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写意画的审美意蕴
www.zg-xbwh.com   2017-06-23 17:14:05   浏览次数:

  写意是中国画乃至中国艺术非常重要的文化审美议题。它有着只可意会无法言传的朦胧美,它更重气韵生动,直抵心灵。理解了中国画的写意美,中国书画的魅力就在大家心里落了根。
 
  何为写意
 
  写意精神,无疑是中国画最重要的文化审美品格。
 
  中国画观照世界的方式,不是对现实世界的模仿或再现,而是借助于审美对象并通过毛笔的书写性以表现艺术主体的思想意趣与精神品位。就审美的主体与客体的关系而言,中国画写意精神凸显的是主体的人性精神与抒情、谴兴、恣意的创造性,甚至于还夹杂着些许的潜意识表现性。
 
  在无数的中国画作品中,那被物化的神与韵,生发出无处不在、无处不可感的文化与宇宙气象,其聚散、升降、屈伸、浩浩然充塞于天地之间,既有儒家的敦厚沉郁、静穆中和,也有道家的与物推移、彰隐自若,还有禅家的自由卷舒、任性旷达,更有融合时代精神的开拓进取、自由自足。中国写意艺术是诗风浩荡的中国风在造型艺术中的体现。它叙述和弘扬的是一个古老而弥新的民族之诗性追求。
 
  写意之辩
 
  写意相对于写实而言,写实以形似为目的,以栩栩如生为审美意象,不惜将解剖、光学、色彩学的科学手法运用到绘画中,再现当时当下的即景,写实主义在西方油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而写意就是以意驱象,以形写神,进入宋元之后,文人画成为正统,形成一种有禅意的诗意化的语言体系,将写意推向极致。其艺术思维根源于中国古代哲学“天人合一”的世界观,艺术表现手法则体现在意象造型、书法入画和以线造型几个方面。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山水画是中国水墨画最为凸显写意精神的画种。从山石、树木、水泽、云草中寻找人生存在的道理,寄托心灵、情感,用生命的状态表达对象,正是中国古代艺术家创作山水画本源的真实意图。由于没有象西方绘画中光影、质感、透视的约束,中国山水画更多地依靠虚实、遮挡以及不规范的大小比例关系来暗示行云、流水、山石、树木的空间,而使得对自然的表现更加肆意、主观、淋漓尽致。所谓“低仰自得,心游太空,心融融于玄境,意飘飘于白云,忘情勿我之表,纵志于有无之间。”一幅画可以从山前到山后,从山顶到山脚,一幅长卷可容下一年四季、阴晴、雨雪。它不是特定的山,特定的水。它有明暗、有表情、有灵性、更有生命,可以使欣赏者与之一起喜怒哀乐。这种神奇这种中国哲学文化所独特的眼光和心灵,你是无法在西方风景绘画中看到的。
 
  更进一步说,写意是中国画的一种审美精神,它不是画种,也不好作为分类的依据,用水墨画画不一定能达到“写意”的境界,而工笔画和其他画种,也不一定就不“写意”。
 
  写意不等于随意
 
  中国画的“意象观物”不是实写,不是焦点透视下三维空间的形象塑造,而是以“意”为主,以“意”统领、重构、再造对象,并以“象外之象”为中国画写意精神的最高境界。
 
  但是在实际创作过程中,有些画家今天往往把“大写意”或“写意”,等同于“荒率”、“恣肆”、“随兴”、“放浪”和“不似之似”等概念。这些对于中国画写意精神的误读,都忽略了对于“写”本身的极其严谨和艰辛的修炼“法度”的过程。“写意”之所以不是孩童的“涂鸦”,就在于其“写”是在符合黄宾虹所概括的“平”、“留”、“圆”、“重”、“变”等用笔法度之上的个性化与性情化的“破法”,这种“写”甚至于还体现了人性与人品的对象化。对于写意这些“用笔法度”的砥砺与修炼,甚至需要艺术家付出一生的心血与代价。唐张彦远说:“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通过行笔的抑扬顿挫、徐疾提按,笔力的轻重缓急,用墨的干湿浓淡,可以使显出力感、节奏感和韵律感的线具有抒情达意的功能。
 
  写意的境界
 
  “妙境”、“逸品”是自古以来品评艺术作品经常提到的“意境”,这是“写意”的真正内涵,也是品评艺术作品的最高标准。艺术品的高低、雅俗、形态以及?书画中的雍容之气,孤清之气、冷峻之气、散淡之气、朴拙之气、简远之气、深沉之气都与画家的人格品性、身世教养紧密相关,皆是艺术家的心性、修养、精神与大千世界交融、感悟的产物。只要一落笔,到完成作品,自我必在其中,这就是画如其人,字如其人的道理。自古以来,品评艺术品的高低、雅俗有两个条件,就是艺品和人品,二者合一,才属上乘。
 
  写意的渊源
 
  中国的写意绘画历经长期的艺术实践后逐步成形,文人的参与艺术最终奠定其在中国美学价值体系中无以伦比之地位。
 
  早在唐代,就有以泼墨著称的画家王洽,北宋则出现了富有诗情画意和文人情趣的米氏云山,南宋写意画大家梁楷,笔墨精湛神妙,开创了水墨写意画法的新局面。
 
  元代文人在特殊的政治氛围之下,为求得心态的平衡和情绪上的舒络,其作品野逸高致,将写意画推向了历史的高峰,大画家倪瓒云:“所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言之凿凿,至今回响犹在。
 
  及至明清,徐渭、八大山人、石涛的写意作品震古烁今,扬州八怪和海上画派面貌突出、风格强烈,均为后世垂范。
 
  近现代以来,由于西方文化渗入,写意绘画各种派别呈多元之势,既有在传统的基础上自出机杼而开创新风的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也有在西学东渐的潮流中,进行中西文化合璧的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李可染,大师辈出,生生不息。
 

来源于网络

相关热词搜索:写意画 意蕴 中国

上一篇:王镛:书画印三者之中,书法是根基,是核心所在
下一篇:匠心艺胆李苦禅:百态“鹰”姿聚笔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