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涅槃的戏剧人生
www.zg-xbwh.com   2014-04-05 11:26:16   浏览次数:

 梁秉堃

  对于林连昆来说,更大更好的机遇是1987年(他时年56岁)扮演《狗儿爷涅槃》的主要角色狗儿爷。在这个戏里,他把表演上所有的积累和储备都调动起来,并使用上去了。

  林连昆扮演的狗儿爷成功到了什么程度呢?一封普通观众看戏后写给连昆的信里曾说:“看完了您演的狗儿爷,走出剧场我不知道怎么回到家的。几天来,眼前老闪现狗儿爷的形影,耳旁总听到他的声音,一句话,狗儿爷使我神魂颠倒了!”

  一个演员能够把观众征服到这样的状态是非常之不容易的事,也许这是有些演员一辈子都梦寐以求而又达不到的。也正如一篇评论文章中所说:“林连昆创造的狗儿爷,仿佛是一个我们一见如故的老乡亲,在用大半生的生活际遇,向我们讲述他那亦悲亦喜、喜中有悲的生活故事。林连昆表演艺术的魅力,首先在于真实自然中见功力。真实自然难,做到准确适度更难。林连昆的表演,极少‘过火’和‘塌火’,在戏曲表演上这叫做‘不瘟不燥’,是极要演员功力的。”

  《狗儿爷涅槃》写了狗儿爷的大半生,经历了较长的时间跨度和复杂的生活阶段,特别是多半时间处于疯癫状态。怎样表现“疯”,至关重要。林连昆不是一道汤地表演疯人疯态,满嘴疯话。他认为那样不仅不符合生活真实,自然主义的疯话、疯态也是不美的。林连昆经过深刻体验,对狗儿爷处于清醒、半痴半醒和疯癫状态下的自我感觉,都掌握得非常准确,使我们既看到其间的区别,又感到人物的完整统一。狗儿爷疯后不少戏,达到感人至深、震撼人心的效果。

  准确掌握人物自我感觉,属于演员的心理技巧、外部技巧,是演员进行形象创造的根基和灵魂。林连昆认为焦先生“生活-心象-形象”学说中,从心象到形象的通道和桥梁,就是寻找到人物的自我感觉。有些演员一辈子进入不了创作状态,就在于这个通道和桥梁是阻塞着的。而林连昆近年来连续扮演了洪人杰、老车长、崔书记、刘家祥、郑二伯等一系列有光彩的人物形象,成功率如此之高,不能不归功于他创作方法的正确。

  狗儿爷这个典型形象的塑造,标志着林连昆现实主义表演艺术的进一步成熟,标志着他心理技巧、外部技巧的更趋完美。我们由衷地为这位表演艺术家的成熟而高兴。

  这里,比较全面、准确、深刻地道出以于是之为代表的“北京人艺演剧学派”的主要特征。简单地概括,这个表演方法就是“生活-心象-形象”。我不大同意对北京人艺的艺术风格作简单化的解释,而非常赞成如下的一些观点——“人艺风格的最起决定的因素,不是北京味儿,不是写实布景,不是‘一片生活’,甚至不是戏曲因素的渗透,而是对于鲜明的具有民族审美意趣的舞台形象的渴求与掌握。”连昆扮演狗儿爷的时候已经是一个“知天命”的老人了,难怪是之夸奖他是“大器晚成”。可以说,连昆和于是之在表演的创作方法上是志同道合的,是息息相通的。

  连昆说:“于是之‘生活-心象-形象’的创作方法,是他实践中取得的体会,也是他在表演艺术上的追求。他以一个严肃的艺术家的责任心与事业心,不断地在人物形象的创造上探索、攀登,形成了自己的表演风格。我们在探讨、研究、总结他的表演经验的同时,可以预料,今后必然还会有人做更深入的思考,做更多的探索,为逐步地建立我们民族的话剧表演体系,推动我国社会主义话剧事业的前进,做出更大的贡献。”

  林连昆是北京人艺里老一代演员中的成员,老一代演员的先后辞世象征着那一代光辉时代的终结。然而,他们身上是有着人艺的艺术血脉的,但愿这宝贵的艺术血脉不会因为急功近利和心浮气躁而渐渐消失掉,但愿。

相关热词搜索:戏剧 人生

上一篇:共赴一场戏剧盛宴
下一篇:第二届中国优秀戏曲文化艺术节启幕(图)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