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象尽意,创写皇天后土之大美 ——徐卫国的山水画
www.zg-xbwh.com   2016-06-10 09:47:32   浏览次数:

 
  贾德江
 
  中国山水画是意象之艺术。所谓“象”指画中所表现的景象、境象,有“象由境生”之说,包括山石树木、云泉建筑等山水构件的造型、丘壑布置、构图经营以及设色等等;“象”是原发的直接针对自然景观的审美,多源自于游历、体验、写生与理想,体现山水“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艺术魅力。所谓“意”总是要寓于客体物象之中,有“意出象外”之论,即把人对自然美的直观欣赏上升为精神的释放、寄托或投射,因此可以“畅游”、“摄情”、“夺人”,大大提高了山水画审美的层次和价值。“意”除了和“象”一样源自自然美的体验和感悟之外,还更多地源自心境意绪,需要灵感乍现,所以古人论画还有“意从心出”一说。即指“象”经过画家“意”的心性改造,自出禅机,变成艺术家个性鲜明之“象”;画从于心,为心所统辖,心物相契,意象统一,立象以尽意,达到妙不可言之境界。这是一幅优秀作品的标记,也是所有成功的山水大家的践行之道。
 
  从上述理论出发,观青年画家徐卫国的山水便直觉地感受到,他正是潜心于中国山水画立象尽意的实践者和探索者。他的“象”是通过描绘黄土高原的北方山水迈开了突破性的一步,别开了一种地域性的山水新画风。黄土高原的魅力使他着迷,好像鬼使神差地使他一次次走进黄土高原而不知疲倦。面对黄土高原的穷天极地,客观世界无不具有精神生命的闪动是他实境的感受。秃秃的塬顶、横断的立土、盘亘的山路、坎坷的沟壑、矮小的植被、隐露的窑洞、稀疏的林木,使他惊奇地发现,这片被世人视为荒寒和苦难的土地并不缺少美。它们奇异的交错与组合,它们身上的隆起与塌陷,呈现出的粗犷与质朴、孤野与苍茫,是那样的深沉和厚重,是那样的永恒与崇高,无不显现出原生态的野朴与灵性,具有突出的精神品格和个性,更具有强大的内在张力和深邃的文化底蕴。他的“意”,渗透在黄土高原的高坡、沟壑、秃塬、山路、窑洞、疏林的“立象”之中,以静谧而苍茫的境界,向着空间的深处和历史的久远拓展,引导你走进皇天后土的想象与哲学的思考,突现的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那种坚忍、顽强、宽厚的精神品格。画家把他对黄土地的挚爱之情融于笔墨之中,化为作品的灵魂,把高原的性情、宇宙的精神与自己主观世界、人格气度通过笔墨融为一体,让服务于结构造型的笔墨语言深化为个性化和精神性的载体,由此而生成的沉雄、大气、厚重、凝练、苍凉、神奇的画风,是以平实和朴素为特点,是建立在黄土高原这一特定的地域化审美语境中的。
 
  庄子云:“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故朴素是一种大美,是一种不表现之美、不张扬之美,不骛外在之华美,是一种含而不露、出乎本质天性之美。徐卫国正是以这种“朴素”的大美,诉说着黄土塬上一道道沟一道道坎的平凡和沧桑,诉说着内心的激情与感动。他画《古塬厚土》目极八荒的博大,他画《绿塬人家》春意盎然的生机,他画《生生不息垅上春》岁月待发的气象,他画《雪塬初晴》冰凝大地的复苏,他画《秋气嶙峋》积健为雄的质朴……写不完黄土高原的奇观,画不尽黄土高原的壮景,徐卫国许多在全国美展中荣获奖项的作品,无不得助于黄土高原这片荒凉与繁茂、贫穷与富庶、神奇与朴拙共存的土地。正是由于这块皇天后土的独特内涵和慷慨赐予,引领徐卫国形成了“致广大,尽精微”的笔调,标识出属于自己的山水创造。
 
  徐卫国山水的笔调可称为“密体”写实山水,与写意的“疏体”山水相较,呈现出精工细腻的审美面貌。徐卫国所以选择“密体”一路走来,一是源于心仪已久的北派山水创始人荆、关及范宽、李成的笔法;二是他所面对的北方山水给他的真切感受;三是他不尚浮华、力求笃实的性格所致,使他逐渐培养成扎实、稳健的画风。他告诉我,当他一次次走进黄土高原,一次次打动他的是那群峦绵延、万壑奔涌的气势,是那山石体面的奇异交错与组合,是那春来一片新绿、夏日一片草莽、秋天一片寒凉、冬季一片雪塬的景色,他无法“逸笔草草”、“粗服乱头”而“野战无序”,他觉得只有实实在在地描绘,在写实中参酌写意方能妙得对象的神韵气质,才能把自己的“意”通过“象”的依托表现出来。这是客观自然的需要,是出自主观情感的需要。
 
  在他的山水画中,以精勾细染、密皴细点为主要画法,尤以强调书法笔意而又劲健有力的线条为骨,使他的作品抱骨藏筋而别立宇宙,与当前“黄宾虹热”、“李可染热”的大同小异的流行画风拉开了距离,呈现了一己家数。其中堂奥是密里有情,密里有韵,密里点线交织,密里气象峥嵘。他的每幅作品所必需的笔墨元素都是齐备的,有线有面,有点有皴,有擦有染,有浓有淡,有燥有润,有疏有密,有虚有实,尤其是西法的光影、明暗、透视等了无痕迹地融进他的笔墨之中,使画面密而不塞、繁而不杂,层次有序,直呈大自然的本原世界,增强了画面的空间感、立体感、质量感。他似乎不强调惊人之笔,也不特别强调逼人之势,却注重整体的和谐和由此生发出来的一个自然天成的审美空间。其空间意味,无一不是人情、人格、人性的化身,不仅使传统山水的笔墨语言在新的语境下焕出光彩,还富有情思,充溢着诗意。
 
  读徐卫国的每幅作品,我总不免惊诧其行笔之沉、之苍、之雄,其运墨之清、之润、之厚,其造境之真、之趣、之深。那遒劲有力的笔线,那节制有度的墨色,那清逸淡雅的色彩,那流动的云烟汇聚成充满生气的山景,在互相对峙、纠缠、透叠、顾盼、呼应、衔接的气象中复归于平和、隽永、含蓄,于荒率自然中透露出宁静淡泊之势,并不断幻化出无数幽远灵妙、意趣盎然的艺术境界。
 
  作为21世纪崛起的山水画家,徐卫国涉足山水画的时间并不长,他成熟的程度让人吃惊。不知是他导师程振国、张复兴的指导有方,还是他的天赋过人、用功至深,抑或是两者都有。这里有传承,也有创新,这里有真诚,也有才情,更值得一提的是,他并不满足已取得的成绩,对于山水画的探索,他又开始了新的征程。
 
  看他的《峡江一路望春山》《江山如此多娇》《水秀秋山图》《江山揽胜图》《春山胜景图》《太行高秋》等横幅大作又是另一番景象。他的“象”已从黄土高原的北方山水,向更为广阔的地域拓展,他的“意”也在为祖国山河立传的宏大目标中展示如画江山的大景观、大气魄,融进时代的精神。看他的《秋山观瀑图》《泉居图》《渔父图》《秋水长亭外》《青崖漱泉图》《窗含半壁泉》《夏山过雨图》等作品,画家已由密体山水转向对疏体山水的追寻,多表现为南方山水,多以“我以我法写家山”,用笔刚柔相济,丰富多变,施墨浓淡相宜、浑厚华滋,无论是横向展开还是竖幅立起的画面,笔墨之率意恣肆、点画之松活灵动,几乎不在前人蹊径之中。虽笔墨放松,却自然内美,余味回甘。
 
  在艺术中强调风格的多元化的徐卫国,收获了自己的果实。他以黄土高原为母题的山水画作品,为他赢得了声誉,不仅使他有资本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也使他跻身于山水画坛而名满艺林。但他不是“从一而终”的固步自封者,他有更开阔的胸襟和远大理想。好在他尚年轻,他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面对皇天后土的大美追求,去面对中国山水画的当代使命。我以为,中国山水画的前途就寄望于徐卫国这一代人的身上,寄望于他们的奋斗与拼搏之中。
 
                                           2013年9月1日于北京王府花园
 

相关热词搜索:立象 尽意 山水画

上一篇:画坛才俊徐卫国
下一篇:淡泊明志 真水无香 ——孙振江和他的新文人画艺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