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春天——廖宗蓉
www.zg-xbwh.com   2014-01-23 16:33:08   浏览次数:

  一个藏家说,我的油画作品是他的当代艺术藏品中少有的阳光派,看我的画会感受到一种暖意,一种清澈,就像阳光的包容与温暖,传播着正能量——我笃信艺术作品的品质源自人格的锻造和完善,因为有了纯净的心灵,万物之美才能被最大化地折射;而温暖则是发自心底的关爱,惟其如此,作品才不会显得伪善、孱弱和粉饰,才会释放出自然真诚的生命情怀。

  在大众的意识当中似乎批判、揭露和非主流更能代表当代艺术的观念,用“观念”一词来划界艺术的当代性,似乎将学院对立为当代艺术的反义词。而我从附中、大学、研究生一路走来,应该说是在某种规范中做着自己的艺术探索。我认为一个人的观念和他的作品风格一样应该自然生成,有着时空赋予他独特的“性情”。至于探索的意义,更愿意以积极的观念传达出我的某种认知和坚守。从研究生毕业创作《玛莎》开始,在我回国的5年时间里,不断对艺术的主题与创作方式进行着思考,2011年于西安美术学院西部美术馆举办了主题为《时光中的时光》的个人画展,作品由“美好时光系列”、“纺织城公园系列”和“花开系列”组成,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三个系列展示了我的人生态度和艺术观念的转呈。

  春天的美好、空气的清净、亲情的温馨。。。。。。我想,大多数人都拥有过类似这样的美好记忆。像一推门就见到了春天,作品《美好时光系列》透过这些美好生活的瞬间唤起隐藏在人们心里对于美的感知,用充满阳光的情感慰藉心灵。引发我作画的冲动是为了找回我们在生活中迷失的某种东西——归国后的“快”感让人不适,生活的忙碌使我们无暇顾及享受阳光、亲近自然和关爱亲情,更忽视了对自我的体察。而留学俄罗斯的“慢”生活对比让我静心体味,逐渐使自己从这种被裹挟的状态中解脱出来,于是自自然然有了《美好时光系列》的诞生。创作的灵感来源于对自然世界的直觉感悟与生成,自在自为;在不批判、不丑化,尽量真实的还原我的发现和寻找中形成自己的艺术理念。

  《纺织城公园系列》是我进驻“纺织城艺术区”后的作品,虽然艺术上的自律及对社会的责任感使我自觉放眼社会,但我也不愿以外科手术似的切割来表明立场,而是以平视的眼光,以记录者的展示方式对现实症结进行扫描观测,作品《纺织城公园系列》的乐土、溜冰、照相中,绘画表现了特定社会人群与其生存环境的关系,个体与集体、私密与公共、历史与当下,这个在历史巨变过程中被冷落的城市角落很容易成为被揭露、被批判的题材对象,但在这里社会的矛盾与冲突没有被刻意放大,绘画中的色彩与空间被一种夏日正午的阳光所控制,带有自然主义的味道,在瞬间与永恒的显和隐之中还原生活的真实呈现,如同我们在现实的混沌中努力寻找着存在的秩序与意义。

  人所寻找的意义,往大说是实现自我存在的价值,近身而言是为了活着找一种合适的姿态而已。子曰“四十而不惑”,人的内心会随着历练越来越简单澄明,就懂得选择最接近本质的,内心的生存方式了。我的作品“花开系列”,既是通过“花”对生命本体进行的诠释,也是从对自然的感悟中获得了自我价值的体现。创作《紫薇系列》源自偶然的视觉体验——在单调的高速行驶中使我为之一振的色彩,那是什么?当我驻足静赏这些让人心动之物时,一枝一叶充盈的生机令人感动:其实生命的真谛就在于那份静默的自在!当我努力尝试去留住那种瞬间与永恒的印迹时,感受到生命主题其实更是一种永恒的爱意:整个画面弥漫着一种跳动、饱满的情绪,触摸般的笔触联通了生命的成长,自己的情感象借助了花开时节,“灌注生气”于全体的各部分中,成为某种“观念性的统一”(黑格尔语)。选择画《桃花系列》更具有自觉意义——我生于三月,正是桃花的季节,画桃花也可以看做是和她达成了“观念性的统一”。画面形式更“中国”了,删除了不必要的渲染,只是试着用最纯净的运笔和色彩来解读桃花——画中有我,我中有花,这种深刻的认同和体悟让绘画更具感染力。

  人们常说“画如其人”,一个艺术家的艺术创作和人生态度是相生的。面对生活,积极的人生态度可以消解烦恼、焦躁,自由与快乐,我深信那个遗失的“桃花源”会向寻找春天的人敞开道路。

  因为春天,我画着这样的画。

相关热词搜索:因为 春天

上一篇: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我画黑龙江的感悟 吴国言
下一篇:中国画写意人物画创作的“编”.“导”.“演”--张禾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