始我对温州人的印象就是商人,只和钱打交道。结果展览一出来,改变了我的看法。展览水平远不比洛阳差。

姗姗:怎么说?

文柳川:他们是有了经济基础,才来搞艺术。他们的画家不靠卖画生存,有企业养着,作为企业文化的一方面。你想,这样的画家啥都不愁,没有后顾之忧,一心一意创作,用心在画,区别可就大了。就像咱们平乐的农民画家,他们的绘画是一种产业,一张画、一亩田能改变农民生活方式,因画致富,你就不必强求出什么大家、大师啦!

有责任感的画家足以担当美术发展重任

姗姗:现在有些画家热衷且擅长炒作,以抬高自己作品的价格为目的。您觉得这种行为可以理解吗?

文柳川:炒作是一种弊病,我相信真正的画家是用不着炒作的,跑江湖的、炒作的,对中国绘画事业的发展极没意义。当然有些人炒作是想要点名气,抬高价格也是养家糊口的需要。我们要看到,大部分艺术家是有责任心的,炒作的终归不是主流。每5年举办一次的全国大展,征集到的作品上万件、几万件,很多是能代表中国绘画最高水平的。中国人多,画家也多,有这些热心美术事业的人,足以担当起中国美术事业发展的重任。

姗姗:您对美术事业还是很乐观的?

文柳川:当然了,毕竟环境不一样了。我参加过全国美协三次换届会议,每次工作报告中都提“我们处在美术发展的最好时期”,这不是套话,国家越来越富强、对美术越来越重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当然是艺术创作最好的时期。你看现在美术院校里有多少学生,哪怕100个人里成才一个,得有多少?所以我说,美术的进步和发展前景还是很好的。

刚解放时全国就北京和上海两个画院,咱们连美术馆都没有,更没有人来办展览。现在呢?洛阳马上要推进十几个展览,很多外地画家来办展览,就是为交流提高,也为咱们洛阳的画家带来一些意识上的转变。专业画院的目的就是要带领大家搞创作,推动美术事业的发展。

除了作品 更该了解美术发展史

姗姗:说到美术馆,很多地方斥巨资建设了美术馆、画院,但这些场地大都闲置或观众稀少。洛阳的状况是怎样的?

文柳川:很多地方建美术馆,花几个亿,成奢侈品了,那是真没用。洛阳,就这么大的城市,就这么大的一个美术馆,一个展览接一个,内容很丰富,热热闹闹,我看很好。洛阳政府部门对美术的重视度、老百姓的喜爱度、书画同仁们的热心交流共同促成咱们美术馆健康运营。

当然,美术馆也应该比较安静,不能天天跟过年的超市似的。人们来静静心,换换脑子,学点东西,长长见识。所以说,不闲置,但也不能太闹腾。

姗姗:现在很多家长让孩子学美术,好像更多是一种爱好,学校开了美术课也是形同虚设居多。作为洛阳市美术家协会主席,您对绘画艺术的传承怎么看?

文柳川:很多人目的不明确,邻居家孩子考上艺术院校了,自己的孩子也要画画、弹琴,以后也考艺术院校。孩子自己不喜欢,硬要按照家长的意愿,只能把孩子真正潜能给埋没啦,就算考出来毕了业,又有几个能成才?

西方国家,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在博物馆里度周末,家长在一幅画前半跪着给孩子讲画中的故事,能跪一个小时。在俄罗斯的博物馆里很多老太太(实际上都是美院的退休教授)做志愿者,维持秩序,兼做推广,她们会特别积极地向你介绍画、画家、画里的故事,生怕你不知道他们的艺术文化。这种对艺术的推崇和传承意识咱们是欠缺的,今后是应该努力去做的。除了展示自己的作品,宣传城市文化,引进外面的东西供咱们画家去研究学习,供市民欣赏、陶冶情操,还应该去普及美术史。不了解中国绘画的历史,你怎么去欣赏一幅国画作品?又怎么会喜欢它呢?

和平年代 人才会追逐艺术品

姗姗:近些年国人对于书画的收藏热情似乎一再高涨,许多作品甚至可以卖出天价。您对这种现象怎么看?

文柳川:大家现在都崇尚艺术,人不总说,八项规定以后,什么都在降价,只有书画在涨。比如说一位画家的作品,前一年卖到20万元一平方尺,一年过去就涨到40万元,书画价格一直在飙升,我觉得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去年这位画家出国了,有位华人想在美国代销他的作品,结果呢,在那里一幅只能卖300美金。

姗姗:这个差距太大了。

文柳川:是啊,在美国书画价格公平,和其他的社会职业一样。但中国不行,商人也好,官员也好,有人追捧书画作品,书画家们了解这些信息,他就可以控制作品量、提价。反正你有需求,多少钱也要买,就是这样的个别现象,把市场带坏了。

姗姗:您觉得这种不正常的现象会恢复吗?或者你希望恢复到正常状态吗?

文柳川:不会回到以前。自古至今都是这样,你看但凡皇帝坐稳江山几十年后,艺术品的价格都会飞涨,在和平年代里,人们对艺术的追捧是不会变的。什么情况下书画不值钱?除非是兵荒马乱的年代,可能彻底变成废纸。文化大革命中我们烧掉了多少传世之作呀!

最遗憾 无奈放弃人物画

姗姗:您绘画的这一路上有没有特别难熬的时候?

文柳川:画画的人什么时候最痛苦,说起来人人都有,越大的画家他们的痛苦还越大,那就是各种展览。尤其5年一次的全国大展,画什么、怎么画,将来会有什么反响,那是最痛苦的时候,到最后作品憋出来啦,人人都说就跟害了一场大病一样。

我最痛苦的就是去年组织省花鸟画艺委会的50个人到汝阳写生,打算完了办个展览。结果去年是小年,山上没有花,山下也稀稀拉拉的,看了之后提不起兴趣。后来等别人陆陆续续把画都寄来了,我还没画。那叫痛苦,晚上回家最少画了50张,撕了50张,有时候痛苦就喝酒,喝醉了就睡觉。后来看了一本画山茶花的画册,模仿了几笔觉得不错,感觉来了,一晚上画了12张,总算有自己能够相对满意的。之后一个星期基本啥也没干,画了几十张,最后挑出来几张存下来。你说痛苦不痛苦?

姗姗:您对自己要求太高了吧?

文柳川:这不是要求高,每个有责任心的画家都有这感觉,你画什么东西想和别人不一样的时候,必须有很长的琢磨的过程。

姗姗:您这一路走下来感觉有什么收获?会不会也有一些遗憾?

文柳川:最大的收获就是能把爱好变成事业去做,我就喜欢画画,我还能一直画。

遗憾当然很多,我过去是画人物,根本没想过画花鸟。但是跟生活的环境相关,我17岁就参加工作,后来想尽办法争取到一个西安美院学习的机会,在西安美院待三年。

画人物画必须了解这个,你必须了解人体结构和每块肌肉的功能,画好速写才能把握人物的各种动态和传神,我只能死记硬背,靠写生,一直没过人物的造型关,所以常说缺了点童子功。

到洛阳后筹建画院,事也多,干脆,改画花鸟。至今觉得遗憾,还是觉得人物画更能抒发画家的内心情感,画起来还是过瘾。

姗姗:还打算拾起来吗?

文柳川:扔掉再拾起来太困难了,已经在最好的时候扔掉了,再画没意思,再付出一辈子的努力也达不到那时的水平了。那已经是我能力的尽头。

画好画也可以提高城市软实力

姗姗:数日前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会上有一段讲话,提到中国的文化复兴。您觉得,美术家们在文化复兴的大潮中可以有怎样的作为?

文柳川:国家的繁荣、一个城市的进步,除了经济发达,更要靠文化的软实力。美术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所以对文化进步的推动作用也最大。

美术馆是文明的窗口,艺术的殿堂,教育的阵地。引进来,走出去,提高广大市民的欣赏能力,提高广大美术工作者的创作水平,是我们的责任。

去年美协换届之后,搞了个“画说洛阳”系列活动,该活动都围绕这个主题。活动多了,画家水平也会提高,也用画作为洛阳做点贡献。比如山水洛阳,以山水为题材,那就可以给旅游做贡献。

所以我觉得美术工作做得好了,对文化复兴有很大作用,对一个城市的软实力的提高作用也很大。

促进群众艺术繁荣是画家的职责

姗姗:这些年来,您在促进群众艺术发展中也投入很多精力,比如在孟津县平乐牡丹画产业园区的建设上。

文柳川:是啊。平乐创作牡丹画的人多,也有历史,在此基础上打造一个文化产业,经过分析论证,是可行的。(洛阳)市委、市政府决定建设这个文化项目,就把培训和提高平乐牡丹画师的任务交给了洛阳画院和洛阳美术馆。这是家乡文化建设,促进民众向艺术殿堂靠近,作为画家,义不容辞。

每年组织画家,策划课程,进行画作讲评,虽然累,但有意义。

姗姗:您觉得这是画家的另一种责任吗?

 

文柳川:近几年,平乐牡丹画参加了几届国际博览会,影响力大增,平乐村的文化艺术辐射效应也显现出来,附近热爱艺术、学习绘画的人也越来越多。

在欧洲,文化艺术发达的国家,民众的艺术素养都是很高的,洛阳有这个文化村设计,我们作为画家,做些辅导,以艺术能力投入建设,是值得的,一个文化村建好了,产生了示范效应,就会有更多的文化村、文化街区建设起来,普及了,整个社会的文化艺术状态就不一样了。

社会大众,他们需要欣赏艺术,有很多还想投身艺术。有社会责任心的画家,应在搞好自己创作的同时,想到他们。

报眉题字:洛阳市书法家协会主席、洛阳书院院长王鸣

相关热词搜索:美术家 美术 事业

上一篇:兰卅现代男科医院在兰举办2014中国.兰卅性文化博览会
下一篇:志愿者绘画宣传鸟类保护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