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材料的应用体会——吴磊
www.zg-xbwh.com   2015-12-13 20:30:42   浏览次数:

   金属材料在现代中国工笔重彩中的使用及体会
 
  近年来,中国画工笔重彩画在画材使用方面的探索以及效果是有目共睹的。绘画材料的不断丰富,绘画技法的不断更新提高,使得重彩画画面效果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与进步。营造出了丰富多彩、绚丽灿烂的画面效果。在国内许多有影响的美术大展上,工笔重彩画无论是参展还是获奖,都占据了很大的比例,成为各类画展上的一支不可忽视的新生力量。
 
  所谓的金属材料,就是包括金色、银色和金箔、银箔等金属材质的颜色在内的绘画材料。这些金属绘画材料原本属于中国传统的绘画材料,在中国美术史当中已经有很长的使用时间。但是在中国古代,这些金属色大部分用于古建筑装饰或者寺庙壁画绘制,而在传统的纸本绢本绘画和元代以后出现的文人水墨画当中则很少应用,仅仅在金碧山水中可以看到少量金银色的使用及效果,或者干脆将金银箔作为绘画板材或背景,借助其辉煌的色彩进行文人画或工笔画创作(例如清代任伯年的《群仙祝寿图》)。因为金属色的绚烂多彩以及富丽堂皇的效果,并不符合中国传统文人画要求的那种清淡恬静,无欲无为的精神追求,从而让很多古代文人画家不喜欢甚至厌恶使用色彩效果浓郁的金属色作画。
 
  清代画家石涛曾经讲过“笔墨当随时代”,被后人奉为改革创新的经典法则。个人认为,此处的“笔墨”二字,应该既包含笔墨技法和笔墨效果,同时也应该包含绘画材料的提升和变革。时代在不断进步,人们的审美观念也在不断产生变化。在传统中国画材领域,很多传统画材及使用方法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继承和发展,反而日本绘画在画材的使用和品种的创新上,远远的走在了我们的前面。以至于现在很多中国画家都误认为金属色、矿石色是日本绘画材料,而非中国传统的绘画材料。
 
  现代社会的审美需求是多元的,审美的角度也层出不穷。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现代生活节奏紧张、色彩多变,社会关系纷繁复杂却是现代生活的一个共性。为了使绘画题材和绘画效果跟上时代的步伐,借助在绘画材料中加入诸如金属色、矿石色等色彩浓郁、效果艳丽的绘画材料,从而更准确的表达现代生活带给创作者的心灵感受,则成为可供选择的变法之一。单纯的否认或是回避这个问题,仍然以简单的水墨描绘古代的情思,无论其技法如何丰富多变,无论其理论多么高超玄妙,都很难让观者对绘画作品产生心灵上的共鸣,都很难描绘出一幅有时代特色的、有时代感的现代绘画作品。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现在很多美术大展上,画面色彩浓郁艳丽的作品,画面技法纷繁复杂的作品越来越多的现象了。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独特的时代特色,能够在这个时代当中让自己的作品与观众产生共鸣,除了要在当代的审美体系中选择准确的审美角度,还必须要画面中加入符合时代精神的共性元素,这种共性元素包括思维上的,技法上的和材料上的。
 
  金属色当中的金色和金箔,色彩浓郁,物理特性稳定,一般不会受环境的影响而改变色彩原貌,所以在古代的各种壁画作品和建筑装饰当中被大量使用。而铜粉和铜箔,也包括一部分人造金云母,有时候会被用来代替金银色和金银箔,但是因铜粉铜箔的物理稳定性远不如金色和金箔,其色彩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温度、湿度变化的影响下产生一些变化。所以除非需要特殊效果需要,一般金粉和铜粉,金箔和铜箔是不能互相替代使用的,他们属于两种色彩有微妙差别的不同绘画材料。而银粉和银箔则属于物理特性很不稳定的金属颜色,很容易受到时间、温度、湿度的影响而变色,所以在绘画创作中运用并不是很广泛。在绘画创作当中,遇到需要类似颜色效果的情况,往往都是使用物理特性相对稳定的铝粉和铝箔作为替代品。在日本绘画创作过程中,银箔的替代品当中还包括白金箔,但是因其价格过于昂贵,国内少见使用。金属色当中以金银色为例,金粉呈现出的黄色和银粉呈现出的白色,并不是简单的等同于普通绘画色彩中的黄色和白色。金银色的色彩会受到环境色彩和光源影响而产生变化,环境光源的强度、光源本身的色彩、角度等等问题都会使金银色在效果上产生很多细微的变化,这是一般颜色所不具备的特性。这不仅仅丰富了绘画的画面色彩效果,还大大的增强了画面的可视性。使得绘画作品本身的艺术审美价值大大提升,增强了绘画本身的观赏性。运用此种材料的绘画作品,在印刷品和影像作品中,永远不可能达到原作带给观众的那种色彩审美享受和体味,而作品带给观众的视觉冲击和震撼,也只有当观众站在原作前时才能够体会得到。
 
  在实际绘画创作当中,金属色的运用可以达到其他色彩所不易达到的特殊效果。带给观众以巨大的视觉冲击力。例如在我的创作作品《画室》的创作过程当中,
 
  
 
  《画室》 160X120CM  皮纸、金属色、重彩。
 
  在底色和背景部分,我尝试使用了铜箔和铝箔。之所以将铜箔和铝箔交替使用,我设想的是利用铜箔色彩因氧化而产生的微妙变化,和铝箔色彩的统一稳定,交织出现代社会背景的复杂和微妙,表达对于画面主题的个人感受。在铜箔的使用过程中,我尝试使用胶矾水和少量的调和醋液对其进行腐蚀影响,使其在短时间内产生色彩上的变化,降低其金色的光亮度,缩短其变色的时间间隔,以免其色彩不好控制。虽然这种色彩的变化不可预期,并且很难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变化,但是因为还有后一步铝箔使用的调整和对比,所以并不担心因颜色变化的无法控制,造成画面不可收拾。在进一步使用铝箔的时候,利用底色当中的粗颗粒矿石色作为衬底,把铝箔用毛刷击打形成斑驳的色彩效果,以免银色的视觉冲击力过大而影响画面主题。同时,在最后一层铝箔之上覆盖了一层较为透明的植物色和墨,并且利用矿石色进行了进一步的色彩调整和处理。使得背景的色彩与画面主体人物的色彩既有区别,又不至于相互抵触。
 
  在这幅画的创作过程当中,除了箔之外,在画面大效果基本定型之后,我还尝试使用了部分金银色对画面进行局部的调整和修改,例如服饰部分和背景的局部效果,尽可能丰富画面当中金银色的绘画效果,使画面效果最大可能的接近自己的创作初衷。
 
  金属色在现代绘画创作当中的作用越来越受到众多画家的关注和支持,但是,单纯以颜色的属性对其进行评判是没有意义的,无论什么颜色,什么技法,只要能达到创作的目的要求就可以了,固守一成不变的思维意识,排斥新生事物的出现,对时代的发展和绘画技法的进步,无疑都会是一个巨大的阻碍。在当今的绘画创作领域,单纯从技法出发的“对”与“错”,对于艺术本身而言,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对于画家和画面来讲,在创作过程当中需要考虑的,其实只有“适合”或“不适合”这两个最基本的问题。
 

相关热词搜索:金属材料 吴磊

上一篇:我的“正月风”-范士轩
下一篇:试谈水彩画写生(《中国水彩》)——陈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