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莽昆仑却稀声——读马万国先生的国画有感
www.zg-xbwh.com   2015-12-13 20:38:33   浏览次数:

  中国画,从表象上看呈露的是笔墨,而从意识形态上看,传达的却是画家对生活、自然的审美结果;或者说,画家本人的思想境界必然决定着画作的思想境界。
 
  马万国先生是我近二十年的朋友,我是亲历了他的画作一步一步攀高的过程,我也详知他为全面、丰富、充分地表现昆仑山而住在山里写生几年的事情。如今, 马万国先生的画,既极富传统中国画的笔墨韵致,又不乏当代人的审美情趣。我们在他的画中既能看到“一皴一点,一钩一斫,皆有意法存焉”;又能感受到气韵生动的崇高追求。
 
  所有的画家,或从事艺术门类并有所成就的人,都会说自己如何如何刻苦,但苦与苦却有所不同。仅是捧着书本苦读,只在画案上苦临名家名画,此种苦,大多是白辛苦;老师可以教会你怎样墨分五色,皴、插、点、染,理论书可以告诉你怎样构图,怎样安排疏密关系,可只在书房里、画案上挥汗挥墨,其作品大概不会有什么生气,没有生气的作品也就是没有生命力的作品。因为,真正的美,是造物主留在世界上的大自然物象,是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图景。我以为,欲得真山真水真人间的佳境,须得像马万国先生那样在昆仑山下卧薪尝胆般举头望昆仑、低头思笔墨地写生。有那么几年的依花傍草、爬冰卧雪的体验,才使得他笔下的昆仑山有形有意、有韵有境。
 
  马万国先生生性敦厚,为人诚挚,做事认真。看上去并不是灵光八面,夸夸其谈的那种人,这种性格的人常常是能出大成就的人。当然,一个人是否会有大成就,不仅是性格,还有他的学识素养和生活经历等等。 马万国 先生的生活经历也算是波波折折。他读中央美院,办个展,获全国大奖仅是他作为画家生活的一部分经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他背井离乡、四处写生,使得他对亲人、熟人、陌生人,乡村、土地、花草树木、山石、流水,甚至是雾雨雷电风霜雪月都由衷地热爱;他的爱,不是甜腻的吻,不是装腔作势的拥抱,更不是满嘴的溢美之词,而是脚踏实地地把心捧在手上,为其所爱者担忧,担心他的所爱受到伤害遭到破坏;于是,他笔下的山、水、竹、柳、花、草、人均处在风中雨下。同时,也可以大胆地判断这些景物和人物都是他自己的化身。一个画家能做到物我同一,物我互换,画家手中的笔已不再是笔,而是话筒,是画家对社会的发言,或者是画家的世界观。这也使得他的画作令人品咂三遍依然余味缭绕。一幅画,之所以成为艺术品,就是画家以富有创造性的方法或方式来设想、寄托和表达人类对美的向往。一幅艺术品,一定可以让人从精神途径触摸到外部世界,并让人去理解,去欣赏。以马万国先生的《昆仑系列》为例,看到这组作品,我们首先感知了昆仑山的雄浑,无论是自然风雨,还是人间云雾,昆仑山都巍峨挺拔,神情淡定;我们也不妨说,这也是马万国先生的人生态度。其次,我们看到了马万国先生的笔墨功夫,这组画作中,有工有写,细而不僵,舒而不漫,工写相谐,浑然天成。再次,我们看到他重道不重器,重意不重形,师古而不泥;外在的形须“写”,那是言情会意;内在的“心”须“工”,那是论“理”释“道”。这样就使得我们在欣赏他这组作品时,感到视觉效果很强又不失审美内蕴,精当古朴的构图与笔墨中流动着的浓烈的时代气息,看完画作,温暖和亲切就在内心里涌动。不由得慨叹,一张画,就是一座昆仑山;一张画,就是一幅活生生的人间图景。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马万国先生平时少言寡语,一定是他已经在画作里滔滔不绝了。所以,我常读他的画,便如同与他聊天,或相当于听他在演讲。
 
  人生能有几个知心好友,难;能有几件上好的艺术品,难。若如我般有马万国先生这样的好友并拥有他的上佳作品,这个难字,我只好窃喜地听他人来说啦。
 
  商震 中国作协会员 《人民文学》副主编
 

相关热词搜索:昆仑 万国 国画

上一篇:满树杈桃花,满心思发芽(杂话雪涛小作)——彭捷
下一篇:莽莽昆仑入画来——读马万国百幅昆仑山系列中国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