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柳氏家族女性书法文化管窥——常 春
www.zg-xbwh.com   2015-12-13 20:14:46   浏览次数:

  女性书法,自古有之,女性书家,亦不在少数,仅清人厉鹗《玉台书史》就收历代闺阁之工书者凡二百一十三人。
 
  这些善书女性在社会上享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基础,较之社会底层的劳动女性,她们属于衣食无忧的有闲阶层。因此,她们大多因其祖、其父、其夫、其兄等的原因,自幼秉承家训,读书习字。这其中既得他人的熏陶,也渐渐成为她们个人兴趣之所在。但综览古代女性书法文化的长河,像河东柳氏家族这样一门之中有众多女性善书、工书的集中记载却是极为罕见,因此,笔者遍检古籍,搜寻资料,辑为一文。
 
  一、河东柳氏家族简述
 
  河东柳氏是一个典型的官宦世家。柳宗元在《送澥序》说:“人咸言吾宗宜硕大,有积德焉。在高宗时,并居尚书省二十二人。”[1]在历史上,柳宗元七世祖庆,在后魏朝为尚书左仆射,封平齐公。六世祖旦,在周为中书侍郎,封济阴公。在北朝时,柳氏是著名的门阀士族,柳、薛、裴被并称为“河东三著姓”。入隋后,柳宗元五世祖楷,为济、房、兰、廊四州刺史。在唐朝,柳宗元高伯祖奭,为唐中书令。自奭以上,柳氏凡四世皆为宰相。自柳奭以下,柳宗元高祖柳子夏,为唐朝徐州长史。曾高祖柳从裕,为沧州清池令。祖柳镇,为太常博士。柳镇为“唐宋八大家”柳宗元之父。[2]然而,唐高宗永徽二年(公元651年) 柳奭为宰相期间因事得罪了武则天,后被杀,并没收家产。自此,河东柳氏家族开始走上了下坡路。 虽然后来家道衰落,但柳宗元的父亲和柳宗元本人也都曾官居六品。[3]
 
  二、女性书家杨夫人
 
  柳宗元位列“唐宋八大家”之一,文采禀赋自不必说,而他的妻子杨夫人也是一位女才子。
 
  柳宗元的妻子杨夫人,弘农人,杨凝之女。[4]据《书史会要》记载,“杨夫人,柳柳州宗元室,善翰墨。”[5]《书苑菁华》记前人答柳柳州诗三首形容其工书善墨[6]:其一:日日临池弄小雏,远思写论付官奴。柳家新样元和脚,且尽姜牙歛手徒。其二:小儿弄笔不能嗔,浣壁书窗且赏勤。闻彼梦熊犹未兆,女中谁是卫夫人。其三:昔日傭工记姓名,远劳辛苦写西京。近来渐有临池兴,为报元常欲抗衡。
 
  杨夫人是典型的宦门女子,她的父亲杨凝,字懋功,曾任山南东道掌书记、尚书司封员外郎、宣武军节度判官、亳州刺史、兵部郎中等职。[7]杨夫人又不是一般的宦门女子,她的父亲杨凝,为唐代宗大历十三年(778)戊午科状元,她的大伯杨凭,为唐代宗大历年九年(774)甲寅科状元,她的叔叔杨凌亦中进士。兄弟三人中两人中状元,一人中进士,这在中国古代科举制度中恐怕是绝无仅有的。因此,这三兄弟在当时号称“三杨”。[8]杨夫人成长在这样一个充满浓郁文化氛围的家庭中,其善翰墨,工文章便是自然而然的事了,倘若当时允许女性参加科举考试,杨夫人也许也能中举也未可知。只可惜这位才女杨夫人的书作、文章现在都已无从考证了。
 
  杨凝兄弟与柳宗元父亲柳镇及柳宗元本人一生都十分友善,关系很近,杨凝也很喜欢少有文才的柳宗元,所以双方家父订了娃娃亲。柳宗元在《亡妻弘农杨氏志》里说∶“恭惟先府君重崇友道,于郎中最深。髫稚好言,始于善谑。虽间在他国,终无异辞。凡十有三岁,而二姓克合,奉初言也。”[9]柳宗元也曾为岳父写过《送杨凝郎中使还汴宋诗后序》、《为李京兆祭杨凝郎中文》等文。及杨凝去世后,作《唐故兵部郎中杨君墓碣》,又奉杨凭之命作《杨评事文集后序》,称其文章可继陈子昂之后。
 
  杨夫人不仅善翰墨,有文采,而且是一位贤妻良母。据《亡妻弘农杨氏志》记载,杨夫人三岁丧母,自小“小心敬顺,居宠益畏,终始无骄盈之色”,待嫁到柳家,柳家人都很喜欢她,“崔氏、裴氏姊(按:指柳宗元的两位姐姐)视之如兄弟。故二族之好,异于他门。”又“事太夫人(按:指柳宗元的母亲),备敬养之道,敦睦夫党,致肃雍之美。”以至于柳宗元的母亲曾高兴的说∶“自吾得新妇,增一孝女。”[10]然而,杨夫人一直被足疾所困扰,婚后未能生育,而足疾日重,二十三岁就病亡了。柳宗元与杨夫人感情甚篤,柳宗元赞杨氏“柔顺淑茂”,“端明惠和”,“生知孝爱之本”,对于妻子的死,他始终难以忘怀,哀痛不亦,发誓要“之死同穴”。[11]
 
  对于书法,柳宗元本人也颇为留意,我们现在虽无法考证其书作,但他留下了《永字八法颂》,曰:“侧不愧卧,勒常患平。努过直而力败,趯宜峻而势生。策仰收而暗揭,掠左出而锋轻。啄仓皇而疾罨,磔(走歷)趞以开撐。”[12] “永字八法”是古代书家以“永”字为例练习楷书笔画的八种运笔技法。“永”字有八笔,按各自的笔势以八字概括为侧、勒、努、趯、策、掠、啄、磔。这八笔是楷书基本笔划,每笔各有特色,又互相呼应,一气呵成。如果能写好“永”字,楷书就算达到了相当水平。《永字八法颂》是柳宗元书法实践经验的总结和提炼,是对这八种笔法提出了自己的理解和要求。另外,韩愈在《柳子厚墓志铭》中说:“子厚少精敏,无不通达”。[13]崔群在《祭柳州刘员外文》中称赞柳宗元:“总六艺之要妙,践九流之治切。”[14]这里的“无不通达”和“六艺”自然也包括书法艺术在内。因此,史料中虽未留存对柳宗元书法水平的任何记载,但从他对笔法的细心研习,加之友人对他的评价来看,有可能是其书名为文名所掩盖。
 
  三、女性书家崔氏柳夫人
 
  在河东柳氏家族里,除了杨夫人以外,还有三位重要的女性成员,她们是柳宗元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外甥女。柳宗元的母亲卢氏生有二女一子,柳宗元最幼。两个女儿分别许配给山东崔氏、河东裴氏。柳宗元大姐嫁给崔简,二姐嫁给裴瑾。这两人都是大姓人家,崔简是唐初宰相崔仁师之后, 裴瑾是玄宗朝宰相裴光庭后裔。
 
  柳夫人,唐代河东人,柳宗元伯姊,崔简妻。柳宗元在《亡姊崔氏夫人墓志盖石文》中称她“善隶书,为雅琴,以自娱乐,隐而不耀。”[15]唐代楷书盛行,善书者亦众,然能善隶书者寡,而女性善隶书者更是少之又少。虽然我们今天无法一睹柳夫人隶书的风采,但这也正应了她的本意,只为闲暇时自娱,并不为在人前炫耀之用。
 
  她的丈夫崔简,字子敬,博陵人。崔氏一族早在汉代就是博陵望族,崔简为贞元五年进士,曾任山南西道节度掌书记、刑部员外郎、连州刺史、永州刺史等职。在《故永州刺史流配驩州崔君权厝志》中,柳宗元称赞崔简:“崔氏世嗣文章,君又益工。博知古今事,给数敏辩……鲵为祖,曅为父。世文儒,积弥厚。”[16]可见,崔简和他的家族世代以文立命,博学厚积。崔简去世后,柳宗元分别作了《故永州刺史流配驩州崔君权厝志》、《祭姊夫崔使君简文》、《又祭崔简旅榇归上都文》三篇文章表示纪念。这位柳夫人非常不幸,不仅她本人早早辞世,而且元和七年,她的两个儿子崔处道和崔守讷在奉父丧北归时,不幸同时溺水而亡。[17]柳宗元有《祭崔氏外甥文》。
 
  四、女性书家崔媛
 
  柳夫人和崔简还有一个女儿崔媛。柳宗元记载:“(崔媛)三岁知让,五岁知戒,七岁能女事。善笔札,读书通古今,其暇则鸣絃桐讽诗骚以为娱……以叔舅命(按:叔舅指柳宗元),归于薛。”[18]可见,崔媛不仅继承了母亲柳夫人的文化素养,“读书通古今”,也继承了母亲的笔墨艺术,但她所善并非柳夫人的隶书,而是笔札。
 
  母亲早亡,父亲崔简死后,柳宗元独自支撑起外甥女的教养之责。他特别喜欢这个外甥女,说她:“德良才全。”[19]又说:“凡我诸甥,惟尔为首……惠明贞淑,仁爱孝友,女德之全,素风斯守,播于族属,芬馨自久。恭惟伯姊,道茂行高,上承下训,克敬能劳。”[20]能得到大文学家柳宗元的亲自教导和肯定,崔媛一定是位德才兼备的女才子。
 
  长大后,崔媛从柳宗元之命嫁于薛巽。薛巽为大理司直薛仲卿之子,任河北行营粮料使判官、连州量移、朗州员外司户等职,柳宗元曾作《送薛判官量移序》。然而天妒英才,元和十二年,因为家庭变故和早年得病,三十一岁的崔媛病逝,柳宗元作《朗州员外司户薛君妻崔氏墓志》和《祭崔氏外甥女文》祭之。
 
  五、父亲柳镇与母亲卢氏
 
  柳氏家族不仅培养出了一代文豪柳宗元,还接连出现了柳夫人、杨夫人、崔媛这样的女才子,其家庭教育、熏染的作用不容小视。
 
  河东柳氏乃大姓宗族,入唐后,柳家与李氏皇族关系密切,仅高宗一朝,柳家同时官居尚书省的就达二十多人。永徽年间,柳家屡受武则天的打击迫害,到柳宗元出生时,其家族已衰落,柳宗元的曾祖、祖父只做到县令一类的小官,父亲柳镇曾做过太常博士、侍御史等,也大多是一些军旅和府县地位不高的职位。然而柳镇为人刚正不阿、不畏权暴,加之能诗善文,在当时有很高的声望和影响。据记载,柳镇“得诗之群,书之政,易之直、方、大,春秋之惩劝,以植于内而文于外,垂声当时。”[21]毫无疑问,柳镇的这些品格、学识都对其家庭成员有着直接的影响。
 
  母亲卢氏,出身于范阳大户人家。柳宗元记载:“(卢氏)七岁通毛诗及刘氏列女传,斟酌而行,不坠其旨。”柳宗元的父亲曾说:“吾所读旧史及诸子书,夫人闻而尽知之无遗者。”柳宗元四岁的时候,父亲在外,他和两个姐姐与母亲生活在京城西田庐中,“家无书,太夫人教古赋十四首,皆讽传之。以诗礼图史及翦制缕结授诸女,及长,皆为明妇。”[22]可见,卢氏不仅自己精熟诗书,还教授柳宗元和他的两个姐姐学习诗书学问。母亲的早期教育,使得柳宗元姐弟对文学艺术产生了强烈的兴趣,这一兴趣一直陪伴着他们。可以说,母亲卢氏是柳宗元姐弟的启蒙老师。
 
  六、余论
 
  柳宗元还有一位长他两岁的二姐裴夫人。父亲柳镇和母亲卢氏非常喜欢这个二女儿,据柳宗元记载:“先君与太夫人恩遇尤厚,故夫人(按:指裴夫人)侍侧,无威怒之教焉。”[23]柳宗元在《亡姊崔氏夫人墓志盖石文》中说她“如夫人(按:指其姊崔氏)之懿。”[24]可见,裴夫人继承了大姐的文化教养,也是一个极具中华传统美德的女性。
 
  史料中没有对裴夫人文学、艺术方面才艺的记载,而是更多地记载了她短暂的一生。裴夫人,绛州裴墐妻,贞元十六年三月十三日终于光德里,死时仅三十岁。生子三人,次子崔六,裴夫人去世后50天夭折。幼子崔七,柳氏去世前8个月夭折。只有长子崔五,身体还算健壮。[25]
 
  裴夫人的丈夫裴墐,字封叔,河东闻喜人,贞元三年进士及第,历任崇文馆校书朗、京兆府参军、太常主簿殿中侍御史、金州刺史等职。他既是柳宗元的二姐夫,也是一位挚友。柳、薛、裴共称河东三著姓,裴、柳两家又有世家之好,因此,柳宗元和裴墐及他的兄弟们交谊甚深,柳宗元曾作《裴墐〈崇丰二陵集礼〉后序》、《唐故万年令裴府君墓碣》、《祭万年裴令文》等文。
 
  裴氏家族十分显赫,裴墐高祖裴行俭,唐高宗时为礼部尚书,曾祖裴光庭,玄宗朝为侍中,宰相之职,祖父裴棋,累官起居郎、祠部员外郎,父亲裴儆,官至大理卿,生兄弟四人,裴坚、裴墐、裴埴、裴埙,裴墐排行老二。兄弟四人俱以文学显于世,柳宗元在《祭万年裴令文》中记载:“君之仲季,茂于文术,游艺相从,操觚散帙。”[26]说明裴墐兄弟四人皆擅长文艺,并且经常在一起作文游艺。虽然在历史文献中找不到对柳宗元二姐文学艺术方面的任何记载,但她生长在娘家、夫家这样两个具有浓厚文化氛围的家庭中,大姐柳夫人、弟妹杨夫人、侄女崔媛又皆工书法,善文章,想来裴夫人的笔墨文章功夫自不会差。只可惜,这几位杰出的宦门女才子皆过早辞世,未能长寿。
 
  在中国古代社会,女性无论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的地位都远远低于男性,古代文献对她们聪明才智、文艺天赋等的记述往往是零星的、散见的,但就在这样的只言片语中,我们看到了这些被压迫在宗法社会之下的女性,利用有限的教育资源,发挥着她们一切值得讴歌的天分和能力,在日常的伦理生活中苦心营造出她们的精神空间,这是一片给予她们意义、安慰和尊严的空间。
 
  注释:
 
  [1](唐)柳宗元:《送澥序》,《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六百三十五页。
 
  [2](唐)柳宗元:《先侍御史府君神道表》,《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二百九十三、二百九十四页。《新唐书》卷七三上《宰相世系表》亦作此记载。
 
  [3](唐)柳宗元:《与杨京兆凭书》,《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七百九十页。
 
  [4]一说杨凭女,今从凝之说。
 
  [5](明)陶宗仪:《书史会要》,上海书店出版社,一九八四年版,第一百九十四、四百五十、四百五十一页。
 
  [6](宋)陈思:《书苑菁华》,北京图书馆出版社,二零零三年版,第六百六十页。
 
  [7]据《新唐书》记载:“凝字懋功,由协律郎三迁侍御史,为司封员外郎,坐釐正嫡媵封邑,为权幸所忌,徙吏部,稍迁右司郎中。宣武董晋表为判官,亳州刺史缺,晋以凝行州事。增垦田,決汙堰,筑堤防,水患讫息。时孟叔度横纵挠军治,而凝亦荒湎,晋卒,乱作。凝走还京师,阖门三年。拜兵部郎中,以痼疾卒。”《新唐书·列传第八十五》,中华书局,一九七五年版,第四千九百七十一页。
 
  [8]“杨凭字虚受,一字嗣仁,虢州弘农人。少孤,其母训道有方。长善文辞,与弟凝、凌皆有名,大历中,踵擢进士第,时号“三杨”。《新唐书·列传第八十五》,中华书局,一九七五年版,第四千九百七十、四千九百七十一页。
 
  [9](唐)柳宗元:《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三百三十九页。
 
  [10](唐)柳宗元:《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三百三十九页。
 
  [11](唐)柳宗元:《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三百四十页。
 
  [12](唐)柳宗元:《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一千四百页。
 
  [13](唐)柳宗元:《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一千四百三十四页。
 
  [14](唐)柳宗元:《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一千四百四十二页。
 
  [15](唐)柳宗元:《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三百三十五页。
 
  [16](唐)柳宗元:《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二百三十二页。
 
  [17](唐)柳宗元:《亡姊崔氏夫人墓志盖石文》,《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三百三十五页。
 
  [18](唐)柳宗元:《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三百四十六页。
 
  [19](唐)柳宗元:《朗州员外司户薛君妻崔氏墓志》,《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三百四十七页。
 
  [20](唐)柳宗元:《祭崔氏外甥女文》,《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一千一百零七页。
 
  [21](唐)柳宗元:《先侍御史府君神道表》,《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二百九十四页。
 
  [22](唐)柳宗元:《先太夫人河东县太君归祔志》,《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三百二十六页。
 
  [23](唐)柳宗元:《亡姊前京兆府参军裴君夫人墓志》,《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三百三十六页。
 
  [24](唐)柳宗元:《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三百三十五页。
 
  [25](唐)柳宗元:《亡姊前京兆府参军裴君夫人墓志》,《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三百三十六、三百三十七页。
 
  [26](唐)柳宗元:《柳宗元集》,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第一千零六十九页。
 
  作者单位: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
 
  基金项目:2009年度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项目“中国古代女性书法文化史”项目编号:09CF084

 

相关热词搜索:河东 柳氏 书法

上一篇:以古人为师,见天下之智——傅绍尉
下一篇:秋子兰州大学讲稿——《临帖 悟帖 出帖》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