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教授的悲哀与艺术行当
www.zg-xbwh.com   2016-09-21 17:13:11   浏览次数:

  画家同道们,千万别羡慕院校的美术教授,因为美术教授正是“画家之路”最大的障碍。故美术教授最好别奢望能有多大的艺术成就,因为教授与画家是两条不同的路。难怪台籍第一代最优质的西画家林克恭(1901-1992)会道出:“美术史只为大画家留名,从不为美术教授留名。”那些出身美术学院,开辟了美术培训学校、绘画补习班而赚钱的人士,他们不但很羡慕美术教授,更羡慕画家。他们多半认为教授地位尊贵,而画家太过辛苦,挑战太大。
 
  当今“美术教授”最大的问题是,“多非明师”。难怪台湾著名画家何怀硕先生会直言:“三十年内,海峡两岸的美术学界,出不了第一流的画家教授。”其实“美术教授”多是心虚的,因为他们清楚美术史的规律“只为大画家留名”。他们拉不下脸来向更高的人学习、请益,以致一当上了教授以后,就再也进步不了了!
 
  而一部分的“美术教授”更是异化、堕落,如著名的台湾现代水墨画家、教授刘国松,竟无耻的剽窃晚辈的水波纹创作而被告上法庭,震动了台湾画坛;台湾知名的艺评家、教授倪再沁复制抄袭美国波普艺术家杰夫孔斯的《气球狗》,引发负面议论等等。面对“美术教授”他们根本不值得同情,而我对他们的期待只是“若无艺术正见,请勿乱发异论;请你们好自为之,别误人子弟!”
 

美术教授的悲哀与艺术行当

  陆俨少
 
  成就与成功之别
 
  陆俨少说:“学画不可名利心太重”。这话说得不够周全,因为学画的目的不同,有些人学画是为了谋生活,而成了画匠。有些人学画想当美术教员,有些人学画就是想当画家。故我对画家说:“作画,绝对不能存有丝毫的名利心。”
 
  历代都出现过“成功的画家”这个名词,尤其是近现代,拜资本主不市场的操作,使诸多画家或美术教授名利双收,导致画家不像画家,教授不像教授。尽管,“成就”与“成功”有着天壤之别。
 
  成功可经由炒作得来,成就得靠一生的优质作品去支撑;成功是一时的,成就则是永生的志业。可由于,优质的作品还需面世接受检验,故产生一种矛盾的现象。许多原本极为优质的画家因沉不住气,一味趋附媚俗,导致才情被耗尽的可惜!尽管踏上了所谓“成功画家”之路,却可能永远告别了“成就”二字!
 
  当代由于市场的操作,书画家的高处似乎已不在严寒,多的是名利双收,可名利双收后的结果,竟多是堕落、剽窃、流水席式的制作应付!市场操作本是刻意营造,即属刻意就不是自然,一旦书画家跟着搅和进去,远离“本真的创作”已是必然。离弃本真,自会心虚,心虚必然作假,此乃因果法,不可不慎!
 

美术教授的悲哀与艺术行当

  陆俨少
 
  小心画家有钱
 
  对有钱的画家,首先得质疑其作品是否媚俗!媚俗之作,只有价格,没有价值。 内地有一项扭曲之见,且颇为普骗,认为有钱画家的作品才值得关注与购买,视穷画家一文不值。看看这是什么心态,一种附庸于成功画家的风雅,以掩饰自身缺乏眼光,与有钱却没有文化的窘态。正是这种不良风气,使得中国当代成功的画家确实不少,但没见几个有艺术成就的。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经济至上主义在所难免,导致“金与权”淹没了文化,实是过度现象,而面临这种扭曲时代,或正可检验艺术家彼此的志气,媚俗趋利堕向小道,坚持成就道艺,终会朝向孤寂的大道。
 
  旅居中国五年的笔者我,算是个穷画家吧!但我意志不穷,且具坚定的梦艺人生,才让西安美院张小琴教授在我的《进出蓝田作品随笔集》中,以“了不起的台湾画家方草”作为序文拈题。而这序文因缘成了我自身的“警惕”/ 千万别为得利而媚俗,当坚持以“好画第一,创作至上”为一生作画的依归。
 
  此地(新疆)的人普遍认为,台湾来的画家都该很有钱才是。我一想,有钱,我恐怕已在法国普罗旺斯寻梦塞尚,不至于来到此文化沙漠的新疆。只是,奇绝的新疆大地,冥冥中要我来画她!两年下来,我甚至认为,我在新疆期间,画出了这一生中最好的作品!至于新疆有没有人看中收藏我的作品,那真是他们家的事。说难听的,最好无人闻问,免得我贱卖画作的不堪。哪像米泉的某位中国美协会员,展出时画卖不出去,最后以每件400元让人全数收购!也就是,卖出去还让人当笑话来传颂!其实,那怪不得谁,你情我愿,正所谓:“若欲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古训。
 

 

美术教授的悲哀与艺术行当

  陆俨少
 
  “说画”本比“自画”易
 
  能经常出现好画,才称得上是好画家,能教、能写、能说、商业画集出版一堆的画家未必是好画家。尽管今日重提亚里士多德的论见,恐会被指为八股,但作为古希腊大哲的他,其某些高见还是值得今人参照、反思的。
 
  当然民族不同,时代有别,致东西方各自对艺术要求的标准也不同,而古希腊的雅典自有其艺术要求的高标。亚里士多德认为绘画的最高模仿,当画出“事物应有的样子”,最低的是描绘一般所见到的事物的表象。此说,实与中国古代绘画的品评“能、妙、神、逸”贴近。如康熙皇帝的御用画家郎世宁之所以在中国画品的评价不高,正是在于他非常了得的写实画风,只抓到乱真于事物的表象层面,一如当代照像写实主义画风。
 
  “说画”本比“自画”容易,吾见诸多美术教授、学者、高士,却实很会论画,有些还精彩异常,但一落到他自身的画作,却常低能不堪,令人见之哑然!可见画坛“好画家”极稀,而百年来的美术史,能称得上“大师”的,也就那么几位。时下多数画人,亦多好随意的品评别人,尽管其自身画艺水平低弱,而不知省察。一些经常出外写生的低能画人也是一个样,写生竟不知主观的去表现对象应有的样子,只知惯性的模仿描绘,不知取舍,不解构图学理,不懂层次表现,无力将素描所学的两项关键“瞬间对构图美感的掌握、认识空间层次的表现”运用在写生上面,白白的耗费了远行写生的辛劳。
 
  教授明师林克恭之所以坚持执教大一生的基础素描,就是要让学生一开始就必须走上对的路子,以避免学生日后在“习创”的路上盲思瞎画。只可惜,像林克恭教授这样的一代明师,今日在海峡两岸的美术学界已非常难寻!而所谓“明师出高徒”,绝非是“名师”一词。因为“名”可经由炒作达成,何来“明”乎!而“明师”当明什么?明白广度的画理与深度的美学哲理,明白学生的性向而因才施教。
 

美术教授的悲哀与艺术行当

  陆俨少
 
  一回,我在太行山写生,逢西安工程大学徐姓老师(西安美院油画系毕业)带一群学生前来写生,闲谈中我说及一回在西安大唐西市见一位油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的画家教授展出了将近百件画作,其中一半为油画一半为写生国画,我当下的反映是“美术学院的绘画教授怎么可以画得这么差呢?”徐君称赞我眼光锐利,并说:“其时我们当晚辈的都心知肚明,但不能明指老师的画不行!”
 
  吾人发现,大凡在画风上已形成贯性的画家,其自觉性是不高的。画家与教授本然有别,一位优质的绘画教师,未必是一位好画家;一位优质的好画家,也未必能当一个教画的好老师。但若已是画家教授,如果知道自己的画不行,理当避免出示劣作才是。可有几位画家教授会自觉自己的画不行呢?拿教授、副教授等,区分出教师的等级,什么一级、二级美术师,实在是中国美术学界的荒唐之举!
 
  身为美术教授,画不好画,本非丢脸之事。可当代画坛,艺评家、教授争相出示劣作,已然成了常态现象。究其原因,乃不自觉故。“成就”当是一个反思与自我检视的用词,最好交由美术史去认定,或由艺高者道出,而非自吹自捧。难怪陈丹青先生会写出:“美术史是不声不响的在淘汰一大批的艺术家。”
 
  美国散文家梭罗(1817-1882)在《瓦尔登湖》(穆秋月译)一书中曾指:“近年来哲学教授比比皆是,但真正的哲学家一个没有。”换个角度说,海峡两岸美术教授比比皆是,但真正的“明师” 一个没有!
 
  画不好画,除了无缘逢遇明师指点外,当是理悟不够与实践不足故。画不好画的人去教书、教画,尽管有理,但多误人子弟而不自知。画画得好,体悟必定深刻,去教画当老师,尽管有点浪费宝贵的艺术生命,但对美术教育还是有益的。但如欲求画家的成就,还得经得起生命的种种磨难才行。而此刻的我,还是以平常心画画吧!青原禅师说:“平常心是道”。他说的平常心,指的是“道心无我”,可不是一般口头上说的平常心。
 

美术教授的悲哀与艺术行当

  陆俨少
 
  宣传册也需慎重
 
  大陆书画人士流行印制宣传册不印名片,名片的别号,在此地叫“明着骗人”。致书画人士的宣传册五花八门,大展夸张之能事。一回翻阅此地一书法人士的宣传册,内容一律行书大字。内文提到如“有感于书法创新、品性、性格、人类精神符号……”
 
  等等高调文言,严然成书法家与人师一般!其实,此人士擅于交际,但人品不高,却能如此的自吹自擂。而我直觉的反应是,一律大字行书,已如行画工匠,奢言创作?“画如其人”此说不当,但“书如其人”却是真语,因为书写的“当下性”直接应现书者的全部人格。也就是,小人、贼友、八面玲珑者,其书必“滑且浮”;人品高格、谦和大度者,其书自然质朴动人。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人圈有其群党的生态,非我能识。当然,人非圣贤,每个人的内在均有神与魔,有善性与恶性,神出魔隐,善现恶伏。故我常自砺也勉人,当心存善念待人!
 

美术教授的悲哀与艺术行当

  陆俨少
 
  淡看马云异象
 
  尽管有所谓:“隔行如隔山”的话语,但各行业间,并不存在不可跨越的鸿沟。也就是“跨界”还必须具备高度,如艺评家一转为画家,或企业家一变为艺术家等等,均当具备绘画艺术的基本素养,并向作品的深度求进。水墨画家转攻西画,也得具备西画与西方美学的基本素养;西画家转攻水墨画,也得具备水墨与中国画美学的基本素养。然实况常是,丢了本,转化也成了半调子,为名为利,只好闹剧百出。导致创作思想的剽窃者、形式化的抄袭者,层出不穷!
 
  一回在台湾的东森电视购物台,见知名的古文物神秘学家眭皓平博士,引介84高龄的资深画家刘智的彩墨花鸟,并口口声声宣称刘智作品所具的“大师风范”等等!可就严肃的绘画评鉴的角度言,刘先生之作,即不精采,也没甚么创新,且用色俗艳。也就是,眭浩平作为一位神秘领域的知名专家,其对中国画的鉴赏,还是明显的外行!这里我们可以引申出,当代的博士先生,其实只是个“窄化的专士”,并不具备广博的知见。
 
  回到热门人物,企业家马云,他与当代著名艺术家曾梵志合绘的圆形油画《桃花源》,于10月4日的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在事前宣传效益的估算下,成功的拍出了3600万港币,一举成了两岸画坛的热题。
 
  我视马云之举为一项“行为艺术”,并延续着他的前两次雷同的操作,成功而强烈的讽刺了“当代艺术”因庸俗化的不堪一击。尽管,我全不在乎马云的个人心态。尽管,几无主体独创性的《桃花源》,不过是一件对地球行星的模仿画作而已。故艺术家们,对马云行为,当看淡之,或一笑置之,反对与痛批,都没有意义。
 
  只是吾人感叹,已然庸俗化的“当代社会”,早以无力抵挡“庸俗力量”的全面入侵!加上一些低格的艺术批评家因有利可图而跟者搅和,促使“庸俗势力”肆无忌惮的大大化!
 

美术教授的悲哀与艺术行当

  陆俨少
 
  明星作画群像
 
  自从德国观念艺术家波伊斯喊出:“人人都是艺术家”的口号后,他行跨入绘画艺术早已成了时尚,致马云还属末流。近期从友人传来的微薄中,见到不少华人影视明星的不错画作,其中较优质者,吾辈这群自称专业画家的人士,有些真未必如她们。其中旅日的翁倩玉早已是著名的版画家;林志玲透过自身的谛观诠释,画出了超现实优质的“女性主义”之作,最值得期待;李心洁(马来西亚人)以切近身分,画出的南洋图腾风貌,非常值得同行学习;李嘉欣因饰演《画魂》女主角潘玉良而因缘习画,她似乎得到潘魂的加持,一转抽象性的高度探究;周慧敏的优质水彩,还真让人刮目相看 。
 
  至于张韶涵则近似玩票,这可能与师承不良有关,因为染污的当代,“明师”早已难寻!而另一位名人、台湾广告明星孙芸芸。笔者几年前在报上见其油画作品,竟然也是低俗的电视所教的“行画”一路!这让人难以想象,这些富商的后代,理当可以透过广阔的人际关系,轻易的找到优质的画家明师传授才是,可事实显然不是如此。可见,提升绘画艺术的关键,还是在于自身艺术学养的优先养成,而孙芸芸无缘向学于画家明师,当是会不得“美学”的缘故。
 

美术教授的悲哀与艺术行当

  陆俨少
 
  书画收藏
 
  再看看书画收藏!一回,逢一位杂项的书画收藏先生来看我的画,他说他的书画收藏,锁定在各地的美协主席、书协主席、画院院长、书画教授的头衔身分上。他对我充满思想性的水墨,与扎实的水彩,深表肯定,并认为我具备了了得的未来性。可惜,他并没有下手收藏我的画!
 
  当然,好听的话人人会说,即表示高度肯定,却又无胆下手,可见他的自信心还是不足!读者或可质问,人家为什么非要收藏你的画不可?加上水彩画除了在大城市外几无市场。是的,收不收藏各有理由,看得准或不准也各凭本事,没有市场,表示可以开辟市场。作为画家“随缘”是我的坚守,画“好画”是我的目标,成就“大师”是我的梦想。
 
  只是,我见到的,又是一位看“头衔”的一般收藏人士(称不上“家”乃因非收藏正道),然即属杂项收藏,故也无可厚非。我一再呼吁“头衔并不得等于水平!”趋附“头衔”的心态已然扭曲。收藏书画,当是一种享受书画的乐趣。尽管,当代收藏业已转化成一种投资,而投资免不了投机炒作!看“头衔”的艺术收藏,不是艺术投资,而是艺术投机。看“头衔”,必然看不见年轻书画家的潜力与未来性,也无视于不具头衔的优质书画家的精品,因此无益于整体社会文化的提升,而沦落在艺术投机那交相拼斗的非善人生之中。“你的选择将决定你会是谁!”这是当代美国作家尼尔.沃许在《与神对话》一书中,一再出现的关键词。“选择”里头已然暗示着因果律,可觉察者几稀啊!
 
  投资乃生命志业,投机属变相人为法。收藏书画,乃因热爱书画,并渐渐的能懂得书画,能体悟优质书画艺术作品的内涵,从而欣赏享受收藏的天地,本事够了还可分享大众。看“头衔”的艺术收藏,通常与“欣赏享受书画”无缘,因为非收藏正道故!如此的选择,永远成不了收藏的大家。
 
  我不理解,也不想理解“收藏与拍卖”的行规。六十岁的我,“当下”就是我的“未来性”,而能否洞见当下我者,即非我的能耐,故不必在意。尽管我好于论述争理,可“单纯”还是我的本质,“自信”就是我的本色。
 
  收藏家的起步大都因为有了一点钱,随之附庸风雅而起收藏意,由不懂艺术到渐懂艺术,之后发现收藏可转化成投资,小收藏家开始投机导致生命的质变,走上了小道。大收藏家一本初衷,还能聘请艺术顾问帮他们选画,他们也投资、转卖收藏,却是为了更大的利他目标“分享”与企业文化的影响,甚至成立私人艺术馆,分享他人奉献社会,促进整体文化水平的提升。
 
  一个人长大,并不等于有成长;老成是呆板,不是成熟;八面玲珑是小人的才情,不值得学习。尊重不同,但不必认同低俗,这正是批评的价值。批评的本意是助人,期望优质,期盼改善,进而激荡整体文化的提升,这也是知识分子的责任。
 

美术教授的悲哀与艺术行当

  当放下头衔的迷障
 
  “头衔绝不等于作品水品!”挂着省级或省会级美协主席的头衔,受邀到各州区县政府作画装饰门面,一要价数十万,还不能减价!而那些照单全收的单位,正是所谓的“浪费公帑”。诸多美协主席的作品,是经不起严肃的艺评检验的。笔者非否定“美协主席”有推广在地美育文化的功勋,这些人好不容易的爬上了美协主席之位,理当有其过人的本事才是。只是我呼吁:“回归作品的鉴识与较量,放下趋附头衔的迷障吧!”
 

美术教授的悲哀与艺术行当

  诚信为上
 
  陈衡格曾说:“文人画家的四大要素,第一是人品,第二是学问,第三是才情,第四是思想……”。诚信当然是“人品”的关键所在。故我总结出:“没有人品的画家,不可能开悟见道,其作品必不在高度。”致中国古画评鉴“先论人品,后论画品”的洞见,不但是过去论画的标地,更是今天当持守的箴言。
 
  谁没有“错过”的经历!错过爱情,错过亲情,错过大好的收藏,错过与益友结交,错过明师的点化,错过朋友的劝告,错过生涯把握的机会等等!这种措失良机的因素,亦可总结出几点,一是智慧不足,二是没有福报,三是业障深重。智慧不足,导致关键时刻的抉择模糊;没有福报,机会过门而不入;业障深重者人数最多,其中以“不讲诚信”影响最大。
 
  一回,一位乌鲁木齐市的裱画店负责人,因为“毫无诚信”的惹火了我引介的好友,由于我在气头上,导致他的老师石抱先生,硬是错过与我对谈水墨创作的机缘。这位河南女士的非善举止,印证了新疆的一句土话:“防火、防盗、防河南”。也就是,“业障”带有因果性与牵连性,可见选择学生也得非常谨慎!天人师佛陀教下的十大弟子,个个神通广大,智能超群;可那耶稣基督,竟不堪的被弟子犹大所出卖!
 
  一个人消除业障,首当忏悔往昔所造诸恶业,并当下反省,断除恶习,否则积怨过深,入夜都将难眠,连带生活、事业都会问题百出!
 
  提升智慧,有赖觉照与心灵的清净;福报不足,得常行布施,常保善心,常做利他的好事。禅家讲“悟后起修”,理悟后还得经由实践以证明所悟是否圆融。悟已不易,修实更难。画家,当以画好画为上;教授,当以培育人才为最;收藏,当以拥有好艺术品为乐。而行行有道,悟有深浅,致高下有别,大小有异。
 

 

美术教授的悲哀与艺术行当

  陆俨少
 
  人如其画,非画如其人
 
  “画如其人”这个经常让多数人误读的命题。美学理论指:“作品一旦脱离画家的手,作品已全然独立自存,不属画家,而属观众。”因为艺术品倾向于绝对性的高度,而“人”的个别差异则是相对性的。也就是,作品是艺术家主体深思的精神面;而社会化中的人,具有分别、比较的相对性的世俗心思。故有人说:“看这画家的画真是享受,但最好别认识此画家!”这话,是有道理的。如曹操被历史判定为“奸臣”,但书法特好,所以赏其书,未必认同其人;梵高的画,可谓世界第一等,但这人却经常是疯癫的,让人受不了。
 
  可见“画如其人”是警语,不是评断。也就是“画与其人当一致,心如何画便如何”,正是佛家指:“万法唯心造”的道理。诸绘画大师已共证一项事实,纯净的艺术园地,容纳不了丝毫的名利心。故作画、写生的“当下无我”是非常关键的,仅管之前还得先建立精练的技巧才行。
 
  “画如其人”若是一项评断,那可判定其画必然不行。因为绝对性的“道”,趋附于相对性的“艺”,高处依附于低处的原故。海德格尔曾意指:“画家是神(绝对性)的代言,观者经其画,洞见神的奇绝高处……”。不过“画如其人”,倒可用在“行画与商品画”上,因为画与人都甘愿流于低俗故。于是,从今而后当你口出或笔出“画如其人”的时候,就当小心觉照!
 
  致我认“人如其画”比“画如其人”在分析上比较精确,也较吻合“以格论画”的古训。特别是内在性直接体现流露的书法艺术,如一位八面玲珑的书者,其书法必“滑”,正是油腔滑调的“滑”的情性。故书画家“正直、意诚”非常重要。
 
  想要停笔,又想起梭罗的话:“我们真正地改进或是可以改进的时刻,既不是过去,又不是现在,也不是未来。”我想梭罗指的是“当下”,当下顿然反思醒悟!于此,愿与画坛同道们共勉。
 
  作者:方草,1955年出生于台北,祖籍福建泉州,现住台湾台中市。水彩、现代水墨画家 文中插图为陆俨少作品,与本文无关。
 

相关热词搜索:行当 教授 美术

上一篇:当代美术对于民族特色和气派的探索
下一篇:毛笔行草书法技巧(三)-----发力点、主笔、笔速、控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