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缘自语——王莹
www.zg-xbwh.com   2015-11-13 19:44:57   浏览次数:

  秋末人们忙碌着,整理好一年的收成,或是码成排、或是堆成堆、或是囤成仓。人们把去掉粮籽的秸秆收罗到屋檐下以备冬雪的来临。农人就是这样年复一年地轮回着他们的生活,村东张家大娘昨夜“没了”,村西李家媳妇今晨“生了”。
 
      小时候的农村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这样单纯、有序。
 
      高高的天上总有几团棉花云无忧无虑地飘浮着。常有一些认识或不认识的男人,面带诡异的神情,解下头巾罩在双方的手上摸索着什么(后来才知道,这是农人在进行着一种买卖方式),女人们穿着肥厚的棉裤、油腻的棉袖套,有聚有散地说笑着她们自己的故事。闲暇的冬天是听不完的故事。有邻村刚刚发生的事,有上辈人过去壮举的演义,有漫无边际的神话传说。让我着迷的总是天上的神、地下的鬼,还有能帮灵魂转世的黑山羊;直到现在我还不敢正视羊类那哀怨的眼神。那些“大仙”“善鬼”时常在我的梦里出现——记得我儿时画的第一幅画就是三只眼的“马王爷”。后来,许多凭空想象的作品,让我的师长们视为涂鸦而遭责备。
 
      许多年过去了,我成为通过严格学院造型训练的专业画家,反而常常为无从选择造型而苦恼。为此,我用了数年的时间思考和寻找我曾经失去的精神家园。
 
      时日还像童年一样自然轮回,天空时常还有数团棉花去飘过,当我无暇顾及远方故里人们的神色时,我发觉心里已经空空荡荡。是呀,我要从梦开始的地方寻起。阴阳风水、时令节气、农桑耕织、饮食男女、生死轮回。敏感的性格总是让我思索生命的神秘,秋天高原长长的投影总是让我浮想联翩。契力柯《一个秋天下午的迷》总让我无缘地感伤。凤凰涅槃是为了再生,回顾自己几十年的艺术之路,忙忙碌碌,寻寻觅觅,不就是为了那个秋的“贮备”,冬的“悠闲”吗?
 

相关热词搜索:心缘 王莹

上一篇:高等美术院校工笔画教学框架探讨——吴磊
下一篇:传统中国画笔墨在现实人物画创作中的运用和重构——王莹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