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曹保平:编剧这一行续香火,任重而道远
www.zg-xbwh.com   2015-01-19 13:37:00   浏览次数:

  “现在的生源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能把四大名著看齐了的都少!”老曹苦笑着说。
 
  但看过他的《狗十三》,大抵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招不上来有料的学生——那些读杂书破万卷扯闲篇如有神的歪才怪才偏才奇才们,十有八九都已经被淹没在了高考的危潭里,而考进来的“好学生”们,某种程度上,已经在应试教育的熏陶下,把独立思考看成了畏途。
 
  编剧都不会想事儿了,还有比这个更可怕的吗?!
 
  给这一行续上香火,曹保平和他的同事们任重道远。
 
  Q:这几年有一个现象,不少编剧纷纷转行做了导演,你觉得在当下的大环境下,编剧转做导演的优势和劣势各在哪里?
 
  曹:我觉得谈不上优劣势,编剧和导演虽说是两个行当,但其实可以是一回事。对于一个好的导演而言,对剧本的把控能力应该是首要必须解决的,可能是因为咱们的特殊情况,之前很多导演对于剧本的把控能力有欠缺,才导致这个本来不应该成其为问题的问题浮出水面。因为作为一个导演,前提就是对剧本的构造有把握的能力。只是每个人的性格有区别,有的人可能可以写很好的剧本,但是对做导演这件事没有兴趣,或者是由于个人性格的问题,更喜欢做编剧,而如果一个人同时具备两种能力,那他就比较适合做导演。而反过来,我认为不成立,如果对于剧本的把握和控制有欠缺,那么这个人就不适合做导演。这应该是人的问题,而不是两种职业的问题,所以我认为这两个职业应该是合为一体的。
 
  Q:有没有可能是因为现在市场对好剧本呈现一种极度渴求的态势,所以就有很多公司愿意帮助在沟通上有欠缺的好编剧,把他们捧成新导演?
 
  曹:有这个可能,但我觉得这其实也是权宜之策,因为某种层面上说,作为一个导演,一些必要的素质是必不可少的,包括思维方式、团队的掌控能力、沟通能力。一个导演在文字上的构思能力和实施过程中的能力,确实是两回事儿。如果两种能力同时都兼备那当然好,但问题是现在有一些导演,并没有编剧的能力,而另一方面,确实也不是所有的编剧都能做一个好的导演。就是因为整个产业的不健全,才导致了出现这样的现象,大伙都觉着你能把一个剧本写好了,就恨不得赶快把你按住,给你投钱让你拍片子。但其实从长远来看,这未必是件好事。我认为,只有内功外功都具备,才能算真的好。不然的话就会导致我们现在这种状况——很多作品看起来不太像电影,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只是把一个影像给记录了下来,根本谈不上用电影语言去书写。电影语言是很复杂的,有光的问题,有调度的的问题,有节奏的问题。而现在我们很多电影不是一种语言,而是一种记录,我觉得这个还是有区别的。
 
  Q:就你而言,有没有觉得在现在这样一个对好剧本渴求的时代中,创作、沟通、融资等相对会更便利一些?
 
  曹:这个我不敢断言,可能因为不太清楚别人的状况吧。对于我而言,一直不太难找到投资,因为我的故事的讲述方法,一定是以贴近类型化的方式,而呈现出来的东西肯定也不会是拒绝商业诉求的。我的每一个项目都是这样。我觉得最顺畅的方法是:你有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在里面,但同时这个表达背后又能够有它的商业诉求,在这种情况下,投资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是另外一种情况,只有纯粹的类型和商业诉求,但个人的表达几乎没有,这样的东西当然不会缺,每年都有几个这样的项目来找我,但我不会去拍,我觉得那种项目让人提不起精神。但要是完完全全个人表达的东西,那么就肯定还会存在投资的困难。基本上就是这样的状况,好在现在这条中间路线是我自己想走的,而不是谁逼我。所以我对这种环境还算适应。对我来说,投资环境没有发生过什么太大的变化。至于对于别人,我不太了解,实在是不敢说。
 
  Q:所有人都在说现在终于到了剧本为王的时代,你觉得呢?
 
  曹:我觉得大家好像都乐观了,这些嚷着“剧本为王”的人,不客气的讲,可能还真没几个能真正看懂剧本的。我觉得还是利益为王,虽然这个“利益”大部分时候,老被算计错,老有人饼卷手指头——咬自己的肉,但归根结底利益为王的现实是没法改变的,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他们还是趋利的,他们要看胜算有多少,所以才会产生这么多奇形怪状的“电影”。但确实人家投资人还是有道理的,因为电影本身就是一种商品,不过这种商品有一种特殊的属性,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把这个属性给搞混乱了,然后就导致什么东西都能放到这个篮子里。有些时候看起来会有例外,但他的主题还是符合电影本身的属性的,比如《爸爸去哪》就是典型的例外,不代表这样的东西不能做,但我也不认为这样的东西就是电影的主体,说将来都变成这样,我觉得那也不可能,大多数情况下,电影还是有它自身的属性,剧本为王四个字肯定是真理。但现在很多的投资方其实对剧本没有判断,他认为的那些“为王”的故事,其实是烂故事。他们大多数的判断依据是类型,但类型片对于现在中国市场而言,根本还什么都没搞明白。因为我们就没有类型片的历史,也没有类型片成功的例子。但是就资方来说,他们还是在以这个来判断,判断这是一个什么类型的片子,喜剧还是爱情,然后依据这个来决定他投资的方向。前段时间有很多监制来找我,有的戏都已经快开拍了,但是我都推掉了,因为我看那故事是在是太烂了。它确实是像某种类型,但是实在是太烂了。可能这样的作品现在大量的有,但成功的几率一定很小。
 
  Q:关于《爸爸去哪儿》,有人认为它不是打败了电影,而是打败了烂片。因为它至少三观是正的,满足了大部分人的情感诉求。但就是情感走向要正面这种很基本的属性,可能我们的电影都很难提供给观众。我们只注重搭配类型元素、电影明星、最可怕的是,还不会有人觉得这样有问题。
 
  曹:所以其实类型想要做好、做成熟,其实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就比如这几年好几部成功、大卖的片子在广泛意义上都属于类型片,但真正说做到多么棒的,其实也没有。都只是刚刚做到了合格,但就这样,对我们而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这条路其实挺漫长的。就前一阵子火那个韩剧《来自星星的你》,我看身边这么多人看,我也找来看了一点,其实就是很庸俗很类型化的东西,一点新意都没有,但就是每一个环节都做到了最好,所以人家就卖了。所以我觉得永远都是这样,你能在一定的类型里面,把每一个指标都做到恰好,就是成功的基础。好莱坞其实就是一直在相对的类型基础上做不同的变化,但是人家是做革命性的变化,某个类型到了一定基础以后,他们就会进行一些类型的拼合,或者是在观念或方法上做改变,这样就永远都会有新的类型出现。而现在香港电影我觉得就有点没救了,太缺乏变化。现在大量的香港电影在大陆拍摄,但基本上都是重复,再重复十几年前香港电影成功的类型和方法。一方面,因为他们是进入大陆的市场,拍大陆的故事,毕竟文化是有差异的,那个味道始终拍不像。另一方面,在形式上也缺乏根本性的变化。所以像前段时间的《扫毒》、《寒战》……等一批片子,票房都不错,但我觉得拿去和十几年前成功的那一批港片相比,根本没什么起色,甚至反而会让人觉得倒退了不少。
 
  Q:简单地讲,就是比以前花了更多的钱,但质量还是停留在以前。
 
  曹:嗯,一点变化都没有,这其实挺可怕的。
 

相关热词搜索:曹保平 香火 编剧

上一篇:《满仓进城》编剧聂欣:一个成熟的编剧,要有根植于内心的修养
下一篇:五伦、五常、四维、八德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