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美术馆的井喷期与当代艺术的十年浪潮
www.zg-xbwh.com   2016-04-23 19:37:05   浏览次数:

    导言:2005年,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开馆,后更名为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同年,背靠深圳华侨城创意园区的开发,深圳OCAT当代艺术中心成立,其后分馆辐射至上海、武汉、北京、西安多个城市。 2008年,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正式注册成立,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家以金融机构为背景的公益性艺术机构。2010年,广东时代美术馆注册为非营利性公益美术馆并正式对外开放,同年上海外滩美术馆开馆。除了企业赞助类的美术馆,私人美术馆持续发热,上海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昊美术馆、四方美术馆、上海MOCA、北京红砖美术馆等私人美术馆成为当代艺术展览重要的发生地。

    2016年年初,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联合收藏研究机构Larry’s List共同发布的全球首份《私人美术馆调研报告》,据报告显示中国65%的私人美术馆创建于2011年之后,以个人收藏及资本积累作为基础的私人美术馆兴起,成为近两年来艺术界最为热门的话题。如果说公立美术馆代表了体制对当代艺术的认同和研究,民营美术馆的崛起则预示了民间资本的成熟,形成了对当代艺术推广的民间力量。十年来,今日美术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喜马拉雅美术馆、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民生美术馆、OCAT等美术馆在北上广深等核心城市,已经崛起成为当代艺术的重要推动力量。《私人美术馆报告》的数据还显示,中国以26座私人美术馆的数量排名全球第四,在馆藏十大艺术家国籍的排名中,来自中国的艺术家以18%的比例排名第六,且在亚洲国家中排名第一,这说明在全球当代艺术领域中,中国的当代艺术是私人美术馆收藏的重要版块。

  本土生长与外来力量  

  随着08北京奥运的来临,中国当代艺术沉浸在一片亢奋的气氛中,全球化的浪潮开始席卷,由外资支持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等外资美术馆性质的艺术中心相继进入中国,国际化的艺术运作模式引领新一轮民营美术馆热潮。2007年,由收藏家尤伦斯夫妇创立的UCCA在798开启。UCCA的开幕首展选择了有些沉重,直接面对意识形态的“85 新潮”,这是当代艺术一次具规模的“自我”回顾,一面是市场高涨、群情激昂,一面是曾经的理想主义一去不返。展览引发了圈内很大的争议,作为一家外资美术馆在此也格外突显出身份的敏感。

  此后UCCA推出了数个重量级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2009年“邱志杰:破冰——南京长江大桥计划之三”聚焦于宏大的现代化计划和强大的国家意志对于个人生活而言内在的荒诞性;同年年底的群展“中坚”,呈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核心群体;2010年的“刘小东:金城小子”、2011年“汪建伟:黄灯”、2012年“顾德兴:重要的不是肉”、2013年“王兴伟个人回顾展”、2014年“徐震:没顶公司出品”、2015年“刘韡:颜色”——除了推出重要的本土艺术家个展,近年来,UCCA不断引进国外艺术大师进入中国,同时也带领中国艺术家走向国际展览舞台,挖掘具有“新倾向”的年轻艺术家,常年开展跨学科的文化论坛交流活动。——UCCA的成熟见证了中国当代艺术走向全球化的十年,在立足本土与国际视野两方面,都可称得上是中国最优秀的民营美术馆之一。

古·尤伦斯男爵和夫人米莉恩

2012年“顾德兴:重要的不是肉”

2011年“汪建伟:黄灯”

  民营美术馆在近十年来的快速增长,在整个中国艺术行业中是最大的结构性变化之一。首先,企业赞助类的民营馆大量出现:2005年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开馆,后更名为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2005年,背靠深圳华侨城创意园区的开发,深圳OCAT当代艺术中心成立,其后分馆辐射至上海、武汉、北京、西安多个城市。 2008年,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正式注册成立,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家以金融机构为背景的公益性艺术机构。2010年,广东时代美术馆注册为非营利性公益美术馆并正式对外开放,同年上海外滩美术馆开馆。

  这些后起步的民营馆的特点是在当代艺术相对市场化之后才出现,同时在全球化的视野中,借鉴了国外规范的美术馆经营模式,在雄厚及稳定的资金支持下,能够做出长期的运营规划。而在这些外界条件具备之后,要想做出品牌和影响力,则还需要在各自机构背景、地域性特点及专业性的选择上,形成各自的定位方向与运营之道。

银川当代术馆

2015北京民生美术馆开馆展“民间的力量”现场

  随着中国当代艺术行业的不断成熟,可以看到,标志着专业化细分的个性特色正在一些民营馆身上聚积,由地产商华侨城集团发起成立的OCAT美术馆群已走过10年,目前已经形成以华侨城当代艺术总馆为轴心、布局全国的馆群网络,包含以当代影像、图片、建筑艺术为核心的上海分馆,以理论研究、讲座讨论和图书文献库建设为定位的北京分馆,以当代水墨及书法绘画艺术为定位的西安分馆,以当代雕塑和公共艺术为定位的武汉分馆,以先锋艺术设计为定位的华美术馆。目前除武汉馆之外,其余华侨城美术馆均已开放。民生系艺术机构从2007年管理运营炎黄艺术馆开始,到2010年民生现代美术馆、2014年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2015年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银川当代美术馆先后开张,从传统艺术跨度到当代艺术推广,逐渐形成总结梳理既往30年先锋美术运动、面向年轻艺术、群展与个展相结合,推动当代艺术与社会公共空间的美术馆体系。时代美术馆则立足于珠三角及东南亚独特的文化环境,致力于研究和展示当代艺术及其相关的文化理念,促进本土的、公共的、跨学科的艺术实践与文化生产。通过有意识地把艺术和文化的研究、展示、交流、教育和社区紧密地结合起来,发掘当代艺术和文化与公众之间潜在的接触区,一方面为艺术实践和文化生产提供机遇和灵感,另一方面也打开一扇观众进入和了解当代艺术和文化现状的窗口。

2014年广东时代美术馆政纯办”做同一件好事”

风头正健的私人美术馆

  近几年来,风头正健的私人美术馆持续发热,上海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昊美术馆、四方美术馆、上海MOCA、北京红砖美术馆等私人美术馆成为当代艺术展览重要的发生地。从AMMA发布的《私人美术馆报告》中显示,既使放眼全球范围,私人美术馆出现的时间也并不长,超过一半成立于2000年以后,20%左右的美术馆出现在2010年之后。也就是说,私人美术馆完全是一个新生事物。这些私人美术馆的创始人大都是具有相当财力的收藏家,当他们的收藏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面临这样的两难选择:把作品锁在保险柜,还是拿出来向公众分享展示?选择后者就为美术馆的出现提供了首要可能,私人美术馆创建者的平均年龄在65岁左右,这些人大多在完成资本积累之后开始尝试将藏品进行公开展示,最终走向美术馆途径。在全球317个私人创建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中,中国目前拥有26家,位居全球第四。

四方美术馆

2015年龙美术馆“15个房间”展厅现场

2015余德耀美术馆“雨屋”展览现场

  在展出的藏品品质上,中国私人美术馆后来居上,不断赶超西方,从《报告》中也可以发现当下中国当代私人美术馆在现阶段的发展态势以及经营现状所凸显出的特色及问题:和全球其它区域的私人美术馆相比,中国私人美术馆的场馆面积大,展览举办次数多,员工数量多,运用投入大,接待参观人数多。这些都是中国私人美术馆活跃的表现。同时,缺乏稳定的资金来源及盈利机会,缺乏专业的人才以及税收等政策支持则是中国私人美术馆所面临的问题。

  在国内与全球私人美术馆每年的运营费用对比中,在150万以上花费的私人美术馆占比中,国内要远远高于全球。几乎90%的国内私人美术馆每年至少花费150万运营经费,而全球只有56%的私人美术馆运营开销会达到这一数目。在3000万以上的占比中,国内同样远高于全球,占到了11%的比例,而全球只有4%。

中国私人美术馆每年的运营费用(不包括采购艺术品)(来自AMMA《私人美术馆调研报告》)

中国私人美术馆每年观众数量(来自AMMA《私人美术馆调研报告》)

 

中国私人美术馆每年举办展览数量对比(来自AMMA《私人美术馆调研报告》)

  国内私人美术馆所呈现出来的以上特色,都可以看做其迅速成长的表现。之所以在五年内中国的私人美术馆有一个快速的发展,究其背后的原因,报告认为,这与中国政府在经济结构转型过程中对文化艺术产业的支持导向有着一定的关系,比如在上海西岸形成的美术馆群:龙美术馆(西岸馆)以及余德耀美术馆的先后成立,就与上海政府对文化艺术在政策上的支持有着很大的关系。另一方面,这也与中国在近些年来不断成长起来的富有阶层,以及年轻一代的艺术品收藏群体也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报告》指出:2010年艺术市场出现前所未有的高涨,为国内外一批私人藏家提供了更多的收藏机会和选择。随着藏品不断累积,藏家们便渴求能够将作品更好的展现给广大群众,从而获得分享的满足感,于是促使了私人美术馆的建立,这部分藏家通常是一些声名显赫的超级富豪和新锐的年轻藏家,他们趋向于在美术馆中表达出个体的喜好和情感。面对目前中国私人美术馆出现的速度,中国的私人美术馆数量在排名上还将会有持续上升的趋势。

 前赴后继与大浪淘沙

  在民营美术馆的热潮冲击下,能够走上正规运营轨道,并持续发火发热的美术馆不少,然而运营与经费问题依然是困扰美术馆向前发展的“紧箍咒”。不少曾风光一时的美术馆销声匿迹,令人唏嘘。另一方面,很多不规范,不具有美术馆性质的艺术机构也打着美术馆的旗号,以美术馆之名,行买卖之实的案例不在少数。

  在国外相对成熟的艺术系统中,美术馆坚持非营利的模式,本质是为了保持艺术学术的独立性和公共性,作为社会公共文化事业的一部分,它必须与市场交易隔绝开来,才能避免受到经济利益的干扰。不销售作品作为一种美术馆伦理,在国外成熟的艺术体系中,是普遍的国际惯例,其目的就是要保护艺术品在学术思想上的纯粹性,不让艺术评价体系完全被经济利益所操纵。在艺术行业中,画廊、拍卖行与美术馆分别构成了艺术品交易与学术的双行系统,分别实现艺术品的商业与学术价值,各施其职,确保了艺术生态的良性发展。而在国内,民营美术馆虽然大量出现,但普遍没有建立自身的学术标准。美术馆与画廊之间往往除了展呈空间规模大小的区别,在本质上没有区别,要培育一个美术馆的艺术氛围所需要的持久的展览投入与公共活动的投入,对于大多数民营美术馆来说还是开美术馆易,养美术馆难,要做到纯粹的非营利更难。美术馆既然是“非营利”,那么它就意味着它的主体收入都来自于“捐赠”,这一点在国外得到了减税制度的大力支持,而在国内则没有相关法规。此一根本性的制度缺失,也使得国内民营美术馆相对缺少民间资本的来源。

中国私人美术馆资金收入比例(来自AMMA《私人美术馆调研报告》)

限制中国私人美术馆发展的因素(来自AMMA《私人美术馆调研报告》)

  此外,缺乏专业的经营人才,完善的艺术基金会制度,赞助及捐赠方式,持续有效的盈利模式,以及灵活的展览品牌营销策略等是全球私人美术馆共同面临的困境,这些问题在国内私人美术馆中则更加突出。但应该看到,中国的民营美术馆和私人美术馆在短短二十年间从无到有,在短短十年间,从跚跚学步发展成高速奔跑,在全球范围内占据了强有力的份额,这是中国当代艺术民间力量的崛起,在不断的前赴后继与大浪淘沙中,民营美术馆正在潮起潮落中探索与磨历着自身的专业性,也将成为改变中国当代艺术未来格局的重要推动力量。

相关热词搜索:当代艺术 美术馆 浪潮

上一篇:中国好手艺:30位国家级工美大师艺术精品亮相浙博
下一篇:董贵晗举办绘画作品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