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兰晓龙:做一个戏必须知道你要写什么
www.zg-xbwh.com   2014-09-16 21:05:44   浏览次数:

  “创作秘笈”​首先尽快远离你的上一个东西,比如生产线,我今天是还债的,这个债尽快还完,往下就不参与了,该做什么做什么。还有就是写剧本最难的一块,我觉得难的不是技巧和故事,难的是这个戏你要珍惜什么,要写什么。你接触到的时候,你发现每个给你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首先你必须要知道写什么。打比方说,我对于一个好剧本的界定第一条,它要让演员成为他将要扮演的角色,他愿意成为这个人。这几个人他们现在还是很愿意成为那个人,这是第一条。至于往下的要滴水不漏都是其次的,首先你要是让他愿意成为这个角色,这是好剧本的第一条。和你做剧本一样,我给演员的逻辑框上了,你做一个戏必须知道你要写什么,这是最重要的一块。​​
  选剧本标准​能不能写好?资本回报如何?操作难度怎样?有多大经济之外的价值?哦,还有一个,有否重复?​​
  情节戏和感情戏本是一体​情节戏和感情戏本就是一体的,就如人们总说人物戏,一个没人物的戏也不可能存在。所以,比如说谈剧本,某人说这戏要注重人物,我会理解成这是如同“本剧本要以汉字写成”一样的废话。情节,情感,人物,本来一体,无需区分。​​  
  一场抓不住观众的戏说牛就是扯淡​这一场戏抓不住观众,你不要跟观众吹,你有一个多么牛的故事,那是扯淡,那是一种自我陶醉。你有本事让观众坐在电视机旁边的一两个小时不要浪费掉,这是你真正该做的事情,其实也是剧场空间的精髓。我觉得戏剧的本质就是如此,你的表演是给观众看的,什么编剧意图,导演意图,舞美做得如何如何,全是扯淡,就是一个,通过演员表现出来的东西,你有没有传达到观众那一块,是不是让他们中间交流,成为有机物的交流,能达到这种,行,你牛了,就是这样,只有现在时。​​
  电视剧在表演门类的艺术当中是最抠剧本​电视剧相对来说它是一个比较穷,电视剧跟电影比真的很穷,你想我一集投资45分钟戏,一集60万就很高了,他是有限的,一天5页剧本。我发现人这玩意儿真的是要逼着,反而逼到这样的时候,电视剧导演,我碰的就是像这些老康、高希希、赵宝刚、杨亚洲,都会拼命竭力地想,在一个有限的空间内我是不是把这个东西做得更好。所以你现在看电视剧,在表演门类的艺术当中,是最抠剧本的。​​
  不想靠在一个命题上​人这辈子,我觉得是活个空间,一直高尚是非常无聊的事情,一直光明也是非常无聊的事情,一直阴暗也是非常无聊的事情。如果你要问《士兵突击》这个戏到底想说什么,可能就是说我们这一个心灵空间可以很大,可能不仅仅做《士兵突击》,我做任何一个戏可能这都会是这一个题目。但至于他是光明的,阴暗的,消极的,积极的,我不受这个局限,我这一块儿我想是什么样子的,就是什么样子的。只要你有这个能力,只要你可以把这个空间营造出来,你就做去,你可以随便怎么样做这个东西,只要不龌龊,我觉得。一个完全是光明的世界那可太无聊了,一个完全是阴暗的世界,那确实也该自杀了。所以我现在,尤其这个《士兵突击》出来以后,我现在特别,谁说我是光明的,谁说我是积极的,我不认同,我特别不想靠在一个命题上面。但是你要说我们的心灵空间有多宽?我会觉得非常宽,我们是卑微的,我们也可以伟大起来,我们是伟大的,但是也别忘了我们的卑微,这个世界是球形的,干吗把自己拿一个按钉按在那里。​​
  不能扭曲你创造的人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觉得一个虚构出来的人物也许真的是存在的,我是说在另外一个时空里面,他是存在的,就算是你的大脑也是存在的,所以我当他们存在,必须尊重他们,我不去扭曲他们……就算你是他的创作者,你也不能够这样去做。​​我从来不写自己的真实生活​我现在写东西比较抠门,我从来不写自己的真实生活,《士兵突击》里面没有我自己的真实生活。我到现在为止,没有在任何一个戏当中,把自己的真实生活放进去。我在写东西真的是吐,真的是把自己心里的东西吐出来,吐久了就会空,那我得尽量保证我吃进来的东西,绝对不能少于吐的东西,甚至要多一倍。还有就是不重复,你不能再去弄一个跟《士兵》类似的东西。这些都是把自己的这种生命给延长的一种方式。当然世界上肯定不会存在长生不老这种东西,我想这个东西,我不知道我能延迟到什么时候,但是也许延迟到我不打算写东西的时候,那样我可以很理直气壮地说我不想写了,而不是说别的。至于说这个时候别人说你江郎才尽,你爱怎么说怎么说。​​
  太约定俗成是一种对观众想象力的扼杀​做我们这一行的人,约定俗成的东西写得太多了,让观众没有什么太多自己想象力的东西,太约定俗成的文艺作品是一种对观众想象力的扼杀。所以其实我并不是太希望观众看《士兵突击》的时候,多么感动和沉溺在这个戏里面。​​我可能会把更多的心情用在趣味上​困境都是自己给的。其实我最信的是加缪的存在主义,它本身就是一种困境的哲学,但他其实想说的是世界上根本没有困境。一个人被神罚每天推着石头到山顶,推到半山腰的时候石头又都滚下去了,然后他就会转身去捡那个石头。加缪那本书写的就是,当你经历了那么多失败以后,你还能转身回头,这就是生活本身。它是不是困境?是困境,没有比这更要命的困境了,可是生活本身就是这样的,所以它并不是困境。所以我不是太着意于答案,我觉得很多作家什么的,他们都太着意于答案,这个说真的很难找到,它并不是你通过一个小说可以找到的。我从来不相信一个作者能够领导社会,只有社会领导作者的……反正我不是一个先行者,做先行者是不可能的,做先行者也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我知道我就是一个编剧,我可能会把更多的心情用在趣味上,而不是说要给更多的中国人一个从来没有过的东西,这个东西太狂了。​​
  兰晓龙简介​兰晓龙,湖南邵阳人,1973年5月26日出生。1997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后进入北京军区战友话剧团成为一名职业编剧。曾创作了话剧《红星照耀中国》,电视剧《石磊大夫》、《步兵团长》、《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生死线》。​

相关热词搜索:编剧

上一篇:缅怀 | 他是最好的碑帖收藏家
下一篇:我想在画室,来生与你再相遇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