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拘小节的徐谓书画,立杀晋唐笔法的守“财”奴!
www.zg-xbwh.com   2017-08-23 18:43:32   浏览次数:

       徐渭是中国古代书画家中最具偶像气质的书画大师。贫困、精神病、捐狂;且诗、书、画、音乐、文学无所不能,才华横溢。打破陈规,创造历史。后代一个个大师级的书画家都渴望成如徐渭这样的人,其作品获得的粉丝也都是大IP级的人物。如八大山人、石涛、扬州八怪以及近现代的吴昌硕、齐白石,无不都是他“走狗”级的粉丝人物。

       他是大写花鸟画的开宗大师。他能在生宣纸上随意控制笔墨,把表现情感的写意花鸟画技巧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成为中国写意花鸟画发展中的里程碑,开创了中国大写意画派的先河,为中国文人画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齐白石说:青藤(徐渭)、雪个(八大山人)、大涤子(石涛)之画,能横涂纵抹,余心极服之,恨不生前三百年,为诸君磨墨理纸。诸君不纳,余于门之外,饿而不去,亦快事故。

       石涛说:青藤笔墨人间宝,数十年来无此道。

       吴昌硕说:青藤画中圣,书法逾鲁公。

       黄宾虹说:绍兴徐青藤,用笔之健,用墨之佳,三百年来,没有人能赶上他。

       看看是这帮大师级的书画家,那一个是谦虚的主,那一个不是自视甚高,藐视一切的人,可在徐渭面前,一个个都服了,都尊徐渭为精神领袖,愿当其“走狗”。

       在我看来,徐渭不仅应是这些大师的精神领袖,而应是中国书画家群体的精神导师。之所以这样说,不是因为别的,就在于他无所畏惧的创新精神和全新的艺术创作思想。

       徐渭的创新体现在他的书画上。以书法表现更为突出。是个喜爱书法的人都知道徐渭的草书,它那气势磅礴,跳动飞扬,滕娜辗转,结字奇崛的草书,哪是只懂晋唐之法的守旧之辈所能看明白。一般人看不懂他的字,看不惯他的画,认为用笔狼藉,结字怪异,墨法夸张,皆是不懂艺术创新为何物的原因。

       徐渭是当然的创新大师,他的书画超越了时代,开启和引领了晚明以来“尚态”书风,把明代书法推向了新高峰。在唯美,平整,尚态的书法时风之下,徐渭以奇崛的书风,甩出同时代书法家几百年之久。

       明代大学者陶望龄曾评过徐渭书法说“称为奇绝,谓有明一人”。戏剧家袁宏道则称:“予不能书,而谬谓文长书决在王雅宜、文征仲之上,不论书法而论书神,先生者诚八法之散圣,字林之侠客矣!”

       所以说,创新性的好的书法,大学者,其它领域的艺术家都能欣赏,也看得明白。唯独圈子里的人看不明白。就如郭德刚的相声,相声界骂声一片,而观众却爱的无疆。

       其实,徐渭书法是其思想、文化、审美观念综合创新的产物。不是技法派守财奴的成果。徐渭书法是从吴门书派主张唐法的反叛中出发,继而吸取北宋苏、黄、米追求艺术个性化的积极因素中走来。反观当代书坛的现状,完全是历史的倒退。将艺术化,个性化,创造性视为洪水猛兽,唯恐中国书法不能回到原始社会而恐惧。

       看看各大APP上书法人群的言语,别的都不说了。只能说中国书法的整体水平不是在进步而是在倒退。年轻的书法人群都是一群守财奴,非晋唐书法就看不懂,就狂骂。轻轻的问一声,这诺大的中国还有几个人懂书法艺术?只懂写字的人一边呆着去!

       回溯历史,听听徐渭先生是怎么说的:“非特字也,世间诸有为事,凡临摹直寄兴耳,铢而较,寸而合,岂真我面目哉?临摹《兰亭》本者多矣,然时时露已笔意者,始称高手。予阅兹本,虽不能必知其为何人,然窥其露已笔意,必高手也。优孟之似孙叔敖,岂并其须眉躯干而似之耶?亦取诸其意气而已矣。”

       可惜的是,大师这话已说了近千年了,有几个人听见了,听明白了?

       伟大的徐渭用“己意”实现对传统书画笔法的改变。有人说“徐渭破坏了笔法”。实际上,徐渭将书法从卷册翰札的文房把玩转向厅堂展示审美的变革中,实现了作品创作中笔法的改造,实行了升级和创新。其实,徐渭这种创新是借鉴于绘画的点画表现方法,表面上是对晋唐笔法的创造性破坏,实际上是对于书法艺术性的颠覆性创造。

       如果你只喜欢晋唐书法,那还是处在一种写字的状态;如果你除了晋唐书法,还能欣赏如徐渭这种书法,而不仅仅就欣赏张旭怀素类的草书,那就是在欣赏艺术了。在中国,能从艺术、视觉、审美的角度看中国书法的人太少了,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书法非来一场文艺复兴不可。不然,中国书法就恐怕要玩完。

       书画同源,懂书法的审美,画的面貌必然换然一新。徐渭就是典型。

       徐渭自视在其诗书画文中书法第一。以如此非凡的书法功底及神美视角他,画还会差到那去?

       徐渭是中国泼墨大写意画大师级人物,不是有什么其它的灵感,就是源于他的草书功底。他的写意水墨花鸟画,气势纵横奔放,不拘小节,笔简意赅,用墨多用泼墨,很少着色,层次分明,虚实相生,水墨淋漓,生动无比。他融劲健的笔法于画中,书与画相得益彰,别开生面,独树一帜。

       其写意画,无论是花卉还是花鸟,皆一挥而就,一切尽在似与不似之间,对笔下的四时花木,运用勾、点、泼、皴等多种笔墨形态,将牡丹之雍容、紫薇之隽秀、竹子之萧疏、霜菊之孤傲、寒梅之挺洁的神韵刻画的入木三分,分别舒展九尺与五尺的梧桐和芭蕉,直冲画外,不见首尾,与密如骤雨的葡萄、虬如蟠龙的藤蔓构成了巨大的张力,充溢在画面中的纵横之气和豪放境界更是前所未有。

       他画的水墨葡萄,串串果实倒挂枝头,水鲜嫩欲滴,形象生动,茂盛的叶子以大块水墨点成,风格疏放,不求形似;用笔浓淡、徐疾、大小、干湿、疏密程度各异,无不具备振笔疾书的即兴性和不可重复性,让传统的中国书画竞然生发出强烈的抽象表现主义色彩。

       徐渭主观艺术观的大师,是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审美主张的创造性大师。他笔下的南瓜、菊花图,一气呵成,驱墨如云,气势逼人,同时又恰如其分的驾驭笔墨,轻重、浓淡、疏密、干湿极富变化。墨法上既呈随意浸渗的墨晕,又见控制得宜的浓淡。看不惯的称之为“戏抹”。实际上是逸气纵横,浑然天成。正如翁方纲所说:“纸才一尺树百尺,何以著此青林庐。恐是磊落千丈气,夜半被酒歌嘘唏。”此信极是啊!

       徐渭有一首诗《题墨葡萄诗》比他的画还有名,是留传千古的名句。

       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

       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

       你看他的代表作《墨葡萄图》,墨的浓淡显示了叶的质感,题诗的字体结构与行距不规则,如葡萄藤蔓一样在空中自由延伸,用笔大刀阔斧,纵横驰骋,有如书法草书般自由驰骋。徐渭还曾做一幅《梅花蕉叶图》,将梅花与芭蕉放在一起,你说谁敢这么画,这两玩意本不在一季啊!可人家不仅敢放在一起,还跨界的天然和谐,大师的功力就是高啊!他在画上题写道:“芭蕉伴梅花,此是王维画”。徐渭在这种画面组合中,突出一种超越时空的主体解放性。整体画面,纵横不羁,洋洋洒洒,意趣横生,浪漫奔涌。

       徐渭一生命途多舛,遭遇坎坷,晚年更是悲苦凄凉,形影相吊,孤独而终。或许他太超前了,与时代相违,注定是个凄凉的命运。命运不济,才华不死。这徐渭敢肆意篡改自然物像的本原和前人的惯常画法,用强烈的主观意愿改变传统中国画,给平平常常的物像赋予清雅脱俗的格调和神韵,所谓“从来国色无装点,空染胭脂媚俗人。”徐渭后无来者。

       一切有出息的艺术家,特别是书法家,都要学习徐渭的创新思想,不做传统的奴隶,不做所谓晋唐之法的奴才,要做艺术的主人。艺术上绝不依傍他人,喜好独创一格,保持强烈的个性,风格豪迈而放逸,吸收各类艺术的精华,才能成就真正的艺术家。

相关热词搜索:笔法 书画 徐谓

上一篇:书画收藏的意义是什么
下一篇:黄宾虹画梅花

分享到: 收藏