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悠悠,恨悠悠——傅绍尉
www.zg-xbwh.com   2016-07-05 16:40:30   浏览次数:


  自幼时朦胧戏墨,到如今兴来挥毫,学习书法路漫漫兮,且一路崎岖,数不尽的烦恼忧愁,道不完的酣畅淋漓。
 
  多少书法家成名之后,还不停调侃说:“书法是一条贼船,上去了就下不来。”
 
  作为一个书法爱好者,我对书法的看法是:“爱悠悠,恨悠悠。”
 
  书法,他的美游离于历史的烟尘中,飘荡在雅俗的隙缝里;有形无质,有迹无根,有五合之美,有五乖之憾;由质直刚佷至矜敛脱易,由温柔躁勇至狐疑轻琐,可谓缥缈迷离、不定一格、执其一端、难见一斑,最让爱好者荼毒害深的是眼高手低,看得见摸不着、识得破做不过!
 
  所谓“书者不鉴、鉴者不书”,说的应该也有眼高手低的因素。书学理论大师的痛苦,岂非在于识得通透而操作却捉襟见肘,不堪一目?然而盛名之下,趋之者众,所谓“凭附增价,身谢道衰”,说得难道不是很中肯吗?
 
  学习书法的过程是无数次的墨熬深夜,笔耕通宵,寤寐思服,辗转反侧,然而“看似容易却艰辛”,“上手容易入门难”。
 
  事实上,50%的书法爱好者一辈子都没入门!花了无数的心血,追求了一辈子却不能入门,确实让人痛摧心肝,恨入骨髓了。
 
  当年,为了学行书,我通临兰亭序三百遍;背下圣教全文并通临五十遍;学草书,背下书谱全文并通临一百遍。下了这些苦功之后,我拜龙开胜老师为师,交上临创作品,期待得到嘉许。敦厚善良的龙老师摇了几下头,说了几句话,让我立刻崩溃:“死蛇挂树、线条象蚯蚓一样爬,用笔发力点没找到,字形都垮了,字和字打架了、、、、、、”    
 
  自学等于自杀,自我陶醉等于自我欺骗!
 
  呕心沥血,结果心没了,血干了,书法,近在咫尺却遥若天涯,让我在一片迷惘中,对书法恨悠悠。
 
  感谢指导过我的所有老师,从敖朝军、齐作声、刘文华、叶培贵、张继到龙开胜、李双阳,这些老师或在技法上予以点拨,或在理论上予以教导,或在理念上予以更正,或在操作上予以示范,使我迅速掌握了正确学习书法的方法,得以入门,走上正路。
 
  在与古人对话中,我感受到了寂寞背后的伟大;在与古帖的对话中,我解读到点线之中的活力;书法,他是那么有血有肉,有姿态,有灵魂。
 
  成功,就是简单的事情重复地做:用笔发力、提按使转的笔法训练;“既知平正,务追险绝”的字法训练; “天女散花,乱石铺街”,字与字穿插避让的章法训练,行笔用墨绚烂多彩的墨法训练,在纵向取法与横向取法中,寻找会古通今的共性,体验酣畅淋漓的学习乐趣。
 
  光阴流逝,翰墨为我沉淀了一些似兰斯馨的精彩,在我心中熠熠生辉,我着意于传薪修祜,沉酣于求古寻论,让自己享受物质时代的精神满足,可以优雅而丰满地演绎自在人生。
 
  以前,我认为成功在于勤奋,事实证明我错了;后来我知道,成功等于90%的勤奋加上10%的天赋,但见过很多野狐禅之后,有所思量;现在,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自己:“成功等于90%方向正确的勤奋加上10%的天赋。”
 
  于是,在上下求索的憧憬中,对书法爱悠悠。
 
  
 

相关热词搜索:傅绍尉

上一篇:中国古代书法观念研究——常 春
下一篇:以古人为师,见天下之智——傅绍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