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美术迈入“当代”如何羽翼渐丰
www.zg-xbwh.com   2014-07-18 17:08:16   浏览次数:

 
 
 
 

  本报记者吴美漩

  说到首届中国新疆国际艺术双年展(以下简称首届双年展),许多人都难以忘怀其中鲜明的当代艺术气息。在此届主题展中,来自全国乃至世界的当代艺术作品仿佛精灵,小叩观众心扉,引得人们反复思量。

  那么,当代艺术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魅力呢?这还要从“当代”这个概念说起。从历史学角度出发,“当代”指的是“当代时段”,在“当代时段”中发生的艺术就是“当代艺术”。从文化角度来看,当代艺术的本质,指的是艺术家对当下急速变幻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及现实生活的其他方面,及时形成自己独特的判断,并以艺术的形式表现与评判。

  首届双年展引发了新疆诸多艺术家的思考。在中国,当代艺术只有区区30年的发展历史。在新疆,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新疆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亚里昆·哈孜说,观众之所以对当代艺术作品感到特别新鲜,可能是因为新疆的当代艺术家较少,没有形成一个大的创作主体,当代艺术的发展比较滞后的缘故。长期以来,当代艺术在新疆是陌生的

  “新疆是一个美术资源大省区,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国家一级美术师、新疆画院画家、新疆艺术学院教授柴新春说。过去,全国知名的老一辈艺术家,如詹建俊、全山石、黄胄等都是画新疆、画新疆人物出名的。这些老一辈艺术家有着很好的绘画基础、造诣很高,为我们留下了许多可资借鉴的宝贵经验。

  而从政府层面来讲,随着以现代文化为引领、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提出,近几年,新疆艺术家在疆内疆外也连续举办了多场多种形式的美术展览。令亚里昆·哈孜记忆犹新的有2011年在北京举办的《天山南北——中国美术作品展》,它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以新疆为主题的最大规模的画展。同年启动的“新疆油画全国行——情系神州”巡回画展,也曾在广东上海等地展出具有新疆风情的各族艺术家的百余幅绘画作品。

  就在去年,“大美天山·新疆中国画全国行”更是把百余幅深情赞美新疆发展变化、讴歌民族团结、赞扬时代风貌的中国画作品,带到了北京、湖南、广州等地展出,表明新疆不缺乏美术资源。这几年,新疆的美术作品越来越多、越来越好,得到了迅猛发展。

  但是,单拿当代艺术来说,在新疆,它的发展充满曲折,不仅缺乏相关的展览活动,更加缺少相关的人才。这其中,有新疆地理位置偏远的原因,也有中国当代艺术大环境不理想的原因。

  我们说“当代艺术”在时间上指的是今天的艺术,在内涵上主要指具有现代精神和具备现代语言的艺术,是艺术家置身于今天的文化环境,面对今天的现实,反映今天的时代特征的作品。但是,今天的艺术家理解的世界更多元,在作品中铺陈了更多的理论框架,所以这种艺术形式往往被观众认为太简单、没有艺术性、谁都会玩等等。

  “在我看来,当代艺术有两种表达方式,一种是把简单的东西搞复杂,一种是把复杂的东西搞简单,让观众换个角度思考,”柴新春说,“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新疆举办过一个"十二人画展",其中的一些龟兹千佛洞绘画作品,运用了一些半抽象的表现手法和色彩,可以说产生了一点"换角度思考"的当代艺术的萌芽,但是后来新疆有关当代艺术的展览也只是一些"小打小闹",甚至长时间销声匿迹。”

  新疆真正迎来大型的、有关当代艺术的展览是在2012年8月举办的“中国·新疆首届当代艺术双年展”和今年的首届双年展。尤其是首届双年展,得到了许多疆内外艺术家的认可。亚里昆·哈孜说,这其中除了规格的提升以外,在展览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见首届双年展的水平。

  首届双年展选择的当代艺术作品经过层层筛选,不仅去除了当代艺术中格调不高,思想阴暗的内容,还鼓舞了一些新疆本土艺术家如张永和、张永旭、安尼沃尔等参与其中。这对新疆的观众和新疆的艺术家来说都有好处。我们看到新疆的艺术家开始尝试用当代艺术的语言,阐述自己内心的新疆情结,这是新疆艺术家对当代艺术的直接探索。

  而对于观众,相比传统艺术,他们在当代艺术中收获的远远超过一幅画、一幅字表达的内容,比如首届双年展上,美国艺术家的作品《海市蜃楼》,观众在其中体验,艺术作品所要表达的环保理念也被悄无声息地深入到他们的内心。当代艺术展,或是打开新疆美术视野好时机

  “首届双年展是一个综合性行为,它意味着新疆美术的整体发展水平达到了一个顶峰。同时,它又让我们反思新疆位于丝绸之路的中心地带,我们该如何发挥自己作为各国文化交流荟萃纽带的重要作用。”亚里昆·哈孜说,“可以说,首届双年展,让新疆的美术与国际接轨,表现出了新疆美术历年来最好的态势。”

  近几年,新疆的青年画家、艺术家不断涌现,全国各地文化援疆工程,也为新疆的艺术人才提供了许多学习、历练的机会,他们学成归来后创作的新作品,体现着艺术开放、多元的宗旨,更打开了新疆艺术家的视野。

  新疆的艺术家现在看得更远,其视野已经不仅仅局限在美术的范畴内。实际上,在“当代时段”内,艺术的概念已经不单单指美术,它关涉更多的艺术层面。比如当今社会的环保问题、比如中国人的心态等等。

  柴新春回忆,几年前,他和新疆画院的画家去上海看艺术展,在排队买票的时候,他们内心就十分忐忑,感到自己的闭塞和卑微。如今,首届双年展开在自己家门口,他们就不再感到自己的“边远”。在展览中,新疆的艺术家可以以一个主人的态度去看作品,去与很多国际艺术大师交流,新疆的土地成为了一个“中心”。这样,新疆的艺术家也相应产生了一种自信心,他们可以客观地看待自己和大师的作品,把作品看得更透彻,甚至可以“揭穿”它们。

  柴新春说,以前新疆可能因为位置偏远,当代艺术的发展受到限制。但现在我们有互联网、有视频,再加上这两届展览,可以说新疆人将来做起当代艺术也“不得了”。

  首届双年展上,一位艺术家答记者问,说北上广近几年由于艺术活动的密度太大、频率太高,再加上艺术家没有更新作品,其当代艺术作品其实是比较陈旧的,艺术资源也几近枯竭。而新疆能挖掘的艺术题材太多了,因为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文化交流、交汇之地。

  记得有一年,柴新春和新疆画院艺术家一行采风,到和田地区达玛沟古佛教遗址,看到那里壁画的造型和用色十分精美和讲究。种种佛像的造型是东方的,线描和整体效果却是西方的,属于希腊神像的画法,因此,有些专家称这些作品为“东方的维纳斯”,这足以证明,新疆的历史文化确实厚重。再加上现在政府出面举办双年展,对艺术家形成鼓励,可以说如果现在的年轻人能抓住机会迎头赶上,找到对的语言和手法,新疆的自然、历史、文化也将会在“当代时段”被源源不断地唤醒。哪些新疆当代艺术品惊艳亮相

  亚里昆·哈孜说,当代艺术不局限于一种答案和解释,它展示一些抽象的东西给观众,并不是让他们受教育,而是通过审美,潜移默化地将一种思想、理念带给观众。正如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他的作品《芥子园山水卷》,是把传统中国画的绘画素材进行拼贴而创作出的一幅长卷。在首届双年展上,一些新疆的艺术家也可以把自己对艺术、对当代现实的理解,阐释到作品当中。

  学国画的人都知道,《芥子园画谱》是初学者了解国画里的“花”、“树”等形象如何去画的谱录,是非常程式化的东西,也非常符号化。就像学中文的人查找字典里的部首一样,徐冰把这种对艺术的高级的、浓缩的东西放大化,通过选取和组合,用作品表现出了中华民族与世界上其他民族之间不同的气质和底蕴。同样,一些新疆的当代艺术家也在积极寻找能代表新疆的语言,寻找可以表现新疆“当代时段”的新鲜形式。

  安尼沃尔和他的抽象艺术艺术家安尼沃尔,在具象艺术所主宰的艺术世界中,坚定地选择了抽象艺术。在首届双年展中,他的作品《无题》,通过无数次的试验和错误演变而来,并以此为基础表达其理念。通过他的作品,观众可以看到一种绘画作品所能达到的光线和色彩的感性结合,从而体会艺术家内心种种的情感和心绪。

  樊军民和他的玉雕作品艺术家樊军民,在首届双年展上展示的两件作品名为《仪式》和《见》。与一般玉雕作品不同,这两件作品体现着一种“玩味”。每位观众在观看作品的时候,都与作品形成了互动,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同时,樊军民对玉雕材料、观念的突破,也使他站在了玉雕表现当代艺术的“风口浪尖”。

  贺维理和他的桑蚕装置艺术家贺维理,在首届双年展上通过《桑蚕系列》作品中所选用的丝绸来表现作品的内容,丝绸作为古道上文化贸易交流的原物,来表现丝绸之路从古至今的发展和变迁。桑皮是从桑树上采集来的,有了桑树才能生长出桑叶供蚕食用,而蚕吃了桑叶后长大吐出的茧又能生产出丝绸,这种自然界物种之间的交替与循环,反映今天人们在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交流,乃是一种继往开来的文明传承。

  还有新疆艺术家如孙葛、张永和、张永旭等,在首届双年展上,他们的当代艺术作品虽然是首次亮相,却已经惊艳了众人。柴新春说,当代艺术让新疆艺术家明白艺术的表现形式十分丰富,只要他有一定的才华和思路,艺术界和观众就会很宽容地去理解他的艺术。如何借鉴当代艺术,促使新疆美术羽翼渐丰

  “当代艺术家对自己的作品究竟要表达什么可能自己也说不清楚,用传统笔墨表现也表达不清楚,所以才用艺术的手法把它表现出来,观众可能要不断去看,到了不同的年龄之后再不断回看,才能慢慢有所理解。”柴新春说。

  首届双年展中还有一些让人难以理解其涵义的当代艺术作品,虽然观众不理解它们所表达出的内容,但普遍也能包容它们。因为,当代艺术启发了观众,也给予了新疆艺术家更多的胆识。通过看当代艺术作品,观众发现艺术还可以有这样一种表现形式,而新疆艺术家也可以在脑中积淀出更多的艺术表现方法。

  但是,艺术的发展是平行的、前进的,当代艺术可前卫、可传统,有些当代艺术作品更是不能复制。1917年,把从商店里买来的一只白色瓷质小便池堂而皇之送去展览的艺术家马塞尔·杜尚的行为,曾被认为是现当代艺术史上里程碑式的事件,但这样的神话只能有一次。

  柴新春说,新疆的艺术家应该明白,发生在当代的艺术经历了前卫和时尚后,还是会回归一种对传统文化底蕴、历史的表达。就像写草书一样,一个人要想写好草书还是要经过长时间的历练。这就是说,在借鉴当代艺术方面,新疆艺术家不仅仅要看到当代艺术简单的表现形式,也要沉下心来领会其所要表达的理念、文化。

  亚里昆·哈孜说,新疆的艺术家可以用各种方式来反映这个时代,作为当下的社会人,无论他们用什么方法,他们的作品都会被打上时代的烙印。当代艺术,以创新的、前卫的理念,运用影像等新媒体,使美术摆脱了架上绘画的方式,近距离地呈现在观众面前,甚至能够让观众亲身实践。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新疆的艺术家就要全部去追求出新、出奇,或者刻意去模仿一些当代艺术作品,而是说新疆艺术家可以将眼界放宽,在创作上更大胆。

  新疆的美术也是同样,新疆的美术或者艺术,无论怎样创新风格、形式,它的发展首先要求艺术家立足本土。首届双年展主题展上的当代艺术作品,给新疆带来了一种艺术语言上的探索。它告诉新疆的艺术家,我们的作品可以不仅仅是展示新疆的民俗,不仅仅是去做一种对新疆人文景观的图解。正如尝试用国画中的笔墨来描绘新疆一样,我们可以为新疆原有的文化底蕴铺陈新的表达载体。这就是说,新疆的美术要想实现完全的发展,实现各个艺术门类的进步,可以吸收世界先进的理念,打开门关注、发现和感悟,比如对陌生的当代艺术,采取包容和取其精华的态度。

  7月12日,在新疆国际会展中心,观众被布面油画作品《塔塔尔少女》、《塔塔尔青年》所吸引。

  7月6日,在新疆国际会展中心,观众被和田玉雕作品《仪式》深深吸引。(本版图片均由本报记者李雄心摄)7月12日,在新疆国际会展中心,观众正在欣赏布面油画作品。

  7月12日,在新疆国际会展中心,观众正在欣赏手工桑蚕丝纸作品《唐丝·曼延系列》。 

相关热词搜索:新疆 美术

上一篇:中国美术考古学奠基人杨泓:美术考古不是艺术史
下一篇:[教育史上的今天]1895年美术教育家徐悲鸿诞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