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法观——仇高驰
www.zg-xbwh.com   2015-04-12 09:41:02   浏览次数:


 
  书法,是一门非常艰深的艺术。自己写了那么多年的字,总感到越写越难,过去写不好,但感觉很好,现在这种感觉似乎越来越难以捕捉。
 
  有人说,书法创作是靠灵感而不是凭技法,这我相信。还有人说,书法首先是文化的,其次才是艺术的,这我还相信。宏观地说,任何一门艺术的技法,都只能是基础,是切入点。书法也不例外,问题是如果尚不具备这个基础,尚没有找到这个切入点,便奢谈灵感,追求“无意于佳乃佳”,怕是异想天开了。不可否认,要达到书法艺术的高境界,的确不是仅靠技法能够奏效的。因为这首先要具备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滋养,还必须有深刻的人性的内涵。但这离开了纯熟的技法同样也是难以奏效的。所以重视技法的锤炼,绝不意味着低级,相反,如果连驾驭毛笔的基本能力都不具备,纵然有美妙的想法也是徒然的。所谓若不经意,挥洒自如,那是一种技巧极为熟练以后的放松,看似不经意,但一笔一画都落到好处。大凡在书法史上的不朽之作,无一不具备超人的技法和完善的审美内涵,两者不可缺一。没有高难度的技法作为支撑,什么艺术风格的追求,感情的表达以及意境的营造,那将是一句空话。
 
  
 
  目前有句很时尚的提法,叫做书法家要学者化。对此我曾思考了很久,但至今仍然似懂非懂。如果将此理解为书法家在重视技术层面的同时,要加强自身的文化修养,则不仅是应该的,而且是必须的。因为,一个书法家成就的高低,最终取决于其文化素养的高低。这是由书法艺术的文化品位,或文化意义大于其它艺术门类决定的。一个胸无点墨的人是断然写不出具有“书卷味”的作品来的。如果说书法家要学者化是要求书法家向学者靠拢,或者是去做学者,那就勉为其难了。书法家平时所进行的书法创作是一种艺术行为,讲究的是放松和随意,而学者所从事的学术研究,要求的是缜密严谨。二者在一定程度上是互相制约、互相抵消的。它们的思维方式不同,很难把两者共存一体。因此,作为一个书法家,其创作水平的高低,绝不会与其学术水平的高低成正比。历史如此,将来也会是这样。
 

 

相关热词搜索:书法 仇高驰

上一篇:哲学的雕塑——王文杰
下一篇:书法态度——赵社英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