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健端庄 温润流丽 ——左文辉的山水画风格
www.zg-xbwh.com   2015-03-09 17:46:13   浏览次数:

 
  王镛
 
  宋代文人苏轼在《和子由论书》中形容刚柔相济的书风说:“端庄杂流丽,刚健含婀娜。”清代画家沈宗骞在《芥舟学画编》中分析南北画风的区别说:“天地之气,各以方殊,而人亦因之。南方山水蕴藉而萦纡,人生其间得气之正者,为温润和雅,其偏者则轻佻浮薄;北方山水奇杰而雄厚,人生其间得气之正者,为刚健爽直,其偏者则粗砺强横。此自然之理也。于是率其性而发为笔墨,遂亦有南北之殊焉。”当代中国年轻的女画家左文辉的山水画风格一如其人:刚健端庄,温润流丽。刚健端庄、温润流丽是左文辉的山水画的总体风格,这种风格主要体现于西北化的江南山水、个性化的笔墨语言和意象化的设色方法。
 
  左文辉1972年生于甘肃省庆阳。她从小生长在大西北黄土高原,奇杰雄厚的北方山水养育了她刚健爽直的性格气质,同时她又是柔情似水的女性,钟爱蕴藉萦纡的南方山水,向往温润和雅的恬美意境。她曾经多次到江南写生。看惯了苍莽雄浑、辽阔空旷而干燥少雨、植被稀疏的黄土高原,她初到江南就立刻被那潺潺的流水、湿润的空气、葱郁的树木和精巧的园林所吸引。这种渴慕林泉的江南情结,使她的山水画呈现出她的梦里江南的景象。她把南方常见的草木、山石、泉水、屋舍、云雾、烟雨,都组合在自己的山水画中,试图营造她梦寐以求的温润和雅的恬美意境。不过,她笔下的江南山水不同于一般南方画家笔下的江南山水,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西北化了,变成了西北化的江南山水。她毕竟是典型的西北人,西北人刚健爽直的性格气质是她的性格气质的主导因素。她毕业于西北的陕西师范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又来到北京,相继在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中国国家画院龙瑞工作室进修,并在炎黄艺术馆开设的日本二玄社的历代故宫藏品原大高清复制品对临工作室,潜心临摹了一年宋元山水画,包括范宽的《谿山行旅图》、郭熙的《早春图》、王蒙的《青卞隐居图》等名作。范宽、郭熙一路北派山水占支配地位的影响,使她的山水画更富有北派山水刚健爽直的风骨、奇杰雄厚的气势,避免了轻佻浮薄的偏向;同时,她对南方山水温润和雅的恬美意境的追求和所受南宗文人画传统的影响,也使她的山水画避免了粗砺强横的偏向。结果,她的山水画并没有明显的地域南北之殊,或者说已经融合了北方山水的奇杰雄厚与南方山水的蕴藉萦纡。这种西北化的江南山水,已成为她的山水画风格的最显著的特征。例如,她的横幅山水画《溪山烟云》《远山如画雨新晴》《有田有屋云堆处 半郭半村山影中》《但见山青云白 不知天上人间》《高堂挂虚壁 爽气来不断》《山水清音图》《幽山访友图》《山色水光相与清》等作品,画面采用展开式构图,远山近水,空间开阔,重峦叠嶂,层次清晰,茂林佳树,历历在目,虽然有许多江南山水常见的景物,但已经突破了“小桥流水人家”、“杏花春雨江南”的小格局,呈现出类似“塞下秋来风景异”、“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的大境界。她的竖幅山水画《寺古僧何在》《青山凹里人家》《秋日佳气多》《烟痕淡诸山》《秋色晴看雨》等作品,更带有北派山水的高峻雄浑气势。
 
  左文辉的母亲张改琴是当代中国著名书法家(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其书法诸体兼擅,风格亦可谓“端庄杂流丽,刚健含婀娜”。左文辉自幼跟随母亲临帖习字,在潜移默化中受到了母亲刚健端庄、温润流丽的人品与书风的熏陶,书法训练也为她日后从事山水画创作打下了以书入画的笔墨基础。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中国国家画院龙瑞工作室进修和临摹故宫藏品宋元山水画期间,她仔细琢磨过宋元诸家和当代名家的笔墨技法,后来在她的山水画创作中,逐渐摸索出一套适合表现自己的西北化的江南山水的个性化的笔墨语言。她这种个性化的笔墨语言,筑基于家学渊源的书法训练,脱胎于传统绘画的笔墨程式,而又渗透了女画家自己的性格气质和审美趣味,使她的笔墨率性而发,既刚健端庄又温润流丽。刚健端庄主要体现于她用笔的力度,温润流丽主要体现于她用墨的湿度。她的山石画法用笔松活苍劲,用墨浓淡分明,以勾皴为主,以渲染为辅,山石结构很少精雕细刻,多半大刀阔斧,即使描绘连绵起伏的崇山峻岭也令人联想起黄土高原的浑厚刚犷。她的树木画法笔墨非常丰富,不同品种和远近的树木既有双勾、点叶,又有晕染、干皴,而且往往丛树茂密,布满山野,这种江南特有的景物在黄土高原难以想见。她画天地云水基本上留白,或略加渲染。她似乎偏爱初秋雨后西北化的江南山水那种清新、肃爽、岑寂、静谧的氛围,那种氛围更适宜发挥她的刚健端庄、温润流丽的笔墨的特长。
 
  左文辉以前的山水画作品通常是纯水墨或浅绛山水,而在她的水墨中又隐隐透出花青,褪掉了纯墨的火气。近年来,为克服山水画千篇一律的弊病,她大胆尝试意象化的设色方法,把纯水墨山水结构与青绿设色背景结合起来,创造了当代中国山水画的一种新样式。中国传统山水画一般天地留白而不着色,这种以青绿设色背景代替天地留白的设色方法纯属于意象化的设色方法。在高度程式化的中国传统山水画领域,尝试这种设色方法确实需要勇气,女画家西北人刚健爽直、坚毅执着的性格气质赋予她足够的勇气。她2013年创作的山水画《淡烟疏竹水边城》《溪环竹外山》《夕阳归路向迟迟》《傍溪古树绿藏云》《绕郭烟岚新雨后》《惟见青青草色齐》等作品,天地(包括水)完全是单色平涂的绿色,中间镶嵌着纯水墨的山水结构,视觉效果新奇而古雅。她2014年创作的山水画《石林遥峰淡不真》《朝雨袭林花满地》《一水护田将绿绕》《淡淡流水意》《幽人草阁》等作品,天地背景的青绿设色与纯水墨的山水结构衔接过渡得更加自然,纯水墨的山水结构保留着刚健而温润的笔墨韵味,青绿设色的背景增添了端庄而流丽的装饰色调。
 
  沈宗骞在《芥舟学画编》中曾说过:“寓刚健于婀娜之中,行遒劲于婉媚之内,所谓百炼刚(通钢)化为绕指柔,其积功累力而至者,安能一旦而得之耶?”与中国历代山水画名家相比,左文辉年纪尚轻,功力尚浅,她的山水画刚健端庄、温润流丽的风格虽已大体形成,但还有待进一步强化、深化和变化,期以时日,必能臻于“百炼刚化为绕指柔”的炉火纯青的艺术境界。
 
  (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华书画家
 
  杂志社总编辑、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相关热词搜索:流丽 刚健 山水画

上一篇:那两颗满是皱纹的枣树——介子平
下一篇:画者雪涛—— 马妮娜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