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堂随笔之一 学书感言
www.zg-xbwh.com   2015-03-10 11:45:01   浏览次数:

    陈扶军
 
  从少年算起,我学书法已经三十余年了。这期间,先后10多次举办个人书法作品展,作品多次获奖,并被中国美术馆、中国画研究院、军事博物馆等单位收藏。这么多年,自己主要从事书法创作,对书法理论研究不够,对走过的路也未进行总结,今天只能谈点零碎的感受,与大家交流,求得大家的帮助。
 
  (一)我的第一点感受是,干一行要爱一行,这个“爱”是很重要的。唯有“爱”,痴迷的爱,才有不竭的动力,才有奋斗的激情。
 
  我出生于陕西扶风,父亲是晚清的秀才,文章写得好,字也写得好。由于受家庭的影响,我从小就对写字产生了兴趣,父亲看我有点灵气,便教给一些写字的常识,并让我日练百字。15岁那年,新疆军区边防部队在我们县征兵,听说我的字写得好,便破格将我接到部队。到部队后,连队干部见我瘦小身子单,怕训练吃不消,就让我去做饭、喂猪。连队整天训练、执勤,没有练字的条件,我几天不写字手就发痒。没办法,我就把猪喂好后,端一盆水,在猪圈外的空地上,用树枝、秸杆蘸上水写写画画。一次,我帮炊事班杀鸡,无意间抓了一把拔下的鸡毛,蘸上水写了几个字,感觉不一样。于是,我把鸡毛收集起来,按长短、软硬做了五六种鸡毛笔。连里的同志见我这么痴情,特意给我买了几瓶墨,又把各个班看过的报纸收起来,让我练字。有了大家的支持,我写字的劲头更大了。为了报答连队干部的关怀,我除了养好猪,把连队黑板报、墙报的活儿都包了下来,连里的同志都很高兴。当兵几年,我省吃俭用,把津贴费尽可能地攒起来,买点纸墨。别人的牙膏常常一个月半个月就能用一瓶,我可以用两个月,实在挤不出来了,我还要用剪刀把牙膏剪开,刮着用,一点也不浪费。我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起步的。有人说热爱是最好的老师。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人的一生要成一件事,不可能顺顺当当。要战胜困难,最重要的是对你想办的事,有着始终不愈的爱。有了爱,就会苦中不知苦,难中不知难。
 
  (二)我的第二点感受是,书法艺术是综合性的艺术。字里有乾坤,书外有功夫。一个人的学识、见闻、情趣,也就是综合素质,决定着书作品位的高下。学书的过程,是多多求知,涵养自身的过程。在这方面,我坚持做到“三学”:
 
  一是向书法大家学。书法界的前辈,学识渊博,造诣深厚,向他们求教,想办法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可说是学习书法的一个捷径。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就用一个白床单,背上几年创作的50幅作品,来到书坛泰斗启功家。当时真是天不怕地不怕,谁都敢找。启功听说我来自西北,又是一个喜好书法的年轻人,欣然在家里接见了我。他放下手中正忙的活儿,把我的作品一一过目、品评,讲了许多书法创作的知识,谈了40多分钟。他老人家的指点,让我很受鼓舞。多年来,我以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先后拜访了舒同、沈鹏、李锋、玄贤、何俊霞、尹病石、欧阳中石、刘艺、夏湘军等一批名家。可以说,我的书法技艺的提高,与他们的指点有极大的关系。从与名家的接触中,我深感他们和蔼可亲,真是越有学问的人,越没架子,越平易近人。从他们身上,我不仅学到了书艺,更重要的是学到了怎样做人。
 
  二是向丰厚的历史学。为了追求艺术的真谛,我除了拜师临帖、刻苦练习外,利用出差、下部队的机会,饱览西北的高天厚土,人文景观。每到一地,我都悉心研究临摹残存在各个年代古物上的文字。大漠中出土的汉简彩陶,博物馆收藏的甲骨、钟鼎、砖铭,藏于丝绸古道的佛窟、庙宇中的佛教经典,以及残破的墓志碑石,都成了我探索的宝典。这些年,一些书法大家看了我的作品,评价说我的作品“可以明显地看出借鉴古人,学习经验”,“书法上的造诣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大西北丰厚的文化积淀的熏陶、感染”。可见,我在这方面的功夫没有白费。
 
  三是向书写内容学。书法作品,常常书写些古诗文。这些年,我坚持每写一幅作品,都对书写内容有一个比较透彻的了解,写好创作手记,不断增强自己的文学修养和文字表达能力。如书写刘禹锡的《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我读出了“本色”二字。在创作手记中,我写道:“野草野花,自然本色。寻常百姓,人生本色。王侯将相无种,芸芸众生有根。”坚持这样边读边写,边写边读,不仅增长了知识,还提高了作品的表现力。我感到,练习书法的过程,也是提高自身学识修养的过程。只要用心,可以一举两得,在书艺上有提高,在学识上有长进。
 
  (三)我的第三点感受是,学书是学做人。书法是人格的外化。写字就是写思想、写素质、写修养。一个人只有在提高学识的同时,加强自身的品格修养,才能不断攀登艺术的高峰。这些年,自己在学书的同时,产生了一些感悟,觉得对警示自己,激励自己很有好处。这里,我列举几条,求教于大家:
 
  一、“回首中国书法史,真正成‘家’的有几人?自称为‘家’不难,真正成家不易。书者得有这份清醒。别尽想着‘家’,要紧的是埋头耕耘。”我常以这句话鞭策自己,耐住寂寞,打牢基础。一个人要想干点事、干成事,不能不与寂寞为伍。人世间最不能免俗的是名利二字,最有害的也在于名利二字。远离热闹,远离浮躁,才能有所作为。
 
  二、“好的书法作品,如山之峰,塔之尖,斧之刃,都是厚积而薄发的结果。”我认为,苏轼提出的“厚积而薄发”,揭示了历代名家大师的成功之道。薄发,不是不写不练,而是埋下头来苦写苦练。薄发之“薄”,是建立在苦学苦练的厚积基础之上的。换句话说,就是轻易不出手,出手的东西是经过反复揣摩的,是烂熟于心的,是非写不可的。有这样的追求,作品才能记得住,留得下。
 
  三、“写字,像古人不难,有个性不难,难的是‘无一笔无来历,无一笔属他人’。”我理解,创新,是在掌握前人精华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特色。文化文化,贵在一个化字。也就是说,把吃进去的东西,经过思考、理解、把握,又吐出来,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推陈出新,实质上是知陈而出新。不懂“陈”,出新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与胡来无异。
 
  四、“学无止境,艺无止境。一天天满足着,只能是一天天堕落着。”有人讲,书法艺术是一部人生和艺术的综合性“巨著”,它没有页码,没有尽头,是几代人、几十代人都钻研不透的“无底洞”。我赞成这句话。有个故事,说一个徒弟以为自己学够了,可以出师了,去向师傅道别。师傅让他装了一大碗石子来,问:“满了吗?”徒弟答:“满了!”师傅抓来一把沙,掺入碗中,没有溢出来,问:“满了吗?”“满了!”徒弟答。师傅又抓起一把石灰,掺入碗中,问:“满了吗?”徒弟又答:“满了!”师傅又倒了一盅水下去,仍然没有溢出来……这师徒二人的问答耐人寻味。书法艺术没有满足的时候,没有到头的时候。我们就是用一生的精力,苦学苦练,也不知道能不能在历史上留下一幅字?
 
  (四)最后,我想说说学习书法的几个技术性问题:
 
  一是别把书法看得过于神秘。有人把书法吹得神乎其神,似乎一般人掌握不了,这其实是对书法不了解。启功先生就反对把书法神秘化。他说,“有些人把书法说得过分神秘,什么晋法,唐法,什么神品、逸品,以及许多奇怪的比喻”,弄得人云里雾里。在人才学上,有一个观点是人人都可以成才。把这一观点用在书法艺术上,也可以说人人都可以成为书法家。书法作为一种书写的艺术,有规律可寻。只要用功,善于琢磨,就能掌握。当然,书法和其他艺术一样,入门容易学精难。书法学到一定的程度,要有所创新,形成风格,是不容易的。
 
  二是要下刻苦研习的工夫。有人说,书法是写出来。这个“写”,有几个方面的涵义:一则要有决心,干一件事就要成一件事,不三心二意,今天学这个,明天学那个,到头来一事无成;二则要有恒心,下几年甚至几十年临池的工夫,不投机取巧,不一曝十寒;三则要有苦心,也就是说要善于思考,边写边读边想,不断总结,不断提高。学习书法,不只是动手,还要动脑,用心琢磨古人、高人的一笔一划。带上脑袋苦练,才能练出名堂。
 
  三是要选好贴、用好帖。《孙子兵法》中讲:“取法其上,得其中;取法其中,得其下;取法其下,得其下下。”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书法。在选帖上,不可盲目,不可随意,要注意选一流的、大家的作品。选好帖后,要用功读帖,揣摩其整体布局、结构特点、用笔方法,并反复临写,做到心领神会,得其真谛。还要注意一点,就是不要随意换帖,今天学颜,明天学柳,东一榔头西一棒棰,什么都学不到手。
 
  四是要写出感情来。“书为心画”。书法作品是作者真情的表露。我常想藏克家纪念鲁迅的那首诗:“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用字是多么的普通,然而,这普普通通的字,因为有饱满的情感,使其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书法作品,也只有倾注感情,一笔一划才有生命力。读岳飞的“还我河山”,我们不难感受作者那澎湃的爱国激情。因此,我主张写字就是写思想,写情感。面对要写的东西,一定要深刻领会,心中有感悟,笔下才出神。
 
  五是不要为求异而求异。有人对求异、创新有不正确的理解,功夫不到家,一味地求变、求新,写出的东西东倒西歪,以为很美。书法是美书,绝不是丑书。“宁丑毋媚”,是针对媚俗而言的,丝毫没有丑比美好的意思。还有我们平常所说的“拙”,也不是丑。拙,是水到渠成之美,是炉火纯青之功。为拙而拙,只能暴露浅薄和空虚。学习书法,还是要下老老实实的功夫,追求功到自然成。
 

相关热词搜索:柳叶 感言 随笔

上一篇:柳叶堂随笔之十一 越写,我越有点怕……
下一篇:军旅边疆行诗联16首——陈联合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