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文题跋
www.zg-xbwh.com   2015-01-17 11:57:14   浏览次数:

仇远、陈彦博 宋人寒鸦图题跋(局部) 纸本 辽宁省博物馆藏

 

我们现在所见到的诗文题跋,最早是宋人之笔。这种较长的诗文题跋的内容,除了鉴定是非真假的评价以及艺术优美的赞语以外,有的是描写一些绘画中的故事或景色等。其书写部位,大都不写在那件东西的本身,而写在手卷的尾纸、隔水,轴则写在裱边,册则写在副页。只有清高宗弘历才在古书画本身上乱题,真是谬妄之极。
 

[宋]蔡京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题跋 绢本 1113年 故宫博物院藏

 

在同时人的作品上题诗文等等,大概是汉代的图象赞演变而来,到北宋时渐渐盛行。如苏轼、黄庭坚、米芾等人,往往为他们的朋友的作品题跋。当时他们虽不是为后世鉴定真伪而书,但到后代却成了极可靠的鉴定依据。同时人题跋诗文,有的写在书画本身上,也有写在其他地方。例如宋李公麟《五马图》(无款印)本身和后面尾纸都有黄庭坚的题字;他们之间的友谊和黄的善鉴,我们早已知道了的,所以黄庭坚的题字,等于李公麟自书名款一样,甚至比李氏本款还要有用些,因为黄字我们见得比较多,胸中有“样板”,而李字倒是见得极少,心中无数。类似这样的例子,还有苏轼《古木怪石图》卷(无款印),后接纸上有刘良佐诗跋,苏画就是为刘作的,再接纸上有米芾和刘诗,在本身与二诗的衔接处,都有南宋王厚之的骑缝印。米芾与王厚之都以善鉴知名,米氏又和苏轼有交往,苏画虽只见此一卷,但是因为有那些题跋,米芾字真迹流传较多,加以刘、米跋与苏轼画的关连,又有王厚之的骑缝印勾锁,说明此二跋不是后配,所以更确信苏画为真迹无疑。
 

[明]谢时臣 王蒙太白山图题跋 纸本 1541年 辽宁省博物馆藏

 

又如元陈琳《溪袅图》轴(无款印),本身有赵孟頫题字(还有趟氏补画一些花石沙坡),陈是赵的弟子;又黄公望《丹崖玉树图》轴(无款印),本身有张翥等同时人诗题,赵、张的保证当然都是信得过的。又如高克恭大轴《云横秀岑图》、《春山晴雨图》(二画都无款印),《云横》一图上有邓文原、李衍二题,《春山》一图上有李衍一题。邓、李都是高克恭的朋友,并且又都是鉴赏家,所以我们也能完全相信他们题的二画都是高氏真迹无疑。以上这些例子,最能说明题跋也可以证明一件绘画本身确是真迹,几乎同作者自具名款和所钤印记有同等的作用。一般的经验证明,凡是题跋确实可信,不伪,不是后配后添,跋者与作者又有密切关系,并且又是善鉴的人,确定画的作者可以大致不误。
 

[清]梅清 鸣弦泉图题跋 纸本 安徽省博物馆藏

 

题跋内容很广,除了鉴考古书画的真伪是非以外,同时代人的题跋还有涉及与作者的关系,对研究作者的生平用处很大。
 

元代以前人对相似本与摹本,在跋语中往往不大区分,有时明知是摹本,但题语也和题真迹一样加以赞赏。例如,宋初人摹唐阎立本《步辇图》、宋人摹北宋刘敞书《秋水篇》,本都有显然是摹本的证据,但前者某些北宋人的题跋,后者某些宋、元人的题跋,并没有提到摹本二字。摹本亦称副本,因为它可以保留真迹面貌,以广流传,为真本之副,所以前人同真迹一样地重视它。我们见到那样的题语时,要仔细推敲,以免误会。其实题跋者倒并非有心骗人,亦不全是糊涂不辨,这是当时的习尚如此。
 

[清]弘历 徐禹功雪中梅竹图题跋 纸本 1747年 辽宁省博物馆藏

 

有些前后或双页相对、书画并重的“合璧”卷册,本来不应当与题跋合论的,现在为了减少过细的分门别类起见,把它附在这里谈谈。例如宋人无款印《青山白云图》纨扇一页,对幅高宗趟构后吴氏书诗二句,书法极像赵构,用小“坤卦”印。这是一把纨扇的两面,尺寸和绢的质地完全一样。画仿李成、郭熙一派,艺术水平不低。据书传记载,那时(绍兴年间)仿李、郭山水的名手有杨士贤、张浃、顾亮、张著、胡舜臣等人,未知此页是否就是五人中的某一位所作。因为南宋帝、后题画,我所见的多少本(以有画家落款的为据),不论在对幅或本身上,都是题当时的院画,如高宗题李唐、马和之,宁宗题马远,杨后题马远、马麟,理宗题马麟等,从没有宁宗、杨后、理宗题绍兴、淳熙朝院画的。除了高宗偶见有题唐以上画卷以外,更没有见到宁宗以下诸人题晋唐五代古画的。以此类推,因此那些无款画,完全可以从对题或本身题字上来断代,而且是比较准确的。《青山白云图》自然不会例外。尽管他们大都不书明为何人所作,有的我们仍旧可以排比推断,得到梗概。

——《中国书画》2011年杂志


相关热词搜索:题跋 诗文

上一篇:在当下,谈论“作家的历史与历史中的作家”
下一篇:闲章不闲念“敦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