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者雪涛—— 马妮娜
www.zg-xbwh.com   2015-03-13 21:01:30   浏览次数:


 
  朗朗去天津演出并签名售书,我对雪涛说表演我是看不成了,给我弄本书吧!顺便让朗朗签名。其实也就随口一说,可雪涛很认真,过了两天,书就邮递了过来。除了朗朗的签名,还有崔雪涛本人的签名,那气势霸气的盖过了朗朗。这哥们真自信。
 
  一个人要有所成,除了本身的天赋,勤奋是不可或缺的。在我眼中,雪涛便是一个勤奋到家的人。我经常在沟通时问一句:雪涛,最近干嘛呢?所得到的回答永远都是“画画呢”!尽管是展览不断,名声渐起,但雪涛嘴边挂着的,手底下实践的就还是那句:“甭管怎么着,先把画画好了。”雪涛真是个有数的人。耐得住寂寞,磨的了性子。无怪乎高产。那微信里,隔三差五就是雪涛的新画,不断的帮微信圈里的朋友们刷屏。
 
  雪涛是一位充满理想主义色彩和现实主义姿态的矛盾八零后,他最重要的特点之一便是激情。生活中的雪涛,常常会对社会中发生的不平事义愤填膺,而宣泄方式之一就是写文章批评,经常可以看到雪涛吐糟的大幅文章,那气势恨不得对当事人生吞活剥,对弱者又极具爱心。艺术上也是,古今中外,人也好,景也好,雪涛画的自得其乐,情感宣泄淋漓,令观画之人也能感同深受他的作画之境,其将八零后青年人或忧郁或孤独或欣喜的小心情表露无遗。作品《往事随风》,
 

 
  便是最好的佐证。画面中的人往往独自背向大海,没有夸张的表情,身影茕茕。这身处的世间看似繁华绚烂却分外冷漠,人物没有过多表情,无奈而迷茫。那大海深灼的蓝泄露了画者几许忧郁。正如苏珊·朗格所说,雪涛是把很多同时代人的心事都画出来了。
 
  这些年雪涛一直在不停的探索和尝试,《冥》系列,《本色》系列,《古人》系列,画面各不相同。从色彩体系的逐渐成熟,表达深度的与日俱增,总能看出雪涛的变化与成长。和雪涛一起讨论时,他纵然也有和同龄的画家们一样的迷茫,但在笔下却从未停歇,好作品经常让人赞叹不暇。而且他还写了大量关于水墨的心得,把他艺术的困惑和人生的思考都一一记录。
 
  俗世的繁华,那时刻围绕的花团锦簇是很多人所追求与享受的。于此,雪涛的态度又截然不同,他仿佛已经开始悟到人生终须回归,而回归的尽处便是孤独。人,生而孤独,就在雪涛所营造的画面中,这一点展露无疑。他刻意定格忧郁而木讷的人物神态,那梦幻般的精致;画面中的色彩愈是夺目,愈是让人感到丝丝寒意。这正是鸟噪林愈幽,那画面所透露出来的恰是让人窒息的寂寞感甚或孤独感,这不禁让我想到了马尔克斯。
 
  也正是由于雪涛画面所刻意营造出来的神秘抑或魔幻色彩,透露了他隐藏至深的心境,也悄悄表达了他的固守。尼采有句话“我最大的痛苦是孤独 ,这种孤独归因于个人无法与世界达成公识”,我想雪涛深有此感。这世间又有几人不孤独。但不同的是,雪涛在享受这份孤独,也愿意恪守这份孤独。孤独让人心存敬畏。
 
  雪涛是宅男,却自有他心中的白莲花。在这点上,他也是一个等待盛开爱情的好青年。也是,能耐得住寂寞总归错不了,就像他的画,一步一个脚印,前行的不骄不躁。真的挺好。
 

相关热词搜索:雪涛 画者 马妮娜

上一篇:刚健端庄 温润流丽 ——左文辉的山水画风格
下一篇:银杏天地谁堪比---记中国银杏画第一人忆君先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