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鉴小剧场话剧戏曲也能“倾国”
www.zg-xbwh.com   2014-10-27 09:54:29   浏览次数:

小剧场京剧《倾国》演出剧照。田超供图

    集结了京剧《倾国》《惜娇》等十几部小剧场戏曲的“首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正在北京繁星戏剧村火热上演。昨天,北京剧协驻会副主席杨乾武接受京华时报专访时表示,在大剧场戏曲市场不景气的状况下,希望参照“北京小剧场话剧”的成功经验,让一些年轻观众通过小剧场戏曲走进剧场,了解戏曲。

    □初衷

    年轻人才是主力消费群

    “首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由北京戏剧家协会联合中国戏曲学院、中央戏剧学院等单位主办,一个月的时间里共上演《倾国》《惜娇》《浮生六记》《青春谢幕》《朱莉小姐》等十几台小剧场戏曲,这在北京甚至全国都很罕见。

    北京剧协副主席杨乾武表示,举办小剧场戏曲节的想法很早就有了,“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包括话剧和戏曲在内的整个大剧场戏剧都不景气,这种困境其实一直延续到现在。在戏院看戏的观众都是中老年人,是不太有消费习惯的。70后、80后是主力消费人群,如何让年轻人走进剧场看戏,这是一个难题,不论传统戏还是新编戏”。

    2013年,北京戏剧家协会就提交了举办“小剧场戏曲艺术节”的申请,但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今年,杨乾武又提交了一个《2014年体制外优秀青年戏剧推荐展演》方案,获得通过。展演的重点项目就是这次小剧场戏曲节,用他的话说这叫“曲线救国”,目的就是要把小剧场戏曲节做起来,引起外界的关注。“小剧场能够拉近年轻观众与传统戏曲的距离,但是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平台来集中展现。”

    □思考

    小剧场戏曲不一定纯粹

    如何让小剧场戏曲被观众接受,特别是一些乐于买票看戏的年轻观众接受,杨乾武认为,小剧场戏曲在内容和形式上要让传统戏曲焕发新的生命力,“应该把现代人的思想情感注入到里面,根据现代剧场的特征和优势重新创作,让年轻人通过小剧场这扇门来了解传统戏曲。比如台湾国光剧团带来的这部《青春谢幕》,在一部戏里串联起来了《牡丹亭》《霸王别姬》等好几出传统戏曲”。

    通过与台湾国光剧团的交流,杨乾武也对小剧场戏曲的前景比较看好,“他们团的负责人告诉我,在台北,一个晚上有20多台小剧场戏曲演出,有些不能说是纯粹的戏曲演出,但是会有戏曲元素的融入和呈现。我们这次的开幕大戏《倾国》连演10场,上座率是越来越好,这有哪个传统戏能做得到?前段时间张火丁、王珮瑜的《红鬃烈马》很火,可是要连续演几场,观众还能接受一两千元的高票价吗?”

    谈及这次小剧场戏曲节面临的困难,杨乾武说:“主要还是经费方面的保障,培养年轻观众需要一个过程。小剧场戏曲要想发展,也需要一个长期稳定的平台,今后我们北京戏剧家协会还是坚持会办下去。”

    □方式

    将来也可能出个孟京辉

    杨乾武认为,从全国来看,话剧院团生存是很困难的,但北京通过小剧场话剧的发展带动了整个话剧市场,“近10年来,通过大戏节、青戏节等平台,北京的小剧场话剧兴起,年轻人爱看话剧了,这批有消费习惯的年轻观众成为当今大剧场话剧的主力观众群。北京小剧场话剧的成功经验对戏曲来说可以借鉴,有些传统戏在大剧场演出,观众少得可怜,一些动辄几百万的新编戏评完奖后,往往演几场赔几场”。

    相比于小剧场话剧,发展小剧场戏曲甚至有一些优势。杨乾武说:“从全国来看,话剧比戏曲的状况更糟糕,大部分话剧团体无戏可演,既没排新戏,又不能下乡演出。很多地方的戏曲院团还是很活跃的,中国传统戏曲的剧目丰富,有很多可以用于小剧场剧目创作,像这两年比较火的小剧场京剧《惜娇》就源自传统戏《乌龙院》,获得了很好的口碑和市场效果。”

    会不会出现戏曲界的孟京辉?杨乾武表示,戏曲演出跟话剧有所不同,对演员的要求往往比较高,这就需要跟院校、剧团合作,“通过几年的努力,如果小剧场戏曲形成规模,出个孟京辉也不是不可能的,关键要解决演出场所的问题。这次繁星戏剧村获得了一些补贴,应该是不会赔钱的”。

    ■相关剧目

    除开幕剧《倾国》外,小剧场戏曲节展演剧目还包括台湾国光剧团的《青春谢幕》、江苏省昆剧院与香港荣念曾先生联合创作的剧目《319》、北京京剧院的《惜娇》《浮生六记》、中央戏剧学院的《霸王别姬》、中国戏曲学院的《来自地球的你》《朱莉小姐》、上海戏剧学院田蔓莎创新戏曲工作室的《杀子》、天津京剧院的《琼林宴》、湖北省地方戏曲艺术剧院的《天仙配》、繁星戏剧村的口碑剧《一夜一生》。闭幕剧则是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廖向红导演的昆剧处女作《一旦三梦》。

    京华时报记者田超

相关热词搜索:小剧场 戏曲 话剧

上一篇:维吾尔语戏剧惠民演出活动在乌鲁木齐市启动
下一篇:林兆华:应创建中国自己的戏剧体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