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联合书艺感言
www.zg-xbwh.com   2015-04-12 09:41:51   浏览次数:


 
  文墨双修特指对诗文和书法两门艺术喜爱且肯于钻研,力求通晓其规律并兼而能之,兼而化之。具体说来,那就是既能写好书法又能做诗撰联,或者说既通晓诗词、联律,又能有上乘的笔墨传载。所以,在一定意义上说,文墨双修是一种文化融合的积极状态;是大爱深情的释怀;是书法文化赖以传承的必然要求。是书法家的责任和目标追求,也是“大书法”理念下的应有之义。
 
  作为书法家既要解决“技法”怎么写的同时,还需认真对待的是写什么?“创作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相统一、人民喜闻乐见的优秀文艺作品”。既是对艺术家的客观要求,也是对艺术家学养素质的综合检验。
 
  一  坚持文墨双修方能实现文化的化合升华,历代优秀书法家崇尚“书以载道”是我们的楷模。
 
  “文化”不仅仅是指知识的拥有多少,而是对这些知识的化合、提炼。“以文化诗”、“以文化人”、“以诗化心”等,都是从不同侧面对其产生的良好作用而言的。诗联文句和书法都属文化范畴中的分支,是相对独立的学科,他们互为载体、相互映衬、相得益彰。两者的最佳结合就是求得化合和升华,从而达到新的艺术效果。人们在创作、欣赏的同时,可实现两者的审美效益最大化。
 
  历代先贤书家崇尚“书以载道”。他们能书善文,为人们所熟知的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文稿》、苏轼《黄州寒食帖》等经典法帖无一不是书家的自作文章。文墨俱佳,相映生辉。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财富。毛泽东主席《沁园春·雪》无论从思想气魄还是墨迹诗韵都不知打动了多少人,可谓是让天下人心悦诚服。
 
  可见,古往今来,真正优秀的书法作品,其文辞内容也必然是精神文明的文学精品,并且多是与自己的经历情感联系在一起。对此,我赞成当代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切时如需,书以载道,以文焕彩”的倡导。
 
  启功先生曾说过:“我曾认为书法不能脱离文辞而独立存在,既使只写一个字,那一个字也必有它的意义。例如一个‘喜’字或一个‘福’字,都代表人们的愿望。而纸上写的‘佛’字,贴在墙上,就有人向它膜拜。所拜并非笔法墨法,而是这个字所代表的意义。所以我曾认为书法是文辞以致诗文的‘载体’。近来有人设想把书法从文辞中脱离出来而独立存在,这应该怎么办,我真是百思不得其法。”先贤的追问可谓给我们以启示和思考。
 
  二 坚持文墨双修方能创作出喜闻乐见的文化艺术形式,实现情感释怀。
 
  人们之间的礼仪交往,在一定意义上说,精神上的需求感受超过纯物质上的感受需求。而满足这种需求应是有讲究、有文化、有品味、有意义的人文关怀。优秀的书法作品应是人文关怀的最佳体现。换句话说,它应是华夏文化精髓和时代精神的承载,是凝炼准确的立意,厚意深情的传递,和润典雅的气息。也是华夏共性的审美需求。是书法家应千方百计、努力去架构打造和表达的。
 
  书法作品同任何文化艺术品一样若让人喜闻乐见,考虑到接受对象的身份特点尤为必要。比如,我应邀为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上将撰嵌名联,我想,自己作为军队的后来人,怎样表达对人民的功臣和军队高级将领的敬仰之情,抒发这种官兵之爱?立意表达力求准确深情。于是,我如对至尊,写就了“浩然正气浮日月,恬淡襟怀寄田园”这副作品。老首长看到后非常高兴,当天专门为我写了一封信,并将他的两本书籍题好扉页,又亲自写好信封,次日寄到了我的手中。这封信是这样写得:“联合同志,您好!近日海军丁一平副司令在百忙中抽暇看我,并送来您为我作的嵌名联大作,寓意之深,笔法之劲,令我敬佩,给我这个八十老翁注入了新的活力,特信致谢,望再接再厉,勇攀高峰……!”老首长身居高位心系百姓田园和军营官兵,这不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吗?看到这封信的人会顿生感慨,老首长谦和可亲,人格魅力令人钦敬,与此同时,也会感到一副联墨作品能让一位共和国的高级军事将领为之动情,并高兴地与作者交流。又怎不让一位书家倍受感动和鼓舞呢?!
 
  书家经常会应邀题贺,如何设身处地、提炼升华所表达的内容?讲究而不将就,应是我们所遵循的。去年金秋,一位朋友请我为她题个堂号,针对这位朋友虔诚礼佛的崇尚追求和乐善好施的为人处事态度,在我脑海瞬间反应呈现出“觉照”二字,一个人不仅有良好的觉悟更重要的是还能关照到他人。于是,征得朋友同意,为其题写了“觉照堂”匾额。其他朋友看后也很认同。诸多的实例表明,书法的文字内容和笔墨,一旦准确的表达了书者的情感和立意无疑会赢得读者的欣慰,自己也自然分享在其中。所以说,文墨相宜的艺术形式是让人喜闻乐见的,而书法家只有坚持文墨双修方能创作出喜闻乐见的文化艺术形式,实现情感的最佳释怀。  
 
  三  坚持文墨双修是大爱与责任的释然,需要付出心智和汗水。
 
  好的书法作品应是情景交融,内容与形式相得益彰。而要达到这样较好的艺术效果,最需要的是应有大爱真情,有了爱就会产生动力,就会自觉地去担当,去付出。爱的情感是艺术的甘泉,缘于此便使艺术更充满了感染力。我们要撰写诗联书法,需要花去比常人更多的时间和心血,需要的就是把对祖国、对生活和大自然的热爱转化到具体的物象之中,去吟颂讴歌。
 
  书法艺术本身需要文化的滋养而完善,而书法艺术的表现同样也需要文化的支撑而焕彩。只有如此,书者所书写内容才不会是司空见惯的“年年白日依山尽,岁岁黄河入海流”。这里并非有反对抄写古诗文的意思。再者,上乘的诗文缺乏精到书法去表现那也是非常遗憾的事。毋庸置疑,文墨双修当是我们的目标和追求。我们应勤于实践,加强研究,提高品位。
 
  文墨双修为的是文墨合璧,文墨合璧是抒其情,言其志的最好表达,是一种释怀;文墨合璧体现的是一种大爱,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热爱祖国、热爱党和人民军队、热爱亲友,热爱人世间真善美的一切事物;文墨合璧体现的是一种责任,诗人、楹联家、书法家是先进文化的传递者,需要的是大爱深情; 文墨合璧是书法家的出发点,是艺术综合能力的体现;文墨合璧可谓是一个文化战略性、实践性的终生课题。
 
  为此,自己曾撰联愿与同道共勉“联天地事,崇真向善弘道义;合古今情,弄墨吟文酌芳尊”。“戎装浩气亲笔墨;义道琴心写本真”。撰书斋“积厚阁”、“和润轩”联“积学崇真弘道义,厚诚向善赋春秋”。“和璧隋珠朗润,润文落墨清和”。
 
   
 
  四  坚持文墨双修方能不负时代,贵在结合实际积极为之。
 
  文墨双修不是简单的口号,是一种自我激励下的自觉行动。在当今我国正处于最好的历史发展机遇期,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期待着艺术家的热诚投入,更期待艺术家的精彩展现。作为书法家能够以翰墨记录时代,既是书家的光荣和福分也是书家的责任与担当。书法家平时润墨挥毫,或参加活动应邀题贺时,是敷衍应景,还是认真创作表达一份祝福和希望?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还是文思如泉游刃有余?实际表明,不仅取决于书家的情感态度更依赖于书家的学养境界。这种情感与学养的相生相随便是书家的“诗性人格”,正如著名美学家朱光潜先生所说的“诗性人格”乃是书法艺术主体最重要的艺术人格。这种“诗性人格”或审美心胸是以书家深厚的文学修养为基础的。所以,一位真正的书家应是以一颗虔诚的诗心去汲取学养、体味人生、关照万物,并勤于为文润墨,进而创作出既有书法家自己个性又有时代气息的优秀作品。
 
  “诗联隽永吟天地,明心载道;笔墨空灵入画图,妙韵传情。”这是我在中国楹联学会成立20周年举办的自撰楹联展上创作的一副楹联书法。我认为,诗词楹联与书法艺术是华夏民族的瑰宝,诗词联语意境独到,起承转合,歌颂时代万物。感悟人生,祝福师友亲朋,含蓄凝练,意味深长。彼此结合则是互为载体,珠联璧合。诗联隽永如珠玉朗润,笔墨纯正,方圆相济,行气贯通,虚实相应,使之韵胜空灵,此可谓书家至美至善至乐至功也。
 
  用翰墨讴歌时代,是我们的幸福和光荣。文墨双修的实践表明,两者的结合魅力永恒。与之相应的是对于诗词楹联与书法本身的艺术规律研究也当是永无止境。两者的结合,是个常说常新的话题。“笔墨当随时代”,艺术在为时代服务中而发展。艺术家不管是自觉还是不自觉总会在作品里得以反映其时代的面貌。潜修以放飞才思,饱润而翰墨清华,书以载道,以文焕彩。方能尽情传递心中的真善美,进而服务时代,不负时代。
 
   
 
   
 
  文墨双修与文化自觉(摘要)
 
  —— 陈联合书艺感言
 
  文墨双修特指对诗文和书法两门艺术,喜爱且肯于钻研,力求通晓其规律并兼而能之,兼而化之。具体说来,那就是既能写好书法又能做诗撰联,或者说既通晓诗词、联律,又能有上乘的笔墨传载。所以,在一定意义上说,文墨双修是一种文化融合的积极状态;是大爱深情的释怀;是文化人的责任;是目标追求。
 
  作为书法家既要解决“技法”怎么写的同时,还需认真对待的是写什么? “创作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相统一、人民喜闻乐见的优秀文艺作品”。既是对艺术家的客观要求,也是对艺术家的检验。
 
  一、坚持文墨双修方能实现文化的化合升华,历代优秀书法家崇尚“书以载道”是我们的楷模。
 
  “文化”不仅仅是指知识的拥有多少,而是对这些知识的化合,提炼。“以文化诗”、“以文化人”、“以诗化心”等,都是从不同侧面对其产生的良好作用而言的。诗联文句和书法都属文化范畴中的分支,是相对独立的学科,他们互为载体、相互映衬、相得益彰。两者的最佳结合就是求得化合和升华,从而达到新的艺术效果。人们在创作、欣赏的同时,可实现两者的审美效益最大化。
 
  历代先贤书家崇尚“书以载道”。他们能书善文,为人们所熟知的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文稿》、苏轼《黄州寒食帖》等经典法帖无一不是书家的自作文章。文墨俱佳,相映生辉。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财富。毛泽东主席《沁园春、雪》无论从思想气魄还是墨迹诗韵都不知打动了多少人,可谓是让天下人心悦诚服。
 
  可见,古往今来,真正优秀的书法作品,其文辞内容也必然是精神文明的文学精品,并且多是与自己的经历情感联系在一起。对此,我赞成当代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切时如需,书以载道,以文焕彩”的倡导。
 
  启功先生曾说过:“我曾认为书法不能脱离文辞而独立存在,既使只写一个字,那一个字也必有它的意义。例如一个‘喜’字或一个‘福’字,都代表人们的愿望。而纸上写的‘佛’字,贴在墙上,就有人向它膜拜。所拜并非笔法墨法,而是这个字所代表的意义。所以我曾认为书法是文辞以致诗文的‘载体’。近来有人设想把书法从文辞中脱离出来而独立存在,这应该怎么办,我真是百思不得其法。”先贤的追问可谓给我们以启示和思考。
 
  二、坚持文墨双修方能创作出喜闻乐见的文化艺术形式,实现情感释怀。
 
  人们之间的礼仪交往,在一定意义上说,精神上的需求感受超过纯物质上的感受需求。而满足这种需求应是有讲究、有文化、有品味、有意义的。换句话说,应该是我们千方百计、努力去架构打造和表达的。比如,我应邀为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上将撰嵌名联,我想,作为军队的后来人,怎样表达对人民的功臣和军队高级将领的敬仰之情,抒发这种官兵之爱。立意表达力求准确深邃。于是,写就了“浩然正气浮日月,恬淡襟怀寄田园”这副作品。老首长看到后非常高兴,当天专门为我写了一封信,并将他的两本书籍题好扉页,又亲自写好信封,次日寄到了我的手中。这封信是这样写得:联合同志,您好!近日海军丁一平副司令在百忙中抽暇看我,并送来您为我作的嵌名联大作,寓意之深,笔法之劲,令我敬佩,给我这个八十老翁注入了新的活力,特信致谢,望再接再厉,勇攀高峰……!”老首长身居高位心系百姓田园,这不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吗?看到这封信的人会顿生感慨,老首长谦和可亲,人格魅力令人钦敬,与此同时,也会感到一副联墨作品能让一位共和国的高级军事将领为之动情,并高兴地与作者互动,藉此足以表明,文墨结合的艺术形式是让人喜闻乐见的。
 
  平时,在一些笔会场合,在参观活动中或主体性书法创作等,往往会遇到邀请题写书作,在较短的时空,作为书法家,写什么?怎么写?这种即兴性创作,是对书法家综合学养素质的考验。因此,只有坚持文墨双修方能创作出喜闻乐见的文化艺术形式,实现情感的最佳释怀。
 
  三、坚持文墨双修,是大爱与责任的释然,需要付出心智和汗水。
 
  好的书法作品应是情景交融,内容与形式相得益彰。而要达到这样较好的艺术效果,最需要的是应有大爱真情,有了爱就会产生动力,就会自觉地去担当,去付出。爱的情感是艺术的甘泉,缘于此便使艺术更充满了感染力。我们要撰写诗联书法,需要的就是把对祖国、对生活和大自然的热爱转化到具体的物象之中,去吟颂讴歌。
 
  书法艺术本身需要文化的滋养而完善,而书法艺术的表现同样也需要文化的支撑而焕彩。只有如此,书者所书写内容才不会是司空见惯的“年年白日依山尽,岁岁黄河入海流”。这里并非有反对抄写古诗文的意思。再者,上乘的诗文缺乏精到书法去表现那也是非常遗憾的事。毋庸置疑,文墨双修当是我们的目标和追求。我们应勤于实践,加强研究,提高品位。
 
  文墨双修为的是文墨合璧,文墨合璧是抒其情,言其志的最好表达,是一种释怀;文墨合璧体现的是一种大爱,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热爱祖国、热爱党和人民军队、热爱亲友,热爱人世间真善美的一切事物;文墨合璧体现的是一种责任,诗人、楹联家、书法家是先进文化的传递者,需要的是大爱深情; 文墨合璧是书法家的出发点,是艺术综合能力的体现;文墨合璧可谓是一个文化战略性、实践性的终生课题。
 
  为此,自己曾撰联愿与同道共勉“联天地事,崇真向善弘道义;合古今情,弄墨吟文酌芳尊”。“戎装浩气亲笔墨;义道琴心写本真”。撰书斋【积厚阁】、【和润轩】联“积学崇真弘道义,厚诚向善赋春秋”。“和璧隋珠朗润,润文落墨清和”。
 
  四、坚持文墨双修,方能不负时代,贵在结合实际积极为之。
 
  文墨双修不是口号,是一种自我激励下的自觉行动。在当今我国正处于最好的历史发展机遇期,能够以此记录时代,平时,会经常遇到一些活动的题贺邀请等,怎样去表达一份祝福和希望,需要的就是努力践行,针对性的思考,力求文墨合璧,书以载道,以文焕彩。
 
  “诗联隽永吟天地,明心载道;笔墨空灵入画图,妙韵传情。”这是我在中国楹联学会成立20周年举办的自撰楹联展上创作的一副楹联书法。我认为,诗词楹联与书法艺术是华夏民族的瑰宝,诗词联语意境独到,起承转合,歌颂时代万物。感悟人生,祝福师友亲朋,含蓄凝练,意味深长。彼此结合则是互为载体,珠联璧合。诗联隽永如珠玉朗润,笔墨纯正,方圆相济,行气贯通,虚实相应,使之韵胜空灵,此可谓书家至美至善至乐至功也。
 
  用翰墨讴歌时代,是我们的幸福和光荣。文墨双修的实践表明,两者的结合魅力永恒。与之相应的是对于诗词楹联与书法本身的艺术规律研究也当是永无止境。两者的结合,是个常说常新的话题。“笔墨当随时代”,艺术在为时代服务中而发展。艺术家不管是自觉还是不自觉总会在作品里得以反映其时代的面貌。潜修以放飞才思,饱润而翰墨清华,书以载道,以文焕彩。方能尽情传递心中的真善美,进而服务时代,不负时代。
 

相关热词搜索:书艺 感言

上一篇:书法态度——赵社英
下一篇:把握正脉——王文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