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篆书学习体会——顾翔
www.zg-xbwh.com   2015-01-06 14:03:13   浏览次数:

  博观约取 写吾心意
 
       顾翔
 
  我学习篆书主要以大篆为主,大概分三个时期。起初因为性格使然喜欢宾虹老人篆书,旁及散氏盘铭文、秦诏版。这一时期以战国古玺文字为形,运用宾虹老人笔墨技法来表现,也很幸运的在四届正书展和兰亭奖上有所收获。后来发现这类范式很难创作长篇内容,写了几年的楚简类风格,始终不得门径,没有找的自己的书写语言。最近这两年反思前期的得与失,广泛临读钟鼎铭文,想通过白盘等端庄静穆的书风来弥补一下自己篆书学习中的不足。这只是我篆书学习中的一个阶段,轻松放逸,古茂雄秀的风格一直常驻我心中。
 
  具有一定笔墨功夫的书家来说,篆书学习难在识篆与用篆。篆书的临摹不仅是对笔法的训练和字形的模仿,更重要的是对篆法的研究。不能比葫芦画瓢,徒有形式。写篆书必须研习“六书”及《说文解字》,明白字义以免写错。书写的篆书形体应该有可靠的根据,随便错写古文字的笔画,或者把“她” 、“们”这类后起字用偏旁拼凑法仿造成古文字形体,都是不妥当的。
 
  相同的铭文,不同的书家临摹与创作出的风格迥异,一是每个人都有对结字自己的理解与变化;二是不同的书法家注入个性因素,产生不同的笔法与线条,表现出不同的风格。说到金文的笔法都饶不开“铸”与“写”的转化问题。金文经过铸造,很多铭文笔意丧失过多,但大篆的用笔可以从简书、盟书等参照物中窥测。体味、揣摩上古三代先民“未知有法,而法在其中”的那一种空间姿态和自主而率真的书写。通过简帛书体,我们可以发现大篆用笔多圆笔;笔画多曲,线条质感丰富;线形复杂、随手万变。康有为说:“圆笔用绞”、“圆笔不绞则萎”。大篆的用笔无疑含有“绞”的成分,“绞”则必“转”,故邱振中先生名之为“绞转”笔法,以说明在行笔过程中要使用笔毫不同的侧面。齐国晏婴论音乐时曾讲到“……清浊、小大、短长、疾作、哀乐、刚、迟速、高下、出入、周疏以相济也。”这何尝不可以理解成是讲篆书的用笔呢?
 
  “欲求木之长,必固其根本;欲求水流远,源泉需博深”。学习篆书,只有从古人的技法宝库中含英咀华,加之当代审美提炼,方能锤炼出富有个性特色的艺术语言。
 

相关热词搜索:篆书 学习体会

上一篇:学篆琐语——仇高驰
下一篇:有关临帖中二度创作的思考——赵社英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