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乐泉书道水墨展值得看?
www.zg-xbwh.com   2016-04-25 15:53:58   浏览次数:

  而今,每一个考察乐泉先生作品的评论家都无法绕开关于其作品中展现的“境界”的话题。实际上,多多少少的,而今每一个公开举办的艺术展览都得面对不同层次、不同性别和不同年龄等人的观看与评论。
 
  在这里,我不愿诠释一些“虚无”的道理。展览不同于艺术创作本身,作品被展出,就需要给予读者以巨大的空间想象和知识链接,美术馆的作品由不得作者阐释,因为“作品会说话”。此文只说个人“观看”的方式,不涉及混元概念的“道”的虚无,更不引申诗意与情怀。英国艺术史家约翰 · 伯格(John Berger)在其《观看之道》一书中说:“观看先于言语,我们观看事物的方式,受知识与信仰的影响。每一张作品都体现一种观看方式。”当我们凝视一件作品的时候,作品首先是先于我们要描述它的语言而存在,它存在在那里,然后我们才是观看到它,并且在观看之后根据自身的观赏方式,学识或者地位品位来对作品进行一种诠释。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观看方式。
 
  关于《白云无门——乐泉书道水墨展》,我是有期待的。
 
  以前在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对乐泉先生的书法很感兴趣,还有意无意的进行过模仿。后来感觉这个人消失在书法圈的视野里。直到去年在西安,看到乐泉先生的《白云无门》那本书,才又重新拾起对于乐泉书法的记忆。特别是下面这一件作品,让我好生羡慕。
 
  4月17日下午在中国美术馆《白云无门——乐泉书道水墨展》开幕,我也是应朋友之约一起去观看。这个展览我觉得是值得去“品”的展览,借用于明诠先生的说法,“乐泉先生的作品是值得闭上眼睛看的,也是能够闭上眼睛看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看“鹿羊说”历史记录,阅读《于明诠:闭上眼睛看》)那么下面我就顺着“观看”后而得到的启发给大家分享一下。对于看展览这件事情,我从来不先信奉所谓名家对于作者的评价(基本上说的都是“假大空”),可是对于读者来说,自我的感受远比别人的诉说来得真切。
 
  1
 
  看“ 一波三折 ”
 
  当你还在纠结乐泉先生用了什么笔法,是绞转?或是平动的时候,你就已然脱离了自我,进入了别人给我们设定的一个“技法”圈套。我想不管作为什么层次的读者,都应该找到自己的“眼睛”,去感受书写本身带来的美感。
 
  我们作为一个直面作品的读者,在不了解作者心境的情况下,还是应该回归至线条本身所携带的美感中体悟。这种美感是自然赋予的,也是自我内心“感物”的一个过程。线条是什么呢?线条是一个物,一个跟电线,跟铁丝,跟头发一样的物。那么作为书法的线条你也可以联想至其他与之相关的“物”之中,你可以看到树枝生长的线,你可以看到错综复杂的电线的线,更甚者你可看到舞蹈者躯体带来的流动的线。其实早在魏晋时代就已经说出了线条的真谛。王羲之的老师卫夫人《笔阵图》里面就有关于书法各个点画的论述:
 
  「
 
  一,如千里阵云,隐隐然其实有形。
 
  、,如高峰坠石,磕磕然实如崩也。
 
  丿,陆断犀象  。
 
  ㇂,百钧弩发。
 
  丨,万岁枯滕。
 
  乀,崩浪雷奔。
 
  ㇆,劲弩筋节。
 
  」
 
  由此可见,古人在老早的时候就告知我们点画线条的本质是来源于自然,“观物”是一种体验。在欣赏的过程中,我们完全可以抛开所谓的”有意味的形式”,线就是线,就是自然万物中的一个生命体,可发芽,可生长,也可死亡。书家利用毛笔书写的线条,是自然本身的笔墨再现,讲究的就是如何写出有生命力的线条,有血有肉,活灵活现。在乐泉先生的作品中,我看到的有生命力的线,具体体现在“一波三折”。
 
  先来看看“一波三折”的范例:
 



 
  展览作品选字举例
 
  我个人认为“一波三折”的线条形态首先来源于作者的取法,乐泉先生多取法篆隶,特别是隶书的造势形态。隶书书写效果略微宽扁,横画长而直画短,讲究“蚕头燕尾”、“一波三折”,轻重顿挫富有变化,在笔画上具有波、磔之美。所谓“波”,就是指笔画如曲波,书写行笔时波势俯仰,有流动之美。这样,在用笔上,方、圆、藏、露诸法俱备,笔势飞动,姿态优美。在结构上,有篆书的纵势,隶书的扁势,整体看具有雄阔严整而又舒展灵动的气度。
 
  其次来源于自然体征的再现。似若独立寒秋的老树,荒原凄凉的枯藤,又见潺潺流动的溪水,再见典雅端庄的美女,如此都是线条自身给予我们最直观的美的感受,这些被书写的点画在读者面前才是最真实的。
 
  以上,我们对于线条本身的理解,离不开书家毛笔毫端的娴熟使用,正如乐泉先生自己所说,“在毫的眼里,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品。” 
 
  2
 
  看“ 断 ”
 
  在观看的过程中,我另外的一个最大感受就在乐泉先生作品中结构趣味,他是一位懂得 “断”的高手。为什么我会从懂得“断”这一点上来判断呢,那是因为我觉得懂得“断”是一个书家智慧的体现。从字面上讲,所谓“笔断意连”就是在写一个字特别是行书或草字的时候,点画本可以写成连带关系,但实际并没有连带在一起,不过看起来还是一个整体没有分离;还有就是整体章法上的“字断气连”,也会是指在布白措置上,字与字虽然个个分明,毫不相连,但总体看来却顾盼照应,气脉相连。实际上,这两句话我们可看做进行书法创作时把握字的间架结构和章法布局的一个原则,遵循这个原则,一个个毫不相干的点画才能有机的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精神特立的字;而一个个毫不相连的字才能协力组合,朝揖相连,形成一篇完整的气韵生动的书法作品。所谓字的精、气、神,所谓笔意、神采、韵味,都是在这种“笔断意连,字断气连”的完美组合中得到体现的,否则,就会像王羲之说的那样:“上下齐平、前后方整、状若算子,此不是书,但得其点画尔。”
 
  展览作品选字举例
 
  举一个例子,唐太宗在其《王羲之论传》里面说王羲之的字有“点曳之工,裁成之妙,烟霏露结,状若断而还连,凤翥龙蟠,势如斜而反直”的气韵。可见,这里的“连”,并不就是把有形的点画和单个的字联系起来,而是一种活跃的生命力的连结,就好像人体中的血脉经络一样,虽似无形无踪,却统领着人的生命的运动,若血脉全无,经络不通,就成了僵尸一具。因此,把握“笔断意连,字断气连”这一原则是写好书法的至要关键,正如王澍《书学剩言》所言:“以虚为实故断处相连,以背为向,故连处皆断……正正奇奇,无妙不臻矣!”
 
  “虚实相间”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提供了一种可想象的空间。断开即是虚的,实现了一种“虚连”的状态。当然,也可理解为一种“偏见”。这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在于需要把握断连的“度”,也就是说什么时候该断,什么时候该连,需要在长时间的书写经验和人文阅历中积累。关于这一点,语言说不好,只能在作品面前感受,感受舒服了,也算能与艺术家心灵契合,继而产生一种对话的可能。
 
  3
 
  看“ 笔墨自觉 ”
 
  什么是笔墨自觉呢?简单来说就是一种潜意识的书写状态,自然而然的生活情趣。这与写什么,怎么写没有关系,完全是情趣的玩味。在展览中一幅论书的作品中,有一些词汇引起我的注意,那就是“顿顽”。这个词是愚笨顿嚣之意。顿,通“钝 ”。 在唐韩愈 《祭郑夫人文》中:“念兹顿顽,非训曷因。”从这里可以推断乐泉先生极为自谦的认为自己为“顿顽”之人。我想大多有这种心态的人,都不以艺术家自居的,而是把笔墨当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用于怡情罢了。并且从下文的“佛心与造化同期”,亦可得知乐泉先生是一位修“佛心”的人,为人至善,人品谦和,始终悟道,这些相比书法家身份和书写行为更重要。也就说,书写成为乐泉修行的方式,我们在展厅看到的所有作品,都是先生修行的结果。这个信息的传递对于读者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白云无门,34cm×138cm,2009年
 
  乐泉先生在其给友人的展览前言里述及:“当一个人对某种事物过度关注或投入时,难免会在不自觉中渐渐迷失。而这种迷失,或可像某种微毒的兴奋剂,令人难以舍弃。当然,当人们将一种精神的诉求落实到具体的行动中,并在无形中将其变成简单生活的一部分时,人们不难发现,一种灿烂而美好的信念,在其内心产生某种精神的化合作用,着实妙不可言。”这是乐泉先生对待艺术的态度,他还说:“笔墨何在,天地知否?红尘万丈,十方从容。一切文字显相,好比水中之月,指月之指。”这是他的心法。
 
  从这里可以看出乐泉先生注重的是一种笔墨自觉,讲究心法和情趣。这些都与他的为人处世有极大的关系,并且在他的生活中体现。再有形的汉字结构体征之内,通过笔墨化为无形之形,再加上自我修为的佛心造化,艺术融入心灵,继而做到“物我两忘”,也就是庄子所谓的“唯道集虚”的境界。
 
  那么再回过头来看展览中的作品,每一件作品都是在乐泉先生的生命血肉之躯里面,心灵和毛笔应运而生,因为明道者,知自然,晓天机,如他所知道的:“艺术绝非是技法堆砌起来的。一件作品反映了作者的内在的素质、气象,精神的投入高于表面的形式。好作品首先是一个人内心自然流淌出来的,最能反映作者内心本人的状态,这符合中国文化最高级的审美,即简、淡、纯、化,以少胜多,以简胜繁,愈淡愈浓。”
 
  当我们走进展厅,以一个普通读者来欣赏这些作品的时候,总是需要一些被感动。不管是从技法还是从心法,都应该给“眼睛”一些可“看”的点。每一个读者都有自己的认知,这前提是大部分人不会因为与乐泉先生有很深的交流或有很高的艺术素养而放弃观看,这也不是展览的目的和美术馆的功能。那么怎么办呢?我们只能是从“看”的角度来补给展览给我们的“感觉”。感觉没有对错之分,没有虚无之辩,只是一个“感觉”而已。正如作者创作作品时候的那种“感觉”一样,读者也在随着观看的演变,对展出的作品做出自我的“感觉”创造,这就是一场审美体验和艺术再创作的行为。
 
  当然这个展览我个人感觉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比如展签的内容太简单,很多涉及到行草书和篆书的释文不够完整,这会让很多读者只能体会,而不能从书写的层面来认知作品的另类教育价值。
 
  “老蓬虽破犹怀雪,收拾秋风又一篇。”一切才刚刚开始,除了书家,还有你和我。
 
  行文至此,还是希望有兴趣的朋友到中国美术馆现场观看《白云无门—乐泉书道水墨展》,展览将持续到4月27日,精彩不容错过。
 
  刘彭|山东滕州人。先后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和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现为中华女子学院汉语国际教育系教师。出版《破锋八刀—刘彭作品集》、《卷耳集》、《靠近仿佛》,诗歌集《求和》。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
 
  附:《白云无门—乐泉书道水墨展》展览作品
 



 

相关热词搜索:书道 水墨 乐泉

上一篇:文史内容巧合导致至今没有下联的对联
下一篇:25年的变形——表现主义在中国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