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不是奥运,“比较”比“比赢”更重要
www.zg-xbwh.com   2016-08-11 19:21:57   浏览次数:

  书法不比奥林匹克,再加上“文无第一”的说法,所以论证排名意义不大。但从评说差异中能获得一些启发,这个意义远比排名更加重要。
 
  我也曾认真临摹过兰亭,感觉其中的小动作和刻意做作笔画是真的多了,不像手稿手札自然淳朴,很有圣教序的集字感,但整体还统一和谐,只是这么多年来的地位和王粉,而且那个年代所有书家几乎简历中好像都有出入二王也就莫言了,毕竟自己也学右军也很迷恋他。心底还是更关注鲁公率性本真与自然旷达,看似苍莽却真情流淌或倾泻,但字体字形本身却内敛而富有张力,情绪还是收着的含蓄蕴藉的,从笔锋看得出来,这点兰亭就略显露锋或许更多了,显露了气质就易散了,也就缺了那么点拙厚的碑帖互溶的气味。
 
  如果不按时间名望和资历和受众多少来排序,而仅从宏观纵横客观中庸视角来感觉的话,个人似乎更觉排名应是:寒、祭、兰为妥。,但情感上又觉对不住右军,他毕竟在大家和本人心底的地位印象根深蒂固了,何况马上要上演《书圣王羲之》,或许看过右军的传记和感人故事又让我回心转意了呢?就如同秦始皇那样也还建了长城和统一六国与秦篆文字,不老大也没办法呐。
 
  虽然真卿出自右军而胜之,这个可以有。但如果拿二王的《鸭头丸帖》还是《快雪时晴帖》等行草手札出来看,应该不出真公左右,其实羲之真正好的作品是他的行草简练空灵手札,那才绝美,只不过兰亭名太大胜过右军自身其它的精品以及唐皇亲点效力吧?就比如徐悲鸿齐白石、潘天寿丰子恺、傅抱石张大千、石鲁石壶、李可染李苦禅、陆俨少吴作人的书名,被他们画名所掩;林散之启功的画名,都被他们的书名掩盖了一样。黄宾虹的书名被他自己画名学术所盖一样一样的(黄宾虹自己认为“我书法比画好”)。
 
  其实,从中国传统文化的书学审美视角和中庸之道来观,似乎东坡《寒食》更要胜前三强,因为寒食不温不火,宠辱不惊,不悲不喜,不像兰亭那么“放浪形骸、畅叙幽情”,(特别在放浪喜乐之外的悲欣层面再客观深入的研读下右军在曲水流觞的雅集欢娱外表下是否还有隐藏心底的悲欣交集,因为他的传记和故事反应他并非绝对的那么看上去的风流倜傥或洒脱畅怀,比如“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揽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达,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揽者亦将有感于斯文…”又感右军也很深沉哲思,不像书法表面表现的那么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此层思考待后深掘商榷)也不像祭侄那么“悲哀沉重、恸痛苍桑”,《寒食》其实也有悲凉但他不过度,而是化悲为喜欢和力量,那种悲带着无奈隐忍和激昂,但不在笔墨中尽情流露,而是淡然述说,娓娓道来,又能看到东坡的希望和梦想展望。
 
  如果不按时间名望和资历和受众多少来排序,而仅从宏观纵横客观中庸视角来感觉的话,个人似乎更觉排名应是:寒、祭、兰为妥。,但情感上又觉对不住右军,他毕竟在大家和本人心底的地位印象根深蒂固了,何况马上要上演《书圣王羲之》,或许看过右军的传记和感人故事又让我回心转意了呢?就如同秦始皇那样也还建了长城和统一六国,不老大也没办法呐。
 
  最难学的其实是《寒食》,好像学的人也特少也很少有人能深入文墨心海的万千意象的,还有那种所谓“石压蛤蟆”的低调与谦卑以及那一“纸”倾泄源远流长情深意重,大起大落又不那么张扬突兀的鏗锵平仄真的是完美无比的人生和生活生命的咏叹调,不是经历人生沉浮的长歌立马的体验是无法描绘和临摹所能打造的。因东坡诗词如大江东去在中国国学文化史上是风韵卓绝的,应该说他的文学造诣影响力是在右军真卿之上的,他的文学上的人文气质、书卷气氛和庙堂气象加上他具体寒食本身创作背景和情境是很难靠临摹感知领略到的。其次是祭侄,自然率真苍莽没多少人学到无意于佳境,能把握住的人很少,有的只展现祭帖的挺健昂扬的正能量形状态势就相当不易了,大凡只是学到外在体貌的雍容或率意都已出彩了,而祭侄本身的那种欲哭无泪刻骨铭心的痛与悲,又要与自然美好、真情叙述的墨迹相得益彰、相辅相成的天人合一境地溶汇无缝,我们今天的我你他是哭都哭不出来的。
 
  祭侄寒食都有点仿佛钢的琴那样述说人生的交响和生活生命的协奏,有廊桥遗梦和我心永恒的咏叹和长恨,尽管如此这般依然那么从容沉着地风雅体面不卑不亢,承载着的不仅仅是那个唐宋时光不一样的东坡真卿个体的心情岁月,更让我们看到了他们也代表了那么一个朝代或曾经的史诗般的人性光华,象征也反映着我们这个中华民族所走过怎样坎坷曲折、奇伟瑰观的沧桑之路,这也是寒食祭侄最难吃透与领略的地方,更是他们散发不朽光芒魅力的地方。
 
  兰亭学的人太多,像得也多,当然今天也有不少知名优秀艺术家从兰亭走过,或可多在兰亭秀逸俊美的字形架构与略微经营的布局上精益求精了,能再将其与别的碑书结合也算很突破了,仅单纯学临兰亭一帖一家到最后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不像祭侄寒食都有碑帖互溶的锻造,东坡的丰乐亭记和真卿的东方朔画赞等就是非常代表性的好碑楷书。而右军总体上几乎全是帖书,少有对碑书的汲取与丰富,要么文墨背后多元复杂的情感似乎不用考虑太多,多年前也曾写过兰亭较另两帖易学像,曾发表处作就是临兰亭,教我如何不爱他…更教我如何割舍寒食与祭侄?
 
  所以列位,有空在倾心圣名右军兰亭永和斯文的同时,更别忽略或更多关注《寒食帖》与《祭侄文稿》,那里边蕴涵有属于当代国人需要并向往的深切真朴与生生不息的人文情怀……
 

相关热词搜索:书法 奥运

上一篇:凝聚中华书法之美的22个汉字
下一篇:学书法、篆刻必备书《说文解字》到底是一本什么书?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