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画家 埃德加·德加
www.zg-xbwh.com   2016-08-01 15:52:25

上一张
收藏  分享到:
查看原图
         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1834.7.19 ~1917.9.27)法国印象派画家、雕塑家和图形艺术家。
        “艺术不是你看到什么,而是你给别人看到什么 。”
        他曾在巴黎艺术学院学习绘画,受到 安格尔 的很大影响,富于创新的构图、细致的描绘和对动作的透彻表达使他成为17世纪晚期现代艺术大师之一。
        他最著名的绘画题材包括芭蕾舞演员和其他女性及赛马。他通常被认为是属于印象派。他的作品更具古典现实主义或者浪漫主义画派风格。
        19世纪是欧洲艺术史上发展高峰时期,见证了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印象主义兴起与变迁。大革命之后的法国取代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成为艺术家的另一个天堂。在耀眼的艺术之星中,埃德加·德加也许并非成就最高,但他是最特立独行、别具一格的那颗,因其艺术和生活中的矛盾性而光芒永绽。
        “画家,真正的画家是那些懂得从现代生活里找到诗意的人,他们能以色彩或素描,让人看到或理解我们有多伟大。”
        “画出眼前所见的固然重要,但最好只画出存在于记忆中的事物,
因为那是经过转换、沉淀的想象,然后才能画出真正感动自己的地方。”
        德加的独特在于他难以被定位至某一绘画流派,其画风一直以来都是评论家争论的焦点,承袭新古典主义大师安格尔对素描的钟爱,擅长描绘,线条朦胧流畅,他绘画中的色彩迷离变幻,体现了浪漫主义的代表人物德拉克洛瓦的影响。
        印象派画家对自然光线的瞬间捕捉,同样吸引着对艺术极为敏感的德加。
       “德加是个不容易被归类的艺术家,他虽与印象派画家一同展出,却也抨击印象主义所揭示的原理原则。终其一生,他从未停止为过去传统中伟大画家的艺术成就作辩护,然而却又在他的艺术领域中创造出绚烂的现代意象。而尽管其作品表现主要被认为是线条表现多于色彩,但有些作品的色彩堪称是19世纪末最为明艳动人的”
                          —— 艺术史学家法兰克·米尔纳评价
        德加生性孤僻,言辞尖刻,极难亲近。晚年视力衰退,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正是这样一个退居社会边缘的人却热衷于表现人物。创作了大量的肖像画、群像画、人物画及人体雕塑试图通过描绘人物的瞬间情绪,探寻永恒的真理。
        个性傲慢疏远,愤世嫉俗。还是一个公开的厌女者,认为  “女人总是粗俗”。敏锐犀利的艺术神经,容忍不了朋友的陪伴,为了追求艺术上的深层次造诣,德加始终以超脱冷漠的姿态面对俗世的人和事。他终身未婚,但其艺术事业却始终离不开女性。他鄙视女人,拒绝女人,但恰是女人凝聚了德加绘画的灵魂。他有约一半的作品都是表现在巴黎歌剧院演出的年轻芭蕾舞演员。
        德加未曾从正面描绘女人的身体姿态,而把她们视为“舔着自己身体的猫儿”。画家则漠然地用画笔记录下“从钥匙孔中所窥视到的情景”。
        德加一方面鄙夷厌恶女性,被指责为窥淫癖者,又迷恋女性生而有之的美感。也许正是这种矛盾的心态,使德加创作出独具个性魅力的优秀作品。
        德加特别强调用记忆的方法画画,他说:“描绘我所看到的东西,这很好,但是描绘保留在我们记忆中的东西会更好。这是一种变化、幻想和记忆在其中结合起来的作品。我们只能再现明显触目的东西
那就是说,所必须的东西这样,我们的记忆力和创造性才能从自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德加这种绘画方法,使他有时能够丢弃自然现象中的枝节的东西
而抓住最主要的感觉和印象,是事物的神情动态更加突出,也更加艺术化,正是这种观察能力是他能捕捉动态准确生动。
        他1834年7月19日,出生于巴黎。父亲是富有的银行家 皮耶·奥古斯特·伊尔森特,母亲塞莱斯蒂娜·梅逊是美国一位贸易商的女儿。因此家里生活十分富裕,家里时常举办周末宴会,邀请了许多贵妇和绅士,父亲兴致高时,还会来一段凤琴演奏。可说是幸福美满的家庭。但在德加13岁时,不幸的事突然降临这个家庭,他的母亲塞莱斯蒂娜去世,德加为了忘记悲伤,开始埋头于绘画创作中。他在升上高中后,更加热衷于绘画,笔记本上满满都是他的素描作品。
        德加19岁时,为继承家中的银行,曾一度进入巴黎大学法学系就读。这与他想当画家的心愿相互矛盾,并为此与父亲发生争执,最后德加选择自己的理想而放弃家业离家出走,正式开始学习绘画。  
        中学毕业后,德加报考了美术学校,在意大利学习意大利的艺术,特别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又在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Suguste Dominique Ingres)的一位得意门生路易·拉莫特(Louis Lamott)的画室里学画。那时 德加 临摹了15-16世纪许多绘画和素描。
         他在杜伊勒利花园南侧蒙德维街的公寓租了一间阁楼作为画室。
        21岁时,经由父亲朋友的引见,德加与他仰慕已久的大师安格尔会面,他从小在罗浮宫就看过安格尔的作品,并且时常模仿他的风格。这次的见面,可说是德加长久来的心愿,他感到无比喜悦,也非常紧张。安格尔对他说:“画吧!凭着记忆或自然写生都可以,总之就是要多画,这是成为优秀画家的唯一道路”。这段话成为了德加的座右铭。
        1859,当他回到巴黎时,已是一个安格尔画派素描行家了。这种素描是一种古典主义的素描。在学院里学习的素描(学院派)。
        马奈、雷诺阿、塞尚在不久后,都起来反对这种素描。但德加对它的态度则不同,他非常崇拜古典主义素描。德加对素描有天生的爱好。他喜欢纤细、连贯而清晰的线条,认为这种线条是高雅风格的保证,是达到他所倾慕的美的唯一方法。线条成了他的欲望,线的运用上,他达到了所有安格尔的弟子及其追随者没有一个能够企及的、妙笔生花的地步。
        1859年前,德加经常画一些人物肖像,如: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以及一些历史主题的人物。
        1860年代,德加结识了 爱德华·马奈,成为盖尔布来咖啡馆常客。
        1869 M. and Mme Edouard Manet(马奈夫妇),画中马奈夫人部分由于画得太丑,被马奈割掉,德加因此跟他绝交。
        1870年,德加锐敏的理智觉察到一股新艺术气流“现实主义”,这种理论主张放弃古希腊美的理想,代之以朴实真挚地表现所见的事物,为了接近美的理想而又不脱离现实,德加运用干净的线条和明暗的技巧。
        德加青年时期肖像画准确地表现了他对素描的信仰、优异的技巧
细腻的感觉和过分的循规蹈矩。
        1870年代初期,芭蕾舞女是德加非常喜欢的主题。1871,1871 Dance Class。
        1872年末,德加为了寻找开心,到了美国的新奥尔良。
        1873年前后,他开始以芭蕾舞女郎、女工、著衣的模特儿、沐浴的模特儿、以及酒馆艺人等为主题作画,以超然的眼光,如站在另外一个世界的立场来审视周遭的环境,为当时社会的人情世态食衣住行留下纪录,至于他作品里的人物犹如他所使用的粉彩、油画颜料只是他研究光线、色彩和造型的材料而已。就技术而言,他是伟大的实验家及改革者他对传统油画的丰富知识,不断地试验各种不同的媒剂和混合顏料。1873 Madame Rene De Gas
1874,战争终于结束,灾难却再度降临德加身上,一直在经济及精神上给予画家支持的父亲撒手人寰,留给40岁儿子的竟是一笔巨额债务,是德加所意想不到的。德加在丧父的悲痛中,出售了装饰在画室的收藏品,直到这时画家才第一次感受到必须为了生活而作画的无奈心情。
        1874-1886年,德加虽然反对印象主义,但是他还是积极参加了
历届印象派画展,除1882年的那届。德加的作品也被官方沙龙所采纳,作品可以悬挂在相当显目的地主,但他却脱离了官方沙龙。
        德加曾画过好几件马洛小姐之画像,表明他对于单纯之“美”所怀的轻蔑,充分实现了“感受性的敏锐”的理想。说明了德加的革命艺术家的本质,在他的印象主义者朋友的之中,他都保持完全的孤立,追求自已的诗意理想。
        德加的后期作品愈来愈粗犷,常使用一生非比寻常的手法,利用缩短线条的透视比例勾勒全画,让我们觉得位於前景的人物,像要舞出画外似的,以舞台或地板的线条来处理并控制画面。粉彩画的技法,使德加得以将芭蕾舞女郎舞裙的轻盈和优美舞姿,表现得分外飘逸、柔和、且玲珑剔透,传达出芭蕾舞的情调与活力,这种高度的柔和与剔透感,使他在技法上更接近印象派主流。
在德加创作的“赛马”作品中可以看出,德加的观察方法已经发生根本的变化,线条只是隐隐约约地显出没有破坏根据明暗处理安排的色彩关系,色彩形成了统一的整体,在这个整体中突出骑手身形的调子,同显示地平线上的房子的调子同出一辙,这种视觉形象的统一中,从绘画的“不完整性”中,产生一种使画中所有对象都能自由呼吸的空气感。
1883年,为19世纪巴黎妇女形象提供了划时代的定义。
        后来,德加因为视力衰退,他开始大量画色粉画,成就出众。
        雷诺阿曾非常佩服他的色粉画水平,晚期的色粉画色阶变得越来越鲜艳,甚至艳的刺眼,后来他视力越来越弱,线条优势取代了色彩。
        他以宏大的气势画出了一作品,他在晚期画作被错认为抽象表现派画家的先驱。
        生命末期把精力转向雕塑。1917年9月27日,德加逝世于巴黎,享年8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