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中的提升与纯化——马万国的《昆仑》系列山水画
www.zg-xbwh.com   2015-02-25 22:06:43   浏览次数:

  马万国,当代水墨画家,他以文本的创意、形式的新颖、语言的活力跻身于“新中国画运动”的百年洪流之中,他的艺术不但给人以耳目一新,还让人领略了中国艺术自秦汉以来开创的“边塞风”的苍凉与悲壮、厚重与悠远;尽管,马万国的艺术尚有需继续深入与打磨之处,但他已经显示了良好的艺术感觉和表现能力。
 
  马万国自觉地继承了百年来的“新中国画”运动精神,延续着林风眠、吴冠中开辟的追寻艺术本质和纯粹性的道路,在历史巨变与观念演进中,定位自己的艺术取向,使自己的创作在遵循“审美之思”中,走向陌生化的新境界。
 
  艺术的伟大,在某种意义上,在于悲剧意识的介入。马万国以“昆仑”系列为主题的山水画作品,追寻的正是西部山水特有的生命潜能和精神意识,以体现出大气磅礴与慷慨悲歌的粗犷与沉厚。他以浪漫的手法与色彩,以个人的独特理解,把客观的西部昆仑山脉的神秘、巍峨与壮伟转换为艺术的昆仑,这是个性风骨的表达,强悍气度的抒写、又是浪漫情怀的坦露,并以单纯的笔墨和团块式结构的文本建构,昭示了画家及其艺术的幻想天性、浪漫精神和感性特征。
 
  把自然山水转换为笔墨图像,是一个跃变的过程,二者之间产生的是本质性的断裂与提升,在画家精心巧构的画面结构中,我们看到的不再是魏晋南北朝的简约玄远,隋唐的温柔敦厚,宋明的人淡如菊,清代的复古低迷,而是在形式、笔墨、色彩、结构、力度、韵律、对比等方面寻求最具表现力、最具生命情调和象征、抽象的形式意味与空间关系中,揭示生命本身的形式,造成与人生命异质同构的呼应,并牵引出心灵深层与胸襟的共鸣,在不同寻常的氛围、气息中孕育了象征性背后的气韵与形神,抽象意味中的绵密意绪,简洁概括中的风骨与神思。
 
  无疑,这都是马万国艺术的难能可贵之处。
 
  出于天性与气质,出于感受与体验,马万国山水文本中的昆仑山,体现的乃是史前意识的回声,是绚烂之极自然精神的简约复归;因此,在他的作品中,块面的几何式运用与黑白对比,成为最主要的艺术言说要素,在斜向、交叉、迭加、并置,乃至错位的处理中象征的巍峨与峻拔山体,点线与墨色中,以及山体之间的河流、湖泊与动物等,都是抽象思考能力的结果和认知能力的必然作用;如此,“昆仑”系列才能作为生命特定形式的实体,具体化为观念的体现,气势的弥满,以及个性风格的逻辑运行。
 
  优秀的作品,从来就不是单纯技巧运用的结果,而是综合修养与复合心态的自然流露,也一定是对于复杂生命律动的由衷把握;马万国深知,在新时期整个民族需要一种崭新的心态,它既不是封建时代的自我萎缩,也不是矫枉过正后的颠覆和狂燥,而应是在人类理性精神基础上的有创造力的热情自由的感性心态,使认知与实践获得统一,并由此生成一种富有开拓精神和创造意识的价值观念,伴随着大时代风云而风生水起,它也必将成为马万国艺术跃变的动力。
 
  “一切皆流,无物常在”。
 
  生命的永恒在于超越,艺术的永恒在于创造,在这种不断的变化中,才能显现出不同的轨迹和不同的生命形式。马万国在“以技入境”与“小中见大”中,实现了绘画对象物质形态与文化意蕴的循环互补,并在其中实现了自己,与此同时,也回归到了“艺术本身”。
 
  马万国的艺术努力与艺术成绩,点燃了我们的希望之火,我们由衷希望马万国不断前行,在自我挑战中攀登艺术的新境界和新高度。
 

相关热词搜索:昆仑 万国 山水画

上一篇:回到大地上——观巫卫东作品有感
下一篇:浅谈王家训中国人物画——侯秀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