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向取法
www.zg-xbwh.com   2016-12-03 21:51:56   浏览次数:

  学习写毛笔字重在“取法”。取谁的,怎么取,似乎成为学书成败的关键,不仅关乎书法审美的价值取向,也涉及到书写风格的形成与发展。纵向深入经典,取法乎上,方为正道。如若横向取法,容易“同质化”也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客观辩证的分析,盲目诘难“横向取法”,似乎有点小题大做。
 
  事实证明,汉字书写的技法具有固执的传承性。总体来说,承前启后的继承脉络十分清晰。魏晋唐宋至明清以降,笔法主流归东晋“二王”父子。“二王”承接蔡邕、钟繇、卫铄,传至今日虽有些许差异,但用笔的大方向没有发生颠覆性改变,即使明清走得比较远的张瑞图、何绍基、赵之谦,他们的学书经历也可窥“二王”的蛛丝马迹。显然,清楚明晰的接续谱系,似乎给人一种印象,笔法的传承就只有直线纵向关系。
 
  汉字书写笔法的形成与物质条件密切相关。汉字书写的工具材料,尤其是笔和书写载体的性质和特点,对笔法的形成产生决定性影响。细窄的简牍,柔软的笔毫,互相作用,决定了汉简的用笔方式,书写特点。蚕茧纸,鼠须笔,造就了王羲之《兰亭序》的经典地位。吸墨性较强的生宣遇到长锋羊毫,用笔的速度,提按的快慢都会发生改变。屋漏痕、锥画沙、印印泥,并非无条件的异想天开。飞白、涨墨的效果,既有用笔方法的不同,也有工具材料的效应。超大的斗笔与纤细的蝇头小锋,执笔和用笔方法肯定有所区别。不言而喻,有什么样的工具材料,就形成什么样的书写特点,即使没有彻底改变,也会出现细微差别。
 
  汉字书写笔法具有横向互补的基本特征。汉字书写技法的师承关系告诉我们,师傅带徒弟是书法传承的常态。师傅的笔法具有群体效应,由于历史的局限,经典笔法的传播表现为集大成者的个别突显。也就是说,师傅的笔法代表着一个时期众多书写者的用笔特征。一个大师的形成,假如缺失众多的追随者,推动师傅笔法的传播,所谓的大师也不复存在。一个时代的典型用笔,都是无数优秀书写者参与提炼、加工和改造的结果。东晋王氏家族地位显赫,优秀书写者济济,他们按照传统技法的流传方式,争先恐后地互相汲取,滋滋不倦地互相攀比,力争出类拔萃。然而无情的历史,将无数优秀者掩埋在历史深处,唯独“二王”闪耀后世。试想,倘若没有王氏家族众多好学者的踊跃参与,王氏笔法不可能发展到极至。追随米元章笔法的人众多,连当朝宰相蔡京也不例外。“米字”可谓风行一时,但最终形成气候,影响最大的却只有米芾一人。这种集群式的单一继承传播方式,具有横向集成的特点。所以“横向取法”有其深刻的历史渊源。
 
  汉字书写笔法的演变有个动态的渐进过程,彰显着时代的书写风貌。清代苦瓜和尚的名言“笔墨当随时代”,流传甚广,说明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书写风貌,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审美指向,艺术价值的这种趋同性,共同营造了时代的艺术形象。汉字书写技法的变化尽管惰性较强,但时代的烙印不可磨灭。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明尚姿、清尚变,尽管概括得不够客观准确,但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汉字书写的时代特征。唐初李世民运用国家力量竭力推行王羲之的笔法,一时间举世皆尚王羲之,但时代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初唐四杰”尽管纷纷继承王羲之的笔法,但由于审美价取向不同,最终的书写面貌仍然有所区别。张旭、颜真卿、怀素师出同门,书写个性也存在差别。北宋尤其如此,学习晋法,追求晋韵,风靡一时。“宋四家”无不以晋法为旨归,但“苏黄米蔡”的面貌却有分殊。无数事实表明,任何书写者都无法摆脱时代的制约和影响。
 
  近似的书写工具材料,能够产生从众效应。书写工具材料的性能和工艺,具有共时性。材料选配和制作方法都与时代需求相关。毛笔发展历史悠久。长久以来,外型、功能和使用方法变化不大,但杆径、毫质和制作工艺的改进,往往能够影响和制约使用方法。笔杆的轻重长短,兽毛的软硬粗细,都不同程度地决定书写方法和风格。书写载体尤其是纸张也一样,规格大小,表面涩滑,纹理粗细,吸水强弱,都将改变用笔方法。用笔方法对工具材料性能的依赖,犹如工人对生产工具的依赖一样重要。工具材料的制作具有趋同性,就时就地取材,既方便又快捷。使用需求的趋众性,往往能够产生从众效应,地区或圈子的嗜好,可以带动书写工具材料的使用热潮。当下,实用思想指导下的罐装墨汁,普及率很高,使用方法大同小异。可以想象,同类型的纸张,同类型的笔墨,质量性能相同,使用方法也相差无几。同样的材质,不同的写手掌握起来会变得相当容易,即使出现些许差别,也微乎其微,不伤大雅。再糊涂的书写者,也不可能完全跨越时代的局限,标新立异(创新性艺术例外)。纸张没有出现以前,汉字书写材料只能选择竹木石块,谁也不能另搞一套。从根本上说,避重就轻,避难就易,是人的本性,唾手可得的东西不擅加利用, 就无法实现自己的书写理想。
 
  师徒面对面传授,零距离可观可感。俗话说:近褚则赤,近墨则黑。汉字书写技法的传承,历代主张“口传心授”。这不仅因为技法的个人化、神秘化倾向,还因为肌肉记忆复杂困难。“零距离”“口传心受”,往往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距离远,时过境迁,也可以传授,但肯定失真。“二王”笔法的逐步变形,就有时间距离传承的不可预期性。师傅带徒弟,耳提面命,原汁原味,才能真正达到传承的目的。众多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技法传承,都带有私人性质,所谓“关门弟子”就含有这个意思。不难设想,师傅将徒弟叫到面前,手把手地教他如何握笔,如何运用,如何提按,比自己找本字帖照猫画虎来得容易。据记载,当年沈尹默为人作示范,基本不说话,反复强调“看我写”,这种金针度人的行为,一语道破了学习书法的玄机。今天复制术虽然发达,下一等真迹比比皆是,但仍然不如面对面的学习效果。否则,收费颇高的“高研班”、“冲刺班”、“精英班”也不会如此火暴。假如不能直接身临其境地感知师傅的用笔方法,铺天盖地的网络教学视频,也能够起到近距离的作用。所以,可以相信,面对面,耳濡目染,学习效果会更好。
 
  相仿的生活环境,容易诱发互相借鉴。相同的时空,相同的状态,互相感染,互相学习和借鉴就变得习以为常。共同的文化背景,认知水平相近,容易产生共同语言。共同的生活状态,起居生活和兴趣爱好趋近,容易产生相近的审美观。共同的社会环境,差别不大的居住条件,时空观、生活观相仿,无论是书写品味,还是欣赏能力,都可能产生共鸣。如此之多的相同,只能产生一种结果,学习书法互相取法变得十分容易和方便。畅通的交流渠道,方便的对接方式,互相借鉴的阻力消失,互相取法变得自然而然。比如,现代电子网络互通无阻,自媒体方兴未艾,即兴日课,可以实时传送,道友、同事、师徒,都可以远距离视频交流临帖的经验和方法,切磋书写心得和体会。便捷的学习方式,互相督促鼓励,不仅容易点燃学习热情,而且“横向取法”也变得非常容易。
 
  汉字书写“横向取法”虽然有一定的局限性,但合理成份不可抹杀,在一定条件下,从“横向”入手,然后深入“纵向”,或坚持“纵向”,再通过“横向”加以验证和巩固,也未必不是一种好的取法方式。任何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书法取法也是如此。“纵向”的优越性在于继承,“横向”的优越性在于扬弃,两者不可偏废。对初学者来说,“横向取法”存在诸多相同之处,近距离、同时空,更容易理解和接受,学习写字就会变成一件比较方便的事。
 

相关热词搜索:横向

上一篇:学习书法的六大益处
下一篇:中国人的笔墨情怀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