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昭:视美术出版为神圣事业
www.zg-xbwh.com   2014-11-24 13:24:26   浏览次数:

    华夏收藏网讯  李文昭(1934—2014年),河北邢台人。1950年后历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美术编辑、编辑室主任、副总编辑、编审。擅长书籍装帧,参与策划、编辑《中国美术全集》、《中国历代绘画》、《故宫藏画》、《中国美术分类全集》、《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等并多次获奖。

李文昭这个名字并不为人们所熟知,但谈到《中国美术全集》、《中国历代绘画》、《故宫藏画》、《中国美术分类全集》、《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等这些响当当的图书,相信美术界和爱好艺术的人们一定不陌生。李文昭正是这些品牌图书背后的做嫁衣者,人民美术出版社创建者之一、编辑家、装帧设计家。

2014年11月3日,这位15岁时踏进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少年走完了他一生在纸上烹文煮字的岁月,因病逝世于北京胸科医院,享年80岁。遵照李文昭遗愿及家属意愿,身后不举行任何形式的悼念仪式。李文昭先生卸下了他扛在肩上的、热爱眷念的出版重任,选择了这样简素安静的方式离去。

编辑、装帧、校对三面能手

1950年10月,人民美术出版社筹建,最初有30多名工作人员,李文昭是其中年龄最小的成员。那年,他15岁,与共和国美术出版事业的一代拓荒者——萨空了、朱丹、邵宇、邹雅、刘北方、安靖等诸位前辈一起,迎接了人民美术出版社的诞生。

生活中的李文昭不抽烟、不喝酒、不太爱说话,他甚至是有些不合群的。但少言少语的他爱笑,待人温和、正直。工作之余,他最大的嗜好就是读书。主观意识上的能动性促使他在繁杂的工作之余自修了大量其他领域的专业知识。

工作中面对的是书,工作之余的爱好还是书,李文昭的生活似乎是有些寡淡的,但也正因了他生活的纯粹至简,使李文昭成为图书出版专业里的多面能手。编辑、装帧设计、校对他样样都是专家。在人美社庞大的工作人员中,有各领域的专家,但像他一样三项全能的很少。人美社现任总编辑林阳说:“很多重要图书的书稿,只要是李老校对过的,大家绝对踏实放心。”

1978年,人美社与文物出版社、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讨论《中国美术全集》的初编规划,确定了分工,李文昭是主要参与者。最初《中国美术全集》的设计经过了多个关口的审查,从一开始敲定设计方案,李文昭就拿出了多套设计稿件。在那个没有电脑、没有任何现代绘图工具的年代,《中国美术全集》60卷的多套设计图,包括设计稿中的图片和美术字,全部是李文昭手绘完成的。辛勤精深的耕耘,终会赢得丰收的喜悦。1986年,《中国美术全集·绘画编2 〈隋唐五代绘画〉》获全国第三届书籍装帧艺术展览会优秀作品评奖整体设计二等奖;1987年,《中国美术全集·绘画编21〈民间年画〉》、《中国美术全集·雕塑编2〈秦汉雕塑〉》获全国第三次书刊印刷优质产品评奖优质产品奖;1988年,《中国美术全集·绘画编〈原始社会至南北朝绘画〉》获北京地区精装书籍装帧全优一等奖;1989年,《中国美术全集·雕塑编〈四川石窟雕塑〉》获全国首届书刊磁带方面设计大赛一等奖,1990年该册获首都1990年精装书籍装帧全优荣誉奖。这些仅仅是李文昭工作成果的一个侧影。面对这些荣耀的他,仍旧只是平淡严谨地工作。

1992年,人民美术出版社与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台湾锦绣文化企业达成共同策划编辑出版《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协议。至今仍在继续出版的《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以其宏大的选题规模,精湛的编辑、设计、印制水平,被读者称为“大红袍”。在李文昭留下的少有的文字资料里,他曾谈到《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的编辑出版工作:“每一本画册都凝聚着编辑们的辛勤劳动,尤其是那些早已过世画家作品的收集工作非常辛苦。编辑协助作家或家属四处奔走,寻找作品,有时收集一幅代表作品要花上好几天时间。有些作品由国家机关或宾馆饭店收藏,尺幅巨大,挂的位置不适于拍照,编辑和摄影人员就要想方设法解决难题,有时甚至要搭高架子拍摄。画册文章的选定,文章的核对加工,作品版面布局及安排,编辑都要同作者或家属反复推敲,以求尽善尽美。有时作者提出一些与本套书体例不一致的要求,遇到这种情况,编辑都会耐心地向作者说明道理,详加解释。”辛勤劳作和精益求精,换来了一册册令人手不释卷的精品图书。自然,他在其中付出的辛劳最多。

低调严谨 清贫自守

心态平和之人,通常有着异于常人的韧性。文化大革命期间,人民美术出版社也陷入风雨之中。1967年至1969年,人美社正常编辑出版工作几乎处于停顿状态,仅出版毛主席像(包括摄影像)和毛主席语录及少数连环画、挂图等,许多老干部受到了冲击和迫害。1970年5月,李文昭被下放到湖北咸宁文化部“五七”干校。一个日夜与图书打交道的“书生”,从此要放下书本,下田锄草、插秧,相信那于他应该是一段晦暗的日子。1976年进入人美社即跟随李文昭一起工作的现人美社社务委员、副编审刘继明,可以说是李文昭的得意弟子。他说:“我跟随李老的时候,‘文革’刚刚结束,他的心态仍是乐观积极的。”

1976年,21岁的刘继明初到人美社时,年轻人的心性还是不够沉潜。但他说仅仅跟李老工作了一年,他就爱上了人美社,并且坚定地认为出版将会是自己一生的事业。身教重于言教,如今已过知天命年纪的刘继明最感谢的领路人是李文昭,不常表达的老师给予了他无声的引导。

1998年,李文昭离任退休。但退休后的他仍风雨无阻地到人美社上班,为人美社审读各种稿件,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刘继明说:“只要出版社跟李老说有稿子要看,他从不让年轻人送到家里去,70多岁的老先生,总是自己跑到社里,重重的稿件,他自己拎回去,审校完了,自己再给送回来。如果跟李老说稿件特别急,他一定连夜给看出来。他没有节假日的概念,春节、元旦等一些节日,编辑们家里都会有些事情,但李老就会自己在这个时候加班,帮大家分担,不让大家给他稿费。李老跟我们说:‘我对出版社有感情,对你们也有感情,我愿意帮助你们。’李老甚至自嘲说:‘我看稿子挺高兴的,起码这样不会因为我没事干而得上老年痴呆。’他从不为自己的事情向社里面提要求,他有的只是付出,没有所求。我向李老学习业务,同时他也教我做人。”

64年的编辑生涯,李文昭伴随着人民美术出版社从灯市口北辰宫、北总布胡同32号再到东三环双井桥畔新址,几经变迁、沉浮与发展,编辑和设计了大量图书。人美社的许多标志性读物,他都参与了策划、编辑与设计。

“从1998年退休到现在又是15年过去了,在人美社从事这么多年编辑工作的老同志,李文昭应该是唯一的。他来社里帮助年轻编辑审稿、校对,根据规定,社里并不能实行返聘制,但他并不计较这些。他还培养了一大批年轻的编辑,经他看过的稿子,年轻同志可以看到稿件怎么审、怎么改,这种言传身教对年轻编辑有很大的益处。”林阳说。

让刘继明伤怀的是,没能送老师最后一程。“他就是这样一位凡事不愿给别人添麻烦的人,从不为自己去争取什么。在复杂的大环境中,他完善了自己的一生。” 这番话概括了李文昭一生低调严谨、清贫自守的形象。

视美术出版为自己心目中神圣的事业,竭尽毕生心力与责任,在书画名家辈出的人民美术出版社发展历程中,李文昭是无数无名编辑工作者的形象代表。没有豪言壮语,只是默默奉献,把一生澎湃的心潮和琐琐碎碎、千头万绪的编辑故事都凝结和隐藏在了版权页上一行小小的编者名录中。

作者 胡立辉

相关热词搜索:事业

上一篇:德国Christian Schellenberger在十方艺术中心主持其作品分享会
下一篇:绘画百年大家作品邀请展 靳尚谊等亲临现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