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月楼学书札记——顾翔
www.zg-xbwh.com   2015-04-09 20:44:20   浏览次数:

 
  余性喜闲适,心慕“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写意生活。往往在寂静的深夜,一杯清茶、数本闲书和着悠悠的音乐,任思绪徜徉。偶有可心三两句,便捉笔抄录,以备他日找个合适形式书写,我的很多作品都是这样诞生的。

  “欲求木之长,必固其根本;欲求水流远,源泉需博深”。临帖是书家终生的日课,是学习书法的捷径。经典是永恒的,永远都有重新阐释的空间。直到晚年,王铎仍然有计划地一天临帖,一天创作,从不放松临习古帖,但这时他对传统的精神和审美观念的理解已“由技进乎道”,临帖已进入一个新的境界。

  临摹能够使我们的书写习惯更加接近王羲之、颜真卿等伟大的书法天才们的书写习惯;能够使古人的气息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使我们的时代气息与古典艺术精神不断进行对话、激荡与共鸣。如果我们能读出传统经典中的现代审美元素,并应用于自己的创作之中,就能大大提高我们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一直以来喜欢使用狼毫笔,虽然得心应手,线条凌厉富有弹性,但总觉得作品中少了一种绵劲。最近一段时间尝试使用羊毫笔来临习、创作篆书、草书作品,线条比狼毫多了许多含蓄与韵味。不同的书体我们一定要选择合适的书写工具,不敢想象,给王羲之一枝长锋羊毫,他写出来的是什么样的《兰亭序》。

  工稳的篆书特别是铁线篆,墨色的变化是有限的,而写意的篆书则不同,大可像行草书那样,蘸一次墨写多个字,这样使墨有了韵律美。宾虹老人“以书入画,以画入书”,把水墨画中的用墨法用在他的金文书法中,浑厚华滋,生辣古拙顿生。我在篆书用墨方面,对之多有借鉴。当然,并非所有的作品都强调墨色的丰富变化,这取决于作品的风格。
 
  “晋尙韵、唐尙法、宋尙意”,我们这个时代的风格是什么?我想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多元的时代,是无法用一个字来概括的。既有大气磅礴的正大气象书风,也有清新、雅适的风格,这种风格给予人们一种精神上的调节与放松。每一次展览前后,很多人都在沸沸扬扬地讨论书坛的流行趋势,我们对此完全不关注不行,但沉溺于此也不好,书法学习的核心应是对古典的继承与挖掘,如果一味迎合,让展览牵着鼻子走,我以为不可取。
 
  历史上每一个成功的书法家,其作品都是具有鲜明个性的。书法风格的形成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漫长的过程,它与学书者的艺术天资和勤学苦练有关,也与人的成长历程和发展轨迹有关。有个性不一定有风格,有风格不一定被认可,很多人把自己的书写习惯误以为风格个性。风格如何建立?通过读书、临帖积累和通过生活体验而悟是可能的,当然,这需要才华,需要时间,需要静下心来。
 
  古来印之大家,或先以扎实的传统打基础,继之百向叩壁,自成面目;或先立面目,后加之丰厚。绝大多数的篆刻大家属前者,属后者虽有,但稀若凤毛麟角。其实,面目先出,虽可喜,也不必太自恃,有面目不等于就有了艺事必备的真、善、美。要呕心沥血,要花百倍的气力去充实,花千般的血汗去完善。
 
  “夫欲书先须凝神静思,怀抱萧散,陶性写情,预想字形偃仰平直,然后书之。若迫于事,拘于时,屈于势,虽钟、王不能佳也。”(宋曹《书法约言》)创作是把在临帖过程中所掌握的技巧与自己的个性相结合,让情感、笔法、墨色、个性尽情宣泄在宣纸上。创作不是临帖,创作也不是信手而为的张扬,创作是一个将临帖过程中形成的科学的、正确的笔法与书家自己固有个性中的优美特质进行有机融合的书写过程。
 
  掌握笔法技巧固然是必要的,但不能仅止于此。学习书法的过程,正如酿酒,五谷杂粮只有在自然状态下经过足够的时间发酵,才能酿造出真正的美酒!书法与文化,相辅相成,相伴终生。文化的提升不是短期可以奏效的,通过学习能增强我们的学识、修养,提高我们的品位。正如苏东坡所说:“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
 

相关热词搜索:书札 楼学 顾翔

上一篇:《军旅边疆行》活动诗联创作求教
下一篇:哲学的雕塑——王文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