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界名不符实的四大庸画:陈丹青、刘小东、周春芽、陈逸飞
www.zg-xbwh.com   2014-06-07 15:54:01   浏览次数:

  像陈丹青这些在西方属于毫无艺术意义的流浪阶层的艺术盲流画家,陈丹青毫无艺术价值的油画被炒上几千万人民币,高过世界大师达利等,这是极其荒谬的。陈丹青式荒谬既是中国艺术秩序的荒谬,也是中国社会秩序的荒谬。
 
  平庸画家被炒上天价的背后,是腐败官员国企高管需要制造艺术泡沫来洗钱和转移财富。中国亿万富翁90%是高干子女,而这些人都已经把部分资产转移到了国外。中国艺术泡沫只是中国贪官和国企高管转移财富和洗钱的副产品。
 
  广大民众都蒙在鼓里,以为艺术品和民众的生活没有直接的关系,官僚、国企高管、官二代和文二代这些控制艺术品的阶层,正是利用艺术品来分割和重组社会财富,平民阶层的财产可以被无形洗劫。官僚、国企高管、 官二代和文二代本就可以影响和制订艺术品市场的法规和执行,利用艺术品,他们既隐藏和转移了自己庞大的财富,还可以把民众的财富洗劫到他们的口袋。
 
  一,美术界最名不符实的四大庸画
 
  经常和艺术界的朋友闲聊的时候,推举美术界最名不符实的四大庸画,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推荐下面四位:陈丹青、刘小东、周春芽、陈逸飞。
 
  有时候在Q群里面和艺术家闲聊的时候,推举美术界最名不符实的四大庸画,大家也都不约而同地推荐下面四位:陈丹青、刘小东、周春芽、陈逸飞。
 
  这些庸画在市场上都很火,给炒家吹上了天。中国人的炒作能力令世界吃惊,中国贪官的洗钱能力也令世界吃惊。
 
  中国人很专长炒作,在过去,战斗英雄给炒成反革命,江湖骗子给炒成气功大师。二人转鸟人给炒成民族英雄。在今天,这些庸画都给炒成了艺术大师。
 
  二,陈丹青,用公众来掩盖5毛画的愚昧
 
  陈丹青是搞古典美术的,但古典美术已经是画工的玩儿了。古典美术已经沦为人类最低能的活儿之一。
 
  即使从古典美术的标准来评估,陈丹青的画什么看什么差,造型不准,结构僵硬,色调糟糕、一塌糊涂。什么看也是大芬村的货色。
 
  一个大芬村货色炒到几千万,中国人的炒作能力确实令世界吃惊。
 
  但陈丹青还是拥有比较高的曝光率,因为大嘴陈丹青是个聪明人,说些刺激的话儿来搞搞曝光率。
 
  对于无能的古典画师来说,靠粗暴的语言来掩盖对美术的无知,这是唯一的混世办法。
 
  但作为公知的陈丹青,他画的却是纯粹的5毛画。
 
  网友表示:“画家陈丹青是混得最好的政治投机分子,他早年画《给敬爱的毛写信》时被称作‘江苏列宾’。他的成名作就是《泪水洒满丰收田》,由于政治上‘又红又专’,英语0分照样考上了中央美院……他懂得左右逢源。”
 
  陈丹青强调,《给敬爱的毛写信》这幅画原意是说“一大群知青在工地上欢天喜地给毛写信,说我们要永远扎根我们不要离开农村”,但自己画这幅画的目的就是想“拔根”,“就是想让国家把我选上,知道我这小子能画画,能把我从农村调出来。”
 
  陈丹青在1976年毛逝世以后还画了一幅《泪水洒满丰收田》。
 
  陈丹青在以往采访曾言,当得知自己能够绘制此画时,自己“可乐坏了”:“我可乐坏了!这幅画绘制了十五天,我满脑子是追悼会上人们一张张痛哭的脸,还有我当时能够看到的苏联画家的作品,包括苏里科夫和列宾的画面。”
 
  在数年前,陈丹青再次撰文评论此事称:“我们等待毛逝世的这一天,等很久了。”。说明陈丹青早就构思好画面坐等毛逝世,陈丹青政治智慧伎俩跃然纸上。
 
  三,刘小东,把写生忽悠成当作艺术是学术欺诈
 
  刘小东也是个早期印象派画家,还在写生就真是令人啼笑皆非。写生是一个基础训练课程,不是艺术创作过程。
 
  一个作品卖到几千万的人,还在把学生的基础训练当作艺术,这么落后就真是令人难以接受,刘小东不知道被谁吹成了中国艺术大师,更加令人不可思议。
 
  刘小东无论写实能力,还是作品题材,或者表现方式都还是停留于大学生水准。
 
  写生是古典美术的基础训练课程。把刘小东的古典美术和印象派写生忽悠成当代艺术就无聊了,把刘小东的写生忽悠成当代艺术买卖就涉嫌误导社会公共价值观。
 
  绘画和扫地洗碗一样,已经沦落成为人类社会中最低等的智力之一,把社会最愚昧的群体炒作成大师是人类最邪恶的行径,是反人类的。
 
  中国人的炒作能力令世界吃惊,一个学生水平被炒作成艺术大师,作品卖到几千万。
 
  一个水龙头被炒作成为国宝,买到几个亿。喔靠,真他妈的厉害。
 
  刘小东、曾梵志、罗中立的这些画属于乡巴画,刘小东的画乡巴,曾梵志的画老土,罗中立的画愚昧。乡巴画就是思想小农乡巴,画面老土落后的油画。乡巴画家意识停留改革开放前,思想是几百年前的封建小农,缺乏现代文明的基础知识。
 
  当代艺术的基础就是工业文明的兴盛和巅峰,人类工业文明相比于农业文明的手工劳动和家庭作坊,工业文明有2个最基本的特征:A,机器大规模复制物质形态的商品。B,手工劳动力的规模化和集约化。而农业文明时期的产物油画,早就被淘汰了。
 
  当代艺术兴起于上世纪的80年代,是以美国为中心的人类工业文明巅峰时期的产物,而与中国没有关系。这个时代IT产业兴起,经济文化的全球化,跨国公司逐步取代国家,娱乐产业取代了宗教,物质消费统领人类生活方式。中国85时期的艺术家没有经历过工业文明巅峰的洗礼,所以中国85时期的艺术家都不具备工业文明的特质。
 
  刘小东和曾梵志乡巴画竟然冒充当代艺术忽悠了这么久?刘小东和曾梵志都早期印象派画家,和当代艺术没有任何关系,把刘小东和曾梵志的印象派忽悠成当代艺术就已经涉嫌学术欺诈了,把刘小东和曾梵志的印象派忽悠成当代艺术买卖就是否会涉嫌诈骗呢?被忽悠蒙骗买了刘小东和曾梵志的乡巴画而蒙受损失的收藏家都可以去法院向刘小东和曾梵志、画廊和拍卖公司提起诉讼。
 
  绘画和扫地洗碗一样,已经沦落成为人类社会中最低等的智力之一,刘小东和曾梵志等画家是社会中最下等的智力阶层,把社会最愚昧的群体炒作成大师是邪恶的封建迷信行径,类似气功大师和邪教造神。
 
  四,周春芽,写意油画落后800年
 
  学术界都很藐视周春芽,很少有搞学术的不说周春芽的画是垃圾,炒家的忽悠和吹捧模糊了人们的视听。
 
  周春芽死命抱住写意油画,把写意油画看成是进入学术圈的救命稻草。
 
  写意油画是什么东东呢?就是用油画颜料和画布来画国画。在中国来说,这属于宋朝的东东了,梁楷已经很写意了。在西方来说,这叫做印象派。
 
  商业炒作上把这种用油画来临摹写意国画的画法就叫做“写意油画”。当然,这种“写意油画”的叫法只是一种商业炒作的忽悠概念,而没有艺术价值和学术价值。
 
  中国写意画在宋朝的梁楷时代就发展完善了,梁楷的《李白行吟图》和《泼墨仙人图》就是写意画巅峰时代的产物,中国的商业炒作概念“写意油画”落后中国艺术进程800年,等于回到南宋的写意时代。
 
  起源于1860年代的印象派风潮已经过去快100年了。对于落后印象派山水画100多年的写意油画来说,是没有艺术价值的,只能作为商品画来看待,就是价格比较高的行画。
 
  2010年有网友通过比较发现,周春芽的作品疑似山寨英国艺术家塞西莉.布朗(Cecily Brown),究竟是山寨还是模仿,通过作品对比观者自然会明白。
 
  周春芽的市场,主要是靠台湾艺术炒家分三波炒热,主要目的最终还是要大陆买家来买单。第一波北庄画廊整批收购,第二波由台湾中诚拍卖老板萧先生收购一批并在拍卖行将之炒热,第三波由台湾具资本实力的寒舍画廊,整合几位藏家强力炒高,并支持一些大活动来造势,周春芽也曾说;没有台湾就没有今天周春芽。
 
  五,陈逸飞的画就是旅游工艺品
 
  老外一直把陈逸飞的淑女油画,当作是中国的民族工艺品,类似把黑人的木雕,当作是非洲的民族工艺品一样。但中国的炒家们,把陈逸飞的淑女油画炒作成艺术品。
 
  老外一直把陈逸飞,当作是少数民族艺术来看待的。但中国的炒家们,把陈逸飞炒成艺术大师。
 
  这100年来,世界上哪里有大师是画落后的古典油画的,法国连最后一个写实工作室都取消了。
 
  当然只有中国有,可能朝鲜也有。但越南、泰国和缅甸是绝对没有的。中国炒家的愚昧得连越南人也笑掉大牙。
 
  把范曾拉下马的著名收藏家郭庆祥向媒体爆料称,陈逸飞的部分作品是哑巴助手代画的。下面原文:
 
  “陈逸飞的作品虽然现在受市场热捧,我与陈逸飞上世纪90年代就相识,但我并不认为他是艺术家:首先是其作品的艺术价值含金量不高,模拟性的写实技巧也是人家西方的东西,没有自身的独立思想;其次是我与他的一次交往,让我更加确定他的创作和艺术没有关系。1997年我有事去他的工作室,他有一张画刚刚勾好线条,内容是三个女人和两个鸟笼。我们交谈后约定半个月后再在其画室见面,因为第二天他要去美国。半月后我们见面,我惊奇地发现,那张油画已完整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原来画室有个哑巴帮他完成了全部的“创作”。”
 
  有网友爆料近年上海艺博会SML展位画家俞中保就是陈逸飞的代画工,俞中保和陈逸飞画法接近。
 
  又有网友爆料:陈逸飞工作室代画工约30人,代画工负责人朱璜,江西九江人。
 
  陈逸飞工作室的油画作品生产流程是:先挑选陈逸飞的新丝路模特公司的模特穿古装衣服摆拍,再挑选出适合画成油画的照片,然后让陈逸飞工作室的代画工临摹这些照片,最后陈逸飞大师出马改动一下莶上陈逸飞大名,一批大师流水线作品就诞生了。
 
  六,庸才炒成大师,是对社会公共利益的伤害
 
  把这些庸才给炒成艺术大师,是对社会的伤害,是社会公共价值观的扭曲。误导了民众,误导了无辜的年轻人。危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把庸才炒成艺术大师,把无知当作伟大,把愚昧当作标榜,是中国社会缺乏最基本的社会公德,也缺乏最基本的社会良知的表现。
 
  把庸才炒成艺术大师,等于把一头猪当作神来崇拜。你既侮辱了社会民众民,你也危害了你自己的子孙后代。
 
  中国的艺术观念还停留于原始社会时代。中国一些艺术炒家还愚昧得象一条狗。这是中国社会这个阶段的悲哀,也是一些艺术炒家给中国社会带来的羞耻。
 
  中国一切有价值的新兴产业,几乎全部是西方的,或者按照西方模式制造的,或者被西方资本所控制的。这些都是高级价值观念所产生的。
 
  把庸才炒成艺术大师,把垃圾古典油画炒到几千万,等于是把中国的价值观拉回到封建小农的时代。
 
  中国缺乏高级的价值观念,有的是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数亿挣扎在生存边缘农民工,中国民众被各种行业的炒家愚弄到不知道什么才是有价值的?我们只知道摸得到的房子,和地下的土地才是有价值的,其他一切不敢相信,这种价值观和猴群领地的价值观相差不远。
 

相关热词搜索:春芽 丹青 油画

上一篇:美术界令人反感的种种现象
下一篇:【国画】书画创作中的笔法问题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