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二石的坚守
www.zg-xbwh.com   2017-07-29 18:45:42   浏览次数:

       傅二石无疑是一位成绩斐然的优秀山水画家。作为驰名中外的艺术大师傅抱石先生的次子,书香门第、名人之后,与他的兄妹们一样,事艺而不为父亲的画风所囿,不甘于邯郸学步、亦步亦趋,而是本于父辈“其命维新”的教诲,在“传统”、“造化”的双修中,高扬起创造的风帆,擐甲挥戈、驾驭丹青,力求开辟个性化的艺术新天地。

       这位豁达、乐观、坦诚、宽厚的画家,在几十年的笔墨生涯中,无论身处顺境抑或逆境,从未动摇过对艺术的虔诚与追求,每当命笔,总是“严肃认真地对待画作”,绝不马马虎虎、胡乱涂抹。一种让中国画艺术健康成长和发展的使命感、责任感萦绕于心头,为此,敬效微薄之力已成他不变的夙愿。

黄山北海远眺 89.5cm×243cm 2010年

       在当下相当长一个时段内,中国画热闹繁荣景象的背里,不少作品的核心价值、审美灵魂已荡然无存。以丑为美,以怪为宗,不择手段地猎奇制作,无视内涵的水墨实验,等等,使不少画家心灵失所,让中国画陆陆续续离开家园。面对这种令人遗憾的背景,我们发现了包括傅二石在内的一批有为的画家,对于中国画艺术的一种可贵的坚守和定力。审视二石的大量作品,我们完全可以放开地说,对于弘扬传统的优秀文化,对于拓展作品的时代精神,对于歌颂祖国的壮丽河山,对于张扬中国画的人文内涵,其驰骋的笔墨,是很富于实践价值和启示意义的。画家的艺术生命逆旅,对照已届耄耋之年的傅二石,确然呈现了这么一个事实:从人生态度、心灵状态以及艺术取向上,他无愧是一位以美得发现为己任、在山水创作上不断进取的艺术家。

       他深知并付诸行动的是,艺术扎营创造而非人云亦云地模仿,杜绝墨守成规!抱石大师的教诲,“要点冒险精神,才能画出有新意的作品”,铿锵的话语,长期激励着他的创作。

清凉世界 2010年 69cm×45cm

       他所写《金刚坡的回忆》一文,深情记录了其父在抗战阶段携全家避难于重庆金刚坡,八年艰苦岁月,蜗居斗室坚持中国画创作并取得最初辉煌业绩的史实。种种难忘的情景使他耳濡目染、受用终生。抱石先生的那种解衣盘礡的大笔挥洒,那种全神贯注的小心收拾,那种拥抱中国画的热忱和诚挚,都化为一种遗传基因,而渗入二石的骨髓。有必要强调的是,二石之于家学,重在学养和精神的坚守,并非皮相的承续和复制。他的画作,难见“抱石皴”的影迹而另成体系。即令在其作品此幅与彼幅之间比较,也往往皴法异样,形神不同,景境各富特色。同样表现泉水瀑布奔泻的作品,《雨后奔泉图》,写山中雨后,百泉竞泻奔突、交织交响的壮观伟景,势夺心腑;而《深山流泉》,状写泉水的淙淙下行,使人耳边仿佛响起了中国丝竹演奏之声,那种水流与松针对话的浅唱低吟,给游人以赏心悦目的清趣。两幅画中的山峦笔墨表现,前幅阔笔简约,后幅则皴丰墨富,作品个性朗然昭然。图像表现如此入微的生动感、神奇感,不正是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印证么!黄宾虹说,“江山本如画,内美静中参。人巧夺天工,剪裁青出蓝。”信然!二石认为“山水画追求的是独特之美和新鲜之感。你今天花的松树要与昨天画的松树有所不同,——姿态结构的不同,笔力的不同和松树所处环境的不同。”这种追求美、发现美、倡导独特性和新鲜感的创作定力,导向了如石涛所指出的那种作画境地:“用无不神而法无不贯也,理无不入而态无不尽也。”“取形用势,写生揣意,运情摹景,显露隐含,人不见其画自成,画不违其心之用。”

深山古寺图 94cm×178cm 2009年

       当然,创作的求异和博取新颖,并不以损毁中国画艺术的人文精神、笔墨力度和写意性为代价。相反,要充分张扬传统中充满着辩证法、高度对立统一、平中求奇、乱中见整的审美特色,“至精而后阐奇妙”(刘勰),需尽量让图式为大众所喜闻乐见。二石还十分欣赏英国艺术家亨利·摩尔的一段话:“好的作品往往在秩序井然的构图中蕴藏着奇和险,在冷静的思维中迸发出天真活泼的想象,在循规蹈矩的意识中却流露出无意识的对立与反抗。”二石的山水画创作,面对情动于中的壮丽山河,在欲罢不能的作画冲动中,皴擦渲染勾勒,总是使景为情所开掘,使情为景而立象;“开掘”、“立象”,又往往比较完美地着落在作者辩证施艺的笔弛墨张中。井然与奇崛,厚重与轻盈,博大与微妙,丰富与简约,灰暗与亮丽,虚与实,动与静,干与湿,枯与润等,经作者精心而随意的漫写以及对整体和局部的调控,巧妙把握对立双方关系性的律动,而奏响审美的乐章。为了表现云彩轻盈缥缈的流动感,作者便会在山峦、树丛等实物上“做文章”,如《清江出峡》、《快意雄风海上来》、《黔西风光》、《云山幽居图》等图式中那些飘然有致的云彩,就是作者用微妙的笔墨来状写景象虚实变幻的成功画作。

林壑幽居图 142.5cm×74.5cm 2009年

       在山水画中充分把握和辩证地运用艺术形式美法则,使笔墨磅礴、激越、厚重、轩昂,使作品气势夺人、气韵醉人,进而生发出艺术的生命力和感染力。这样的作为,也分明体现了二石事艺的独到见识。《在溪山无尽》中横涂竖抹,在《山深云满屋中》的干皴湿染,在《深山雪霁》中的黑白对照,等等,无一不折射着对比统一的艺术光泽。这位善于穷理、富于悟性的画家,十分留意于韵律、韵致的拂煦和流布。画作《临流抚琴》,铺皴而成的山峦,坚实而具气势,与流动的大片云烟,与曲尽其态的飞瀑,与怡然自得精心抚琴的老者,形成了动静、虚实、疏密、刚柔等多层面的有趣对比,从而使势中涵韵、韵中蓄势。腾发于画家笔墨中的气势、气韵,浑然交辉。对于山水创作,傅二石不逐时风的定力和坚守,旨在“大气、豪放和深沉”的艺术向度,在长期的笔墨实践中,已然形成了自身山、水、云、雨、树、石的状写格局,而不断奉献给人们以笔劲墨健、多姿多彩的精品力作。我们不仅感佩其发现美的眼光和为美传神的笔力,同时,还让我们深深动容于他在美得追求中一颗不难触摸的赤子之心。

       他善于画雪。《山村雪霁》的冷艳之美,奇妙无比。可以看做是“你用白玉般的身躯,装扮银光闪闪世界”歌词的形象演绎!

山村雪霁 141cm×70.5cm 2005年

       他善于画雨景。《澜沧风雨图》中亟写了狂风骤雨,而在《不辨泉声抑雨声》的画幅中则揭示了泉雨共鸣的意趣,同为写雨,两幅却明显景情殊疑。

       他善于画松。请细心观照在他作品出现的很多松树,此松与彼松,都具有唯一性与典型性。干、枝、叶的组合各领风骚,或拏云攫石,或抚溪慰水,情态种种,给人以审美的多样性和变化感。

       他善于画山峦、山峰、山岭、山巖,山壑。命笔无规定性的皴法,他了然“无法而法乃为至法”、“法自我立”(石涛)的活力,他总是随物、随势、随意而为,丰富中求单纯、单纯中求丰富,内蕴笔力,把景语化作情语,务求情景交融。

江山多娇堪登临 138cm×69cm 2010年

       他善于在山水画的大势中点缀传神的人物,而使画面更显生机、生意。

       综观可见,二石的山水画作品,具有博取典型环境形象的艺术品位。《岷江风光》开阔舒展,《三姊妹山》峭拔清新;《深山古寺图》丰沛神圣,《幽谷流泉》气韵生动;《加拿大乡村风光》旖旎出尘;《依山傍水几人家》山光浅翠,《黄山始信峰》幽深绝秀;《江山多娇堪登临》莽苍奇瑰;等等,这些优美的作品,大抵是对大量而鲜活的自然生活的艺术提炼,是画家切切实实的生命体验。作者不仅用笔墨还原了瑰伟河山的本来质感,望大处说,更是文化、文明发展的一种形象定格。

相关热词搜索:傅二石

上一篇:山水画的运笔技巧!
下一篇:柳子谷:淡泊过客无憾事,笑有墨迹任评随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