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画坛“扬州八怪”之首的金农是一个怎样的怪老头?
www.zg-xbwh.com   2016-12-06 21:02:40   浏览次数:

  当我和世界不一样
 
  那就让我不一样
 
  ……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
 
  握紧双手绝对不放
 
  五月天的信写《倔强》歌词很是符合清代一位书画家的气质。就是金农,他的书画作品在故宫都有收藏和展出。
 
  别号一箩筐
 
  金农原名司农,字寿田;39岁后,更名为农,更字寿门,一生所署之斋馆别号众多,有冬心先生、江湖听雨翁、金牛湖诗老、老丁、古泉居士、竹泉、曲江外史、稽留山民、莲身居士、龙棱仙客、耻春亭长、寿道士、金吉金、苏伐罗吉苏伐罗(佛家经上“苏伐罗”即汉文“金”字,苏伐罗吉苏伐罗就是金吉金)、金廿六郎、如来最小弟、惜花人、昔耶居士、枯梅庵主、心出家庵粥饭僧、仙坛扫花人、松长者、百二砚田富翁、三朝老民(历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等。
 
  据金农自述,“家有田几棱,屋数区,在钱塘江上,中为书堂,面江背山,江之外又山无穷。”曾应试乾隆元年在京举行的博学鸿词科,未被选中,因而绝意科场,一生未仕,布衣终身。他游历大江南北,30岁左右来到扬州,年方五十才开始学画,最后寓居扬州以卖字画为生。
 
 
  清 金农 《陶秀寔清异录》轴故宫出版社《故宫书画馆 第一编》
 
  自创“手刷书”
 
  清代画坛“扬州八怪”之首的金农,故宫博物院自然少不了他的字画。比如这幅《陶秀寔清异录》轴,其书法师汉魏南北朝石刻书迹,大胆变体,创方厚凝重、风格独特的“漆书”。所谓“漆书”,就是把点画破圆为方,横粗直细,笔划方正,棱角分明,墨色乌黑光亮,像用漆帚刷成的,是指一种特殊的用笔用墨方法。
 
  金农主要成就是在书法和绘画上,但是书法成就超过了他的绘画。在金农心中,诗第一,书次之,画又次之。50岁前金农基本上是不多谈论绘画的事。
 
  五十岁以后始学画,涉笔即古,善画竹、梅、马、佛像、山水,尤精墨梅,所作枝多花繁,古雅拙朴。《清史稿》卷504《金农传》称:“其点缀花木,奇柯异叶,皆意为之。问之,则曰:‘贝多龙窠之类也。’”喜山水,中年时曾游历四方,足迹半天下。
 
  由于“扬州八怪”中大多是布衣、寒士,都因不满社会画风才逃到扬州寻求发展,从某种意义上也体现出了金农等人突破传统艺术美丑界限强调个性的特征。但抛开水墨写意精神,“扬州八怪”他们所用的表现手法其实在明代沈周、徐渭等人笔下已经出现过。
 
 
  清金农人物山水图册,中国清代名画。此画册共十二开,分别绘佛像、山水、人物故事等。全画笔法生拙奇奥,设色清秀淡雅,意境幽深,为金农山水人物画代表作品。鉴藏印:“曾藏潘健盦处”、“铭心绝品”、“贞甫审定”等62方。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求奇求怪行走江湖
 
  据说金农脾气很古怪,他看不起的人是不会和他多说半句话的,画肯定是别想求得了。而对要好的朋友从不以穷富贵贱取人。另外一点,由于金农多半以卖字画为生,用现在话来说“生意还不错”,难免会把商业习惯带入到他的创作领域。所以,现存流入市场的金农作品,有一小部分明显是有应酬之嫌的,甚至有的画作是其弟子为金农代笔的,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些否认金农作品中他对待艺术和人生的阔达态度。而在我们常人眼里,金农始终就是一个不修边幅、无拘无束的文人画家。
 
  求奇求怪在金农是一种天性。他做任何事都不愿随人脚踵。“弃众人之所好,收众人之所弃”的取法路径既是他的个性使然,也是他美学原则的生动写照。金农的书画作品均有一种极强的图式感。
 
  他嗜奇好古,精于鉴别,收藏的金石文字达千卷之多。他好游览,中年后涉足山东、河北、河南、陕西、山西、湖南、广东等地,饱览了祖国壮丽河山。后以卖画长期居住扬州的三祝庵、西方寺等地,至衰老穷困而死。
 
 
  金农 梅花册
 
  一支傲娇的老梅
 
  喜欢画梅花的金农曾在住所旁栽下30株老梅,冒着风雪反复揣摩梅枝的正反转侧、疏密穿插。也曾踏雪查巡江路野梅,以求“戏拈冻笔头,为画意先有”的境界。
 
  金农特别喜欢画寒梅,以表现一个“清”字,“清到十分寒满地,始知明月是前身。”“凌霜雪,节独完,我与君,共岁寒”(见《画梅题记》),以表现他孤傲不阿的志节。
 
  他在故宫藏《梅花图轴》题诗中曰:“砚水生冰墨半干,画梅先画晚来寒,树无丑态香沾袖,不爱花人莫与看。”其画梅笔法顿挫有如篆书,花瓣用意笔圈之,并在老干和花萼上点以重墨,用浓淡墨随意写之,表现一种幽冷疏散的意境,也是自我的写照。
 
 
  金农 相马图 立轴
 
  走自己的路 让别人说去吧
 
  金农的书法在当时及后世都极少追随者,因为创作个性极强。包世臣将他的书法列入“能品”,对他的评价并不高。力倡碑学的康有为也说他是“欲变而不知变者”。
 
  金农有一股认定了就不管不顾的执拗劲儿,反面意见反而能让他更加坚定自己的选择。他的朋友厉鹗曾劝他不要在书法用笔上沾染奇怪的杂体笔法。但金农并没有把厉鹗的话当回事,因为最能体现他在书法方面审美旨趣的“渴笔八分书”(漆书)恰恰就是建立在杂体书基础之上的独特创造。
 
  所以,还是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任由旁人评说吧。
 

相关热词搜索:扬州八怪 金农 之首

上一篇:名人字画价格如何评估?浅析名人字画的价格是怎么来的
下一篇:《清明上河图》里青楼对着春药店,这些奇葩镜头细思极恐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