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是最好的修心方式之一
www.zg-xbwh.com   2015-11-14 14:54:41   浏览次数:

         王嘉(批评家)

不分男女,漂亮是一张永恒的通行证。如果再加上天生爱笑,人生的运气不会很差。也正是这个原因,底板缺乏优势的时尚年轻人,总要或多或少地把时间和精力花费在梳妆打扮方面。好像在这个俗称“看脸”的时代,如果没有各种化妆品、美容院、补水面膜还有偶尔冒出几句思密达,就不足以抵抗内心深处的空虚。尤其是“人丑就要多读书”、“人丑就要多劳动”之类的调侃遭到质疑之后,对容貌缺乏信心的读者们情何以堪?

不要紧,人丑可以写书法。即便不以做书法家为目的,在修习书法的过程中收获乐趣,总比在美容院门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回踱步更加让人感到踏实。更何况古人早就指出“相由心生”,每天心里七上八下貌似蓬草横生,反馈到脸上也无外乎光影陆离,给原本平凡的容貌平添了更多的乱象。惟其如此,治标先治本,从内心深处培植富有喜感的优秀细胞,在书法世界里寻求更多的精神营养,也是一条指向幸福的有效途径。

有一位医生朋友最近开始进阶书法,原因是“以前开处方‘鬼画桃符’,现在用电脑很少写字了”,反而想捡回书法这个早年的梦想。她直接了当地对我说,“写书法首先得静下心来,去除浮躁之气,这就是俺想学习书法的目的了。”正如传统医道主张疏通、宣泄,在书法领域里,之所以千百年来粉丝众多,原因之一也许由于书法确实具有宣泄情绪的作用。古人所谓“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无论你的心情如何,一旦进入旁若无人的书法境界,在窜蹦跳跃、闪展腾挪的轻重提按之间,原有的情绪都将逐渐被淡化,取而代之的是物我两忘的惬意。不管是《兰亭序》的魏晋风度,还是《祭侄稿》的家国情怀。不管是《黄州寒食诗》的文人格调,还是米芾的“风樯阵马”、王铎的“八面出锋”,一旦全部身心融入书法,生活中的小事儿、破事儿,尽皆抛之脑后。

顾恺之的名画《女史箴图》有题跋写道:“人咸知修其容,莫知饰其性”,谈的是古往今来芸芸众生的一种泛象。可以修心的方式五花八门,书法无疑是最好的方式之一。古人修习书法颇为讲究,乃至有“五好”之说。正所谓笔好、墨好、纸好、天气好,还有一项是心情好。事实上,有过书法经验的读者都很难说清楚,究竟是因为心情好而带来了好作品,或者是因为沉浸在书法作品中而带来了好心情?貌似书法具有天然的亲和力,书写的过程最终就是“心手双畅”的欢喜结局。

当然,书法最让人感到诱惑的还有其裨于长寿的功效。相对于青春的容颜俏丽,长寿的美好愿望往往更为强烈。人生于世,无外乎福、禄、寿三个字,书法家的长寿故事和书法的修心作用,对于广大的书法爱好者具有样板价值。五官容颜只是人生的小话题,追求长寿的人生大美,在更为广袤的时空里营造丰富的精神内涵,远比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哪个更好看诸如此类更能深入人心。从书法中获得的气质、心态和情怀等方面的收获,与其说是让人找到了自我,毋宁说从根本上给人带来源源不断的精神活力。生活中拥有一份自信而充实的感受,远比整天为容貌的美丑而纠结更有意义。

正如古人所谓“诗可以群”,书法也是从古至今的人际交往通道。据说古人初次见面,往往示人以书法。书法互相喜爱者,继续交往的概率就很高。书如其人,在当今还被灌输了更多内容。比如书法家的星座,据说有一点灵验。赵孟頫是摩羯座,宋徽宗是水瓶座,智永是双鱼座,柳公权是白羊座,苏轼是金牛座,董其昌是双子座,王献之是巨蟹座,颜真卿是狮子座,欧阳询是处女座,王羲之是天秤座,米芾是天蝎座,怀素是射手座,各自的性格与书风对应,为茶余饭后提供更多的谈资。笔者看来,尽管书法家们容貌不一,但就整体而言,喜欢书法的人,即便不是美男,也丑不到哪里去。

相关热词搜索:书法 方式 最好

上一篇:李志东书法展将在广州开幕
下一篇:甘肃省阿拉伯文书法家协会成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