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马刚山水作品——雒青之
www.zg-xbwh.com   2016-07-25 20:16:06   浏览次数:

  以灵魂的笔触访问美学的山水(节选)
 
  ——著名画家马刚山水作品读悟
 
  雒 青 之
 
  马刚的山水画呈现着一种奇特的斑斓,那是与画俱来的无可蒸发掉的多元素交织纠缠而又意象峥嵘的美学徜徉。表面看马刚营造的诗性意境并不煞费苦心,他似乎让自己的笔墨轻灵地飘动着、闪烁着、洋溢着无所不在的光色,画面上极为饱满而洁净的色彩仿佛显示了声音的本质,使他的山水画升腾着宁静中的私语和热烈中的微风。然而马刚又毕竟是受过大师指点的美学思索指向性极深的山水画家,他从来不让表面的东西成为唯一的甚至可以提前透支的属性,所以他的画风很有点不好言传的情节、细节、环节,这些能够构成美学特征的要素,往往就是他的作品中最不招摇又耐人寻味的价值中枢。
 
  与我看到的为数甚多的山水画家所画山水确有不同的是,马刚的山水不是对自然轮廓的记忆式或回眸式的录影,而是从容地让自己内心的印象抵达山水的魂魄,每一幅作品都可视作印象的笔记,是音画交响的山水为他徐徐绽开的美学印痕。这么多年以来,马刚对山水世界始终保持着鲜活的如同初恋般的洞察力,在他的审美系统中,山舞水翔的律动感和草木生辉的韵味,是他要竭力捕捉并一饮而尽的甘霖雨露,也是他的作品中最有浪漫性、抒情性的精确蕴涵。在我看来,马刚对山水的理解和操作都达到了超越经验的能力。从一定意义上说,马刚的山水画作品中处处都有一对理性的自我和感性的自我,它们像孪生姐妹一样在画面深处不失和谐地发生着碰撞、回响、反射。当我第一眼看到《古岭秋风》和《日长风静》两幅作品时,显然被画家马刚折服了,倒不是因为他的天赋和气质的独特吸引力,而是因为他在作品中传达出来的浓郁感情色彩和强烈主观印象,让山水画的艺术气息瞬间占据了心灵。《古岭秋风》和《日长风静》、《古坡系列》等作为解读马刚山水画作品的最佳文本,我认为有四点不能忽略的特质:
 
  一、山水画作品过度追求物景的清晰是不足取的,而马刚在不排斥物景的前提下对心景心象的高度把握和精准提炼令人惊奇。《古岭秋风》这幅画本身就是对自然山水和人间风物的一种抒情化解说,它的画面是处处留痕的,但痕迹中孕育的山水之音和时空之韵,自有一种山歌民谣的气息,那无痕无迹的岁月之神在山水之间尽情雕刻着沧桑之痕、苦旅之迹。《日长风静》、《古坡系列》则更加生动地释放着风景与风情合二为一的庞大诗意,画家的本事不在于给山水以肖像,而在于给山水以灵气,所谓“日长风静”不是定格闲暇时光,而是找出那些所经历所相逢所期冀的山水相连的梦想与怀念、憧憬与思索。
 
  二、马刚的山水画作品有一种娴熟而纯朴的心灵节奏,其笔墨的舞蹈性和意象的音乐生极为纯净地幻化出对自然山水的美学观照和心灵相印。《古岭秋风》守望的当然是精神家园,但同时它又是一首充满情调的赞美诗,它在细节的处理上也非常有韵致,既有疏影横斜式的布局,又有星罗棋布式的网络,对无痕的岁月给予了谦恭细微的探寻。《日长风静》、《古坡系列》好像一首首长诗的精彩片断,其构图、颜色、空间感都表明这是一幅完美的符号般的山水,鞭正地把作者灵魂中最开阔、最诗意、也最沉浸的境界跃然纸上了。
 
  三、马刚是以自己全部的作品浓缩着这样一个鲜明的美学立场:对山水的崇拜不是因为山水比我们的生活更优越,而是因为山水本身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才有了依山偎水的亲情认知。我在阅读马刚作品时最突出的印象,就是马刚对山水往往一见倾心,始终处在“有话要说、有情要诉”的状态,而永远不会“默上心来”。因而《古岭秋风》可以看作是马刚与他所访问的山水的一次直接对话,他把心灵的声音与画面向自然的山水靠拢,而山水逼近他心灵的则是超越尘嚣的极致意境。                四、马刚的山水画作品是一种激荡着山水魂魄的思想与情感的艺术脉搏,他的作品有着并不罕见但也绝不凝固的动态美。这正如西方艺术理论家的看法:“美直接可见的效果是唤起感觉并增强想像力。这会开启人的心灵,使人摆脱偏见,视野更宽阔,从而进入一个更为广阔的境界”(沃格特)。《古岭秋风》的线条和光色都是饱含审美情绪的,马刚通过自己所擅长的调控诗意的能力,把一幅画的“画眼”与阅读者的心灵毫无阻隔地联通在一起,读画就是读心,亲山亲水就是知心知已,他给岁月留下的生动的笔墨绝对就是心灵的律动。《日长风静》则通过“观物取象”的手法,艺术地表达了对生存之境、生活之态、生命之情的感念之心,这是马刚多年攻写山水而形成的思想积淀和审美积淀,说“山水画是他的灵魂载体”当不为过。
 
  在马刚这里,我看到的创作灵魂和作品品格都说明,真正的艺术家不仅要把艺术当作手段去运用和发挥,更要把艺术当作有灵魂的艺术,当作有目标、有目的的艺术,这样才能以灵魂的笔触深入到神山圣水中作美学的巡游、美学的徜徉、美学的访问,从他的《河畔》系列、《西陇山居》系列、《浴霞》、《晚来天欲雪》、《寒山初照》、《融秋》、《野韵》、《静聆东壑》等众多备受注目的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到一个得到山水恩惠而又将深情植入山水的现代性与古典性结合紧密的山水画家有着怎样一颗与山水遥相呼应的艺术之心。这些作品的共同点很多,但又绝非简单的类同,它们是那种同而有异、各有艺术含量的作品,当然也是能够驱动梦想、追求灵性、向善求美的佳作。毫无疑问,“艺术是具有表现力的,它一次又一次表现那些被理解、但尚未实现的真理;它重复了对那些有价值、但却被忽视了的准则的体验;它使基本的但却常常被人忘记的理想得以复活;它有效地影响了灵魂;它成功地探入人们的内心世界,比枯燥无味的语言或逻辑更能深入人心”(沃格特)。我认为,马刚的山水画作品最能深入人心的地方大致是这样几种情况:首先,他的作品将山水画的广阔空间移入到阅读者的体验之中,从而将大自然作用于我们内心的感受诗意化和精神化,因而我愿将他的作品当作一种“心灵传记”去品味。其次,在人们对山水画所表现的对象充满和谐的渴求时,山水画作品除了唤醒人们珍爱自然、钟情山水的意识的同时,还必须有马刚这样的艺术创造者借助山水画这种艺术表现力极强的作品,帮助人们进入对大自然充满仁爱之情的审美理想中,以此重返人与自然和谐互馈的美学风景。再次,读马刚的山水画作品,我们从他烘托的繁多意象中,能够直接感知、理解和信任的价值体系就是:不管这个万花筒般的世界多么浪来潮去、络绎不绝,只要奇妙的大自然每时每刻迸发着触动心灵的足够多的诗情画意,艺术的价值就是:成为我们生命之旅与精神之旅的推动者。
 
  有人说读马刚的山水画作品既可以野心勃勃地谈,也可以清心寡欲地读,还可以心旌摇曳地读。但我想,敞开心扉去读,可能更容易融入到作品的境界中。他的美学倾向中没有任何刻意追逐的成分,我们从他大量的作品中感知并确证到的就是:与心灵等值而不是与心外之物等值的审美情操。正因如此,我所知道的马刚和他作品才会有深度、高度、厚度。当马刚正在成为颇有影响力的当代山水画名家时,我热忱期待他以灵魂的笔触对美学山水的访问,能够是一种成功的不必以地域性自囿的“大山水”的造访者、亲历者、体验者。那样,他的山水画作品所叩问的精神世界,将会成为让人们心满意足和魂牵梦萦的艺术高地。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国家一级作家
 
  通讯地址:甘肃省总工会
 
  邮    编:730000
 

相关热词搜索:雒青之 马刚 山水

上一篇:蓝充画鸡——蒋书庆
下一篇:杨兵给从事文化活动的人一个精辟的评价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