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弘一法师、林散之的“绝笔之作”,内有无穷玄妙!
www.zg-xbwh.com   2016-04-28 10:42:31   浏览次数:

  当个体生命随着死亡而终止之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式去面对,但任何人都无法抗拒这一人生遭遇。这既有几分无奈,也有丝丝悲凉。
 
  “绝笔”之所以重要,就在于它的返璞归真和无拘无束。随着对艺术生命的理解更趋完满,艺术家的绝笔之作常会达到出神入化、浑然天成的境界。
 
  在临终者看来,一切外在的东西,无论是画纸上的物象还是书写的技巧,抑或是作品的位置经营统统都被放下。总而言之,绝笔之作是艺术家临终前向即将离去的生存空间发出的最真实的心灵告白。
 
  我们试从弘一法师、齐白石、林散之三位近现代艺术大师的绝笔之作来做探讨。
 
  弘一法师绝笔之作:《悲欣交集》
 
  弘一法师在他逝世前三天,书“悲欣交集”四字并自注“见观经”一纸,交给侍者妙莲法师,成为其绝笔之作。寥寥四字,仿佛让人有种超然脱俗之感。线条冷峻有力,墨色蕴含古雅之气,无穷玄妙。
 
  对于弘一法师的绝笔,不同的理解和诠释出自各异的角度和层面。
 
  众所周知,早年弘一法师是中国最早介绍西洋绘画艺术知识的“海归派”,他积极引进西法用于教学研究,是第一个在课堂写生上使用模特的革新者。他在决定出家之际,除了继续书法篆刻艺术外,之前涉猎的素描、油画等艺术都已终止。
 
  至于出家的缘由,其弟子丰子恺更为理解,他在《我的老师李叔同》一文中说:“李先生的放弃教育与艺术而修佛法,好比出于幽谷,迁于乔木,不是可惜的,正是可庆的。”
 
  如何理解弘一法师的悲天悯人,为苍生普度情怀,还可以从晚年曾多次书写《华严经》中的“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经文中得到印证。
 
  齐白石绝笔之作:《葫芦》
 
  不少人以为齐白石老人的绝笔之作是《风中牡丹》,包括齐白石之子齐良迟也持此种说法。而王鲁湘则认为白石老人人生最后一件作品是《葫芦》,最初的收藏者是张仃先生。其理由有二:
 
  一是画作上书写时间是“九十八岁”,比《风中牡丹》之作多了一岁;二是这幅绝笔之作曾在白石遗作展中出现过,从当时作品排序来看,这件《葫芦》排在最后,而《风中牡丹》列居倒数第二。
 
  该作品之所以令人称绝,在于画家几乎在一种神志不清的状态下,用笔点墨可谓随心随意,犹如神助一般,“笔墨中包孕的精气神完全超越了白石老人的身体健康的状态,是一种修养在完全自由自然自在自为的状态下的释放”(王鲁湘语),简直是天籁之笔。
 
  林散之绝笔之作:《生天成佛》
 
  林散之的绝笔之作《生天成佛》是在其子林昌庚的协助下完成的。作为黄宾虹的弟子,除了能书擅诗之外,其山水画创作也独具面貌,但多数世人只知其一。林散之有“当代草圣”之誉,说的是他在草书艺术上探索之功深远。
 
  林散之书写《生天成佛》时的情景,据林昌庚描述道:“父亲喝了点人参汁,闭目养神了半个多小时,用有气无力的笔在宣纸上写了‘生天成佛’四个字,写好后,我在他指定的位置盖了印章。他闭目端坐,显得那样安详、超脱。他仿佛在告诉我们,他即将走到这个世界的终点,迈向另一个世界。”
 
  观此作,墨色浓淡相兼,字法遒劲有力,布白精道,有浑然天成之感。
 
  读其文,有人认为“生天成佛”中的“生”应是“升”字之误。这种解读毫无根据,从林散之经常写的对联“生天成佛谢灵运,旷世知音钟子期”中可知。林散之一生信佛,而“生”在佛家要义里边有“轮回”的意思,而“升”是一种单向运动,这与佛家对待生死的看法不相吻合。
 

相关热词搜索:弘一 齐白石 林散之

上一篇:书法落款小秘密
下一篇:范曾字画屡创新高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